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裔男子脸书呼吁公众·出手相救奄奄一息小狗

2016-05-26 23:00

巫裔男子脸书呼吁公众·出手相救奄奄一息小狗

一名也是动物维权分子的巫裔男子今早在脸书发帖,呼吁公众能即时出手相救奄奄一息的小狗,引发社交媒体和网民的热烈关注。
沙鲁尼占将小狗置放到自己的货卡车斗後再赶往医院。(沙鲁尼占脸书照片)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6日讯)将爱散播出去!

广告

一名也是动物维权分子的巫裔男子今早在脸书发帖,呼吁公众能即时出手相救奄奄一息的小狗,引发社交媒体和网民的热烈关注。

尽管这只小狗不久後就不幸死亡,但这名巫裔男子表示,若能引起更多人关爱小动物,也算是一个收获。

这名巫裔男子沙鲁尼占(37岁)今早10时在其脸书专页贴文说,他今早9时前往梳邦再也医疗中心(SJMC)进行手术途中,在SS18发现了一只倒在快车道旁奄奄一息的小狗。

将奄奄一息小狗
放货卡车斗待网民施救

他於心不忍下将小狗置放到自己的货卡车斗後再赶往医院,并写出他货卡停放的位置,同时呼吁网民能即时前去施救。

他在文中也留下个人手机号码,表示自己是因为要接受手术才被迫寻求广大网民的协助,并希望小狗能坚持等到救援,也表示自己将会在手术後为小狗的未来进行规划。

广告

遗憾的是,这只小狗在公众到来前就已经死亡。

截至今晚8时,有关贴文已累积逾1400个赞或表情符号丶385个转发以及293则留言。除了对沙鲁尼占如此无私和大爱的行为表达赞许和感激外,也有很多网民对小狗的状态表示关切。

“看见大马社会中
所存在无私的爱”

广告

沙鲁尼占接受星州日报记者访问时表示,尽管小狗最终没能获救,但他仍对广大网民的热心关切和帮助感到感动,并说,自己在这起事件上看到了大马社会中所存在的无私的爱。

来自霹雳州硝山的他表示,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求助他人的人,而这次是迫於无奈才这样做。

他说:“我今早9时有预约手术,以去除我在18日进行的肾结石手术後所置入体内的导管。

“当我看到这只小狗後,我知道不能看着它在那里等死,所以我选择停下来施救。

“由於我要赶到医院做手术,因此我才通过脸书呼吁网民帮忙,希望每个人都能出一分力。

“很多人从来都只会要求别人做这样做那样,我很不喜欢,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去思考,我们自己能做甚麽。”

希望此事件成为启发

他说:“我希望这起事件能成为一个启发,最重要的是让人明白,只要你能为他人或社会做出那怕一点点贡献,都将会让这个社会成长为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但如果每个人都只能等待别人做出贡献,那对那个做出贡献的人实在是不公平的,也只会打击那个人继续做出贡献的动力。”

至於他在脸书的号召共有多少人给予实际帮助时,沙鲁尼占透露,除了很多网民在脸书上私讯他外,也有12人致电给他,但因为他当时正在进行超音波影像扫描,因此不能接电话;无论如何,他非常感激所有给予关心的人。

“很多人都很热心地给予帮助,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一名叫Melyssa's Mei的华裔女子,但当她抵达後,小狗就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

“我在手术前获知这个消息时很难过,并询问我的医生陈伟明,若将我的手术延後会有多大风险,因为我想先去处理小狗的後事,最终医生同时将手术延後到6月3日进行。”

希望小狗的死
唤起公众关爱生命

“另一名赶抵现场的印裔男子Ruben Kumar Balakrishnan则说,他可以负责小狗的身後事。

“我非常感谢他们。从这起事件上,可以看到这个社会,许多人在助人时不分种族,也证明只要你做好事,除了能激发和带动起他人也做好事外,你也会得到他人的帮助。”

他表示,尽管这只小狗最终无法保命,但他希望小狗的死能唤起公众关爱其他生命。

他说:“很多人的心态是(小狗)死了就死了,但我认为,尽管死了,但我们还是能从死亡中发掘出最後的心意。如果你不能给予所有(贡献),那就给予一点。这一点点看似作用不大,最後却能累积成为强大的正能量。”

“虽然是穆斯林
但没有避讳接触狗”

沙鲁尼占表示,虽然他是马来人,是一名穆斯林,但他自己并没有避讳接触狗,而且他自己也有养狗,并曾因为狗的事件而遭到其他穆斯林向宗教局投诉且遭到调查,但这没有打击他对於狗的关切。

他说,很多马来人害怕狗是因为宗教问题,但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曲解了伊斯兰教义。他表示,根据伊斯兰教义就是做一切“好”的事情,“如果狗陷入一个需要得到你帮助的境遇,伊斯兰教义是鼓励你去帮助它,而若你不去帮忙,你反而不是一个‘好的伊斯兰教徒’。”

他表示,自己一直做着改善狗狗和马来社群关系的努力,“我此前被宗教局调查,是因为我为我饲养的狗狗以马来名命名,这被认为是羞辱,但这就和其他人为他们的狗狗改洋名一样,我这麽做是因为我要拉近狗狗和马来社会的关系。”

因保护野猪课题惹上官司

他说:“狗狗在马来社会一直都是敏感的课题,很多媒体尤其是马来报章都避而不谈,但这很多时候只是人的心态问题。他们说狗狗是被禁止的(Haram),但我就特地为其中一只狗狗起名为圣洁(Suci),我就是要打破他们的固有思维。”

沙鲁尼占目前是一名动物维权人士,自己也有成立一个维护动物的团体,不过他现在更多关注在国内野生动物,例如野猪的课题上,因为现在野猪的生存已经面临威胁,更笑言自己还因为在保护野猪的课题上惹上官司,但他觉得无所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