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童.慈鹎记:意外

2016-05-27 08:08

鹰童.慈鹎记:意外

留下的鸭丹哥急了,跃出窝来,独立巢端鸣泣,背影好生孤寂。
(摄影/鹰童)


第十四日早晴,在我未及留意的时候,那只羽翼已丰的小鹎已不知为大鹎们领往何处安置去了。的确,窠巢已容纳不下两只小鹎了。留下的鸭丹哥急了,跃出窝来,独立巢端鸣泣,背影好生孤寂。稍后,母鹎方留守园中喂食。我还看见母鹎飞到园外对面草坡的大红花树下,贴地低飞,时作扑跌之状,鸭丹哥一边回应母鹎的嘤鸣。

广告

第十六日晨,我发现鸭丹哥在草丛里。那一带可是有“督拜”(tupai,此处兼指树鼩和松鼠)出没的。

我不得不出手干涉,把它送回茉莉株上。鸭丹哥已经懂事,晓得害怕人类,杀鸡也似乱叫。当它发现自己安然置身茉莉花丛,方才安静下来。母鹎回来,循声找着鸭丹哥,喂它吃虫,随即飞去。少顷,又一只雌鹎衔食飞来,满园子寻鸭丹哥不着,噪鸣不已,它几度从鸭丹哥身前掠过,鸭丹哥始终翕喙默然。雌鹎毛毛腾腾地离去,一只雄鹎旋即飞来,一眼瞧见鸭丹哥,给它喂食。

我恍然大悟:那后来的雌鹎并非母鹎,怪不得鸭丹哥对它那么生分,没有认它。午后,母鹎回来。看鸭丹哥叫得那么激动,我对自己说:“这只才是母鹎呀!”这回,它们换了地方,在闭鞘姜花荫下喂食。

傍晚将雨,母鹎督促声中,鸭丹哥低低飞出园外,落在马路中央,踟蹰不前。雄鹎虽在路灯电线高处放哨,我仍然担心有汽车忽然驶过,忙到路上护航。鸭丹哥畏人,退却两步,母鹎鸣叫,它方继续前进。我见它安全越过马路,便折返园中。这时,天也降起雨来。

草坡上的大红花树不足以挡雨,我见鸭丹哥往坡下走去,那下面是水沟,不下雨则无水,母鹎也飞了下去。雨越下越大,母鹎飞出,与雄鹎匆匆往他处避雨去了。我忙撑伞到那棵也是我手植的大红花树那里察看,但见坡下沟深水急,鸭丹哥却已不知所终。

“鸭丹哥被雨水冲走了!”我仿佛身堕幽谷,死去了一半。

广告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踱回屋里的。我不能相信母鹎竟然放弃它可怜的孩子。鸭丹哥向坡沟走去的无辜背影将成为我心中抹不去的阴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