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笔记】万福码头的暮色

2016-04-11 14:24

【古晋笔记】万福码头的暮色

古晋甘蜜街尾连接一条爪哇街,是上百年的老街,店屋建成于1906年前后。在那之前,这个河岸段落是爪哇人的聚落,街道因此得名。

广告

爪哇街尾有一小支流,对面乃清真寺的墓园,因此这条街当年也被戏称为“公司山头”(福建话将义山称为“公司山”),直到1912年布洛克船坞将爪哇街和清真寺隔开后,这个称呼才逐渐被人们淡忘。

提到爪哇街,一定得提杨源抄这号人物。杨源抄是福建人,1858年生于漳州长泰县,19岁那年下南洋,抵步新加坡后再转到古晋谋生。相传酷爱骑马的第二代拉者查尔斯布洛克有次不幸坠马,碰巧杨源抄就在邻近菜园种菜,救了拉者一命。有此机缘,加上杨源抄颇具商业头脑,甚获拉者重视,事业自此扶摇直上,在20世纪前后成为富甲一方的传奇闽商。

杨源抄创立的“万福”宝号,经营多元业务,爪哇街店屋就由其承建,而其公司总部即设立于此。

由于万福宝号也从事出入口贸易,生意极好,其店前的小码头常见货物堆积如山,不胜负荷。于是杨源抄征得拉者同意,在1911年出资扩建该码头,成为当年砂拉越数一数二的大码头,并命名为“万福码头”。

可惜的是,这样一号传奇人物却因生意管理不善,导致企业王国在短时间内分崩离析,其本人也在事业失败后,病逝于1925年。

然而,万福码头却继续在古晋港扮演重要的角色,许多大型货轮,比如往返古晋和香港的货轮都在万福码头停靠和起卸货物,许多南来或回返中国的华侨也在这里上岸或登船,重逢与离别成为这里常见的生活剧情。1939年,许多砂拉越青年响应陈嘉庚号召回中国抗日,分3批从万福码头乘船到新加坡再继程往中国云南省昆明。1945年二战结束,投降的日军战俘也被押到这里登船,送到纳闽接受军事审判。万福码头因此见证一段战争岁月的辛酸。

广告

由于砂拉越河河床不够深,20世纪初年拉者政府便在距离古晋市中心5哩外的朋岭设立码头。到了1960年代末,大型货轮逐步转移到朋岭的码头,老街区的老码头较多为来往内陆省份的船只使用。这时期,政府重新规划市区的老码头和货仓,将甘蜜街3层楼高的“班卡”货仓改为“甘蜜街小贩中心”,而万福码头的货仓则改为“万福码头小贩中心”,主要卖成衣、布料、洋什、杂货等。

客家人李文光早年在印度街和甘蜜街一带流动摆档,1976年时迁入万福码头小贩中心营业,可说是万福码头小贩中心的历史见证人。根据其口述,万福码头货仓初为小贩中心时,仅在地面做简单的洋灰分界墩,用以区分各个档口。2年后,小贩中心装修,才有了店面铺子。然而,1986年的一场大火焚毁小贩中心,幸而在当时的市长宋瑞源协助下,于隔年迅速完成重建,投入营运。

与万福码头咫尺之遥,爪哇街头与其背对的马吉街头店屋旁有一数十尺长空地,二战前已有几个老摊档在营业,主要贩卖糕点、面食、玩具、药品、水果、糖果等,还有一家是詹家的煮炒档。战后这一带的生意更是火红,汇聚了邻近各个巴刹、小贩中心、码头、巴士总站、德士总站、罗里总站和附近店家的人潮,可说白天有白天的热闹,晚上也有晚上的人流,此处食档基本上24小时不熄火,随时可以吃点什么果腹,或喝杯咖啡提神。

介于万福码头与甘蜜街两座小贩中心之间长约数百公尺的河岸,早期是砂拉越运输有限公司的市区总站。1970年前后,总站迁入万福码头小贩中心隔邻,原址建了一排小档口,成排水果档口和咖啡档口在此营业。这几座小贩中心和档口都属于政府产业,小贩需申请“礼申”(license),按月付还租金。

广告

另,在爪哇街尾与布洛克船坞之间夹着窄小的船坞巷,当年也有成排摊档,都是小贩自行以砂厘片和帆布等材料搭建,无需缴付租金,只需申请营业“礼申”。有趣的是,每当福建人的圣王公(广泽尊王)游神之际,摊贩都得自行拆除档口,让出空间供圣驾穿过,游神后再把档口搭建回去。

由此可以推想,当年爪哇街连接甘蜜街这个河岸段落是怎样的一番胜景,然而所有的热闹在2009年当货仓、档口悉数迁移与拆除后,归于平静。而今,我们很难告诉后代或游客,这个砂拉越发迹据点的老街区,早年何以养育这个地方后来的繁华。

尽管货仓已经去除,万福码头还在,只是孤零零在清冷的水岸。码头正好对着远处的马当山,是观赏落日的好地方,许多摄影师喜欢在暮色苍茫时到这里取景。这点让人更为唏嘘——万福码头落寞得只剩暮色……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