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胶工友

2013-02-18 08:00

割胶工友

时间久了,割胶工人也渐渐和母亲熟稔,开始建立友好邦交。他们甚至答应母亲,中午他们那段休息时间,在外婆不在家的日子,乐意监督我们的行动,让我们一众兄弟姊妹,浩浩荡荡去那里,轮流上茅厕。

广告

母亲为了答谢健谈爽朗的他们的好意,有时会送些刚出炉的面包或小蛋糕。他们偶尔也会以自家果园内的红毛丹、榴梿,或山竹回礼。也只有这样,把我们这群小猢狲,在特定的时段集中送上茅厕,至少每个凌晨五点,摸黑入林割胶的他们就不用担心,每跨出一步,是否有一坨无声的地雷横在前头埋伏。

但拉屎痾粪这件事,可从不顺人意。有时像吃错什么似的,肚子一拉警报闹革命,情况迅速陷入十万火急,根本无法期望胶工会及时出现。我们别无选择,只好蹿奔入树林内随意寻觅掩蔽之地,就地解决了事。所以胶工们触雷的事件依然会发生。

中午时分,他们把桶内收割所得的胶汁挑出来,置放在怪树旁。在附近脱下靴鞋充当临时座塾,坐在那里憩息,吃着从家里携带来的食物。从他们用手扒饭的吃相和互相捉狭、欢愉的神情,仿佛一手美味当前,胜过人间无数,从不把附近的茅坑当一回事。反而是我们,像做了错事的小孩,满脸歉疚,从茅坑内鬼祟祟地蹑出来。尤其遇上有谁不幸误踩一坨地雷,他/她准会提起一只鞋子,作状要用鞋掷扔我们。害得我们慌不择路,差点让自己栽跟斗的模样,却惹来他们哈哈大笑。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