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亲师换位思考

2016-05-28 11:11

何俐萍·亲师换位思考

在提倡爱心教育的今天,为何还有师长迷信藤鞭教育的威力?当老师一鞭鞭挥打在孩子的身上时,它反映的除了是为人师承受的的压力已经到了无可渲泄的严重地步,而学生的犯错,哪怕只是忘了带书本或忘了交作业而成为老师压抑情绪的一个引爆点时,在体罚即是错(胡乱体罚更是不可饶恕的错)的大原则之下,除了对施打藤鞭教育的老师采取纪律行动对付之外,从家长丶校方到社会大众,又可曾深究错误的根源在哪?

老师和家长之间,究竟应该要建立怎样的关系?

广告

是相辅相成,还是用猜忌,甚至是半对立的方式,看待彼此?或是非得弄得剑拔弩张,让孩子当最无辜的夹心人?

数天前,阅读一则报道指一名家长不满孩子在学校被老师体罚,透过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质问”老师,最後还把对话截屏,把彼此之间的对话公诸在脸书,让老师接受网民的“公审”。

很快的,在网民的“公审”之下,这个老师马上被贴上数个罪名。胡乱体罚丶伤害孩子的自尊丶触犯儿童法令,也有人用半挑衅的语气说:“应该也让体罚学生的这名老师,尝尝被鞭打的滋味!”又或是有人跳出来为老师说几句话,马上引来一番恶劣批评。

这让我想到上个月在马六甲也有一所补习中心的院长因为过度体罚8岁女童,事件曝光後不仅闹得沸沸扬扬,最後还被判坐牢一天及罚款500令吉。此个案中,最让我感觉匪夷所思的是,竟有一群家长站出来为院长说话,声援院长的藤鞭教育是让学生进步的方法。

更早之前,还有一名老师因为鞭打学生7下,被迫连续登报道歉3天,而且还得承诺被鞭伤的学生若面对後遗症,愿意负责医药费。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年代的学生和家长对老师不再是毕恭毕敬,也因为资讯科技当道,让许许多多老师活在被透视的目光下,稍有行差踏错,就像上述的家长一样,涮一声一个截屏的动作,除了谈话的内容,连老师的名字丶手机号码都被一一公告天下。

广告

但我们也不能否认的是,在高压的社会,少子化的今天,也出现两种各走极端的情况。一是孩子是妈宝丶爸宝(孩子当然都是父母的宝贝,但过度的宠溺也造成孩子性格霸道),碰不得,骂不得,更甭说是捱鞭子;其二就如那群声援院长的家长,眼看一个只有8岁的孩子已是满身伤,却还莫名奇妙的力挺到底,这当中多少已反映这社会有一部份的家长是片面的认为不懂(或是根本不想尝试了解)教育,不会管教儿女,而把教育的责任全数推给老师,该打或骂全凭老师说了算。

在提倡爱心教育的今天,为何还有师长迷信藤鞭教育的威力?当老师一鞭鞭挥打在孩子的身上时,它反映的除了是为人师承受的的压力已经到了无可渲泄的严重地步,而学生的犯错,哪怕只是忘了带书本或忘了交作业而成为老师压抑情绪的一个引爆点时,在体罚即是错(胡乱体罚更是不可饶恕的错)的大原则之下,除了对施打藤鞭教育的老师采取纪律行动对付之外,从家长丶校方到社会大众,又可曾深究错误的根源在哪?

走笔至此,想起一个在砂拉越州发生的真实个案。一个有专业背景的家长,不满孩子在学校受到体罚,而据说这还和严重暴力扯不上关系,家长竟对老师采取法律诉讼。事件最後的发展如何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会有无数的老师从中得到“启发”,要明哲保身就得学会放任不管,敷衍了事,尤其对那些顽皮或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索性置之不理最“安全”。

我不鼓励鞭打,更反对几乎等同於虐待的施暴手法,但看到家长动辄把孩子受伤的照片放上网,或是用截屏的方式对老师展开以牙还牙的报复手段,我更心疼的是真正的当事人―孩子,已经受到二度甚至是多度的伤害。

广告

事件当中的盲点,又有多少人真正看到?也若是彼此懂得换位思考,打人的老师可以感受父母心疼孩子受罚的心情,而家长也看到走向畸型发展的教育体制下,老师的责任已不是传惑授业这般简单,而愿意开启善意沟通之门,对三方(老师丶家长和学生)不是一件美事吗?

我在洪兰和蔡颖卿合着的《从收获问耕耘,脚踏实地谈教育》书籍中读到了这麽一段话:“沟通是办好教育的条件,亲师就像车子的两轮,若是各走各的方向就无法前进。”在老师和家长互指鼻头对骂的今天,正因为沟通管道的闭锁,才造就一桩桩教育哀事的发生,而最该受到照顾的学生利益反而被忽略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