观点

黄振威·信不信由你

巫统刚刚受到重创,阿末扎希却谘询新任首相兼希盟领导人的看法,其做法显然非常奇怪。

练珊恩·在母语面前,绝不让步

以考生的心理出发,作为一名在华小就读了6年,在这个行政、学习、考试、日常沟通都以华语为主的环境下学习了6年的学生,很理所当然地,听到母语的指示、看到华裔的教师,会更加心安、更具熟悉感,也更能快速地进入专注考试的状态。这与小六考生掌握国语的水平无关,只是要让他们免于一切不必要的干扰,在考场上发挥得更好。

温思拯·在公路上的真自由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每10万名马来西亚人当中,每年有多达24人死于交通事故,车祸死亡率在众多新兴市场国家里排行第三,仅次于泰国与南非。虽然马来西亚是中等收入国家,但我们的车祸死亡率却陷入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

骆宇欣·是穷杀死了他们

马来西亚是酒税最高的国家之一。有宗教的原因造成政府“不鼓励”人们饮酒,也有税收的吸引力,于是对酒业征收高额税务。这就造成当人们看见免税酒时,会因为与有税酒价格对比差距太大而误以为是掺了工业酒精的黑心假酒。当然,烟酒不离手的群体在娱乐消费贵价烟酒时,也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是在用生命为国家增税收。

叶静薇·禁童婚决心在哪?

黄晓虹·不要娃娃新娘

不能否认爱情跨越年龄和种族,但是如果真两情相悦,为何不能等多几年,让女童成长一点,可以用较为成熟思维考虑这是不是她要的人生;如果这是真爱,更加应该经得考验,别说6年,一辈子都可以等下去。

何凡·保护女性不存妥协

你显然已经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了。对了,那便是之前人权律师茜蒂卡欣上载教育文凭考试伊斯兰研究科竟要求考生回答“殴打不服管教妻子的方式”,并痛批学校教育孩子“垃圾”的事件。

郑钦亮·难得马华硬起来

说白了,就是马华面对巫统时什么事都没有“敢”过;说难听点,就是跟r o b i n h o o d没有关系的“bohood”,在国阵里从来没有硬过。

公正党须平息党选乱象

公正党必须尽速平息党选乱象,让党选程序重返正轨,公正透明地完成党选。毕竟,公正党如今已是执政党,而且还是国会第一大党,须展现卓越的运作管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