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音.昔日矿场耕出菜园

2014-07-30 15:27

乌鲁音.昔日矿场耕出菜园

坐落于雪州东部的乌鲁音,虽在66年前经历了一场悲痛的峇冬加里英军大屠杀血案,但过去数十年经过岁月的洗涤,从仅有几十户人家的荒芜山芭到今日的朴素小镇,锡矿的贡献功不可没。

广告

乌鲁音早期的居民从事橡胶种植、开采锡矿、油棕种植及到今天的菜园种植,皆见证乌鲁音在这数十年期间的发展及变化。

陈观添:早期名字为“鸡公山”

乌鲁音联邦新村发展暨治安委员会村长陈观添说,根据当地老前辈叙述,乌鲁音早期的名字为“鸡公山”(Batu Ayam)。由于乌鲁音有一座山的形状与公鸡的头相似而得其名。

乌鲁音开埠至今已有百年历史,地方亦有新旧之分。旧地为乌鲁音南马,新乡则称为乌鲁音峇鲁。英殖民政府于紧急状态时期,约1950年时,为杜绝马共向外求援及以便管制,因此将乌鲁音及郊外一带的村民集中在一起。

集中村民避免接近马共

“在还未进入紧急状态前,我们的住家是位于鸡公山山下。不过,英军在1948年欲杜绝藏身于鸡公山的马共分子,采用大炮及飞机往公鸡山发射。”

广告

他说,英军为方便管制村民及不让村民接近马共,将村民集中在一起,形成今日的葛尼村。村民当时必须在清晨6时出门,下午4时回到家中。

黄利兴:60年代锡矿业兴旺

乌鲁音老村民黄利兴(76岁)说,乌鲁音的锡米产量高,在采锡矿初期,乌鲁音共有两条属于澳洲政府的铁船,用于挖掘锡矿之途。

“自从有了铁船及锡米,许多外地的居民来到乌鲁音工作,并在此落地生根,乌鲁音也因此渐渐兴旺,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山芭,在1960年代成为小镇。”

广告

他说,在采锡矿初期,采矿工人用人力开工,后改至利用皮带运送至金山沟取代。乌鲁音的锡矿业在1960年代非常兴旺。较后随着锡矿业没落后,乌鲁音则以伐木闻名,直到今日的蔬菜种植及小型工厂。

陈观添表示,乌鲁音的蔬菜种植是较为大型的平原菜园,居民利用早前采矿留下的废矿湖及沙地,发展成蔬菜种植。

他说,目前雪州各地巴刹的40%蔬菜是由乌鲁音供应。

属三角洲可通隆彭霹

开辟往隆道路带动发展

陈观添表示,乌鲁音以福建人占多数,约有60%,其余为广东人及广西人。乌鲁音早期仅分为乌鲁音南马及乌鲁音峇鲁新村,直到近10年来才陆续出现花园区,包括金龙花园、加雷花园(Taman Kaloi)及迪沙花园。

“乌鲁音属于三角洲,可通吉隆坡、彭亨及霹雳三州。在马共还未瓦解时,乌鲁音属于黑区,并没有道路直通吉隆坡及云顶,必须经过万挠才能到达吉隆坡。”

开辟云顶路增就业机会

他说,政府较后于1971至1972年之间开辟云顶路,让与著名旅游胜地云顶高原为邻的乌鲁音峇鲁新村及附近的村民,可到该处寻找就业机会及娱乐。

“政府随后开辟乌鲁音通往吉隆坡的道路,路经双溪杜亚,非常方便。这也使这个原本寂静的小镇开始起了变化,同时也对当地的发展带来巨大的冲击。”

他补充,加上4、5年前,电动火车在与乌鲁音毗邻的峇冬加里设立电动火车站后,为居民提供公共交通服务,带动该区经济发展。

“无论如何,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当时许多屋业发展投资及工程都遭搁置,无形中对乌鲁音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

他感叹,如果当时的屋业发展成功进行的话,相信乌鲁音今日的发展会更好。

祝融4访乌鲁音峇鲁大街

陈观添透露,乌鲁音峇鲁大街曾4度遭祝融光顾,大部份业主在事后也在原地重建,也因此可见大街的建筑出现新旧不一的情况。

“大约1年前,于1941年期间兴建的巴刹也发生火灾,吞噬历史悠久的巴刹。但截至目前为止,政府仍未重建巴刹,小贩只好在露天巴刹售卖物品。”

有鉴于此,他及该区居民希望政府能尽快重建该巴刹。

乌鲁音卤面家喻户晓

陈观添表示,乌鲁音南马也是乌鲁音卤面的发源地,当地几乎每一间茶餐室或餐馆都有烹煮卤面。

他解释,乌鲁音卤面采用新鲜的粗面条及加入醋作为调配,其独特的味道成了家喻户晓的食物,同时也在各地大放异彩。

纪念首位钦差大臣

新村华小以葛尼命名

陈观添说,除了葛尼新村以英殖民政府首个到乌鲁音的钦差大臣亨利葛尼爵士作为命名外,当地成立于1943年的首所华小,即爱同学校也在英殖民时期改名为葛尼华小,以作纪念。

【亨利葛尼爵士在英殖民时期首名到乌鲁音的英国驻马来亚钦差大臣,位于乌鲁音的葛尼新村及葛尼华小以“葛尼”命名以纪念他。】

“尽管葛尼华小曾停学一段时间,但葛尼华小的名字则保留至今。”

文:钟可婷

摄影:林泓川、部分照片由郭义民律师提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