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素莱.异域:熊遇

2016-05-28 08:19

禤素莱.异域:熊遇

奇怪的是,文学世界里的熊,往往不被描绘成危险或奸诈的动物。
在山上,装模作样要飞翔。(照片由作者提供)

两个朋友要到山里骑山地脚车,我跟了去。我不骑车,我去遛狗,享受一点绿意。山区的入口,巨大的告示牌上书“不要喂熊”,咦?又不是去动物园,哪里找熊来喂?再一想,啊不对!这山区有熊出没,著名的斯慕奇就来自这里,不要喂熊,其实是警告来者小心,别在野外把自己喂给了熊!

广告

野外遇见熊,不时有所听闻。滑雪季节的时候,熊在冬眠,并不构成危险,但现在冬季过去,熊爷们苏醒了,登山、骑车、踏青,都不得不提防。住在山里的朋友说,熊经常出其不意到访,车库里的垃圾箱虽然做了除味措施,嗅觉灵敏的熊还是会被吸引而来,在车库外徘徊不去。

抵达目的地,原本的滑雪地点,现在应季更换成夏季设施,运动选项多样化,滑道两旁的森林里,就有这么一道9公里的脚车道。这山陡峭,从山底骑上来难度太高,反之,从山顶下山,却是个相对轻松又具时速魅力的路程。原本用来运载滑雪游客的缆车继续营运,载夏日健儿们上山。我抱着两只棉花犬上了峰顶,两个朋友各选不同路线骑车,比赛谁先抵达山下,为路途长短不同,公平起见,还分先后启程。选择较长距离的那个朋友迫不及待飞骑而去,我牵着两只狗,走比较短的路径下山,另个朋友推着脚车跟我并行,悠然自得,他说:“虽然要比赛,我也不能错过山上的好风景!”

 

(照片由作者提供)

 

广告

10分钟后朋友骑车离开,开始了他的比赛。路径清幽,两只狗沿路这里闻闻那里嗅嗅,想到狗的灵敏嗅觉,联想起熊,我这才触电般记起“不要喂熊”的警告,天哪!我竟忘了事先询问管理员,这脚车道碰见熊的几率大不大?两只“小鲜肉”在山里晃悠,不就在诱惑肚子饿的熊吗?我马上停下脚步,回头望望,管理员的小屋屋顶还看得见,距离不算远。我当机立断——回头,乘缆车下山,这路不能走!来的时候未曾想过这开放给大众使用的运动山区会有熊出没,我把狗带了来,独自在这样的山路散步,更不是明智之举,遇见熊绝对不是件好玩的事,我不愿意冒丁点儿的险。

你不犯熊,熊不犯你

这么一想,就在准备转身的刹那,远处草丛有什么东西动了动,立时背脊一凉,熊来了吗?我慢慢倒退,拉扯着狗,所幸它们仍未发现任何动静,还在忙碌着它们的嗅觉之旅,不然小而无畏的两个家伙,恐怕要拉着我冲前狂吠。我内心很是慌乱,也极度恐惧,转身逃跑显然不是好方法,这不把自己明摆成猎物让它追捕吗?如果倒霉真是熊,小学课本里的装死方式根本不靠谱,军中教育常说面对危险时,只有移动才能得到生存机会,原地呆等则往往等于坐以待毙。我不断地后退再后退,听说巨大声响可以吓熊,我开始大力吸气准备撕心裂肺地对熊嘶吼。

盯紧草丛动静,“我命休矣我命休矣”在脑海重复几成咒语,前面那黑黑一团的东西显然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不管那是什么动物,漫长如一辈子的几分钟后,它开始往远处走开,我不敢有啥大动作,在后退中一直到再也望不见那团黑影了,才开始转身没命地逃。

广告

惊魂未定,我回到山下等待,跟两个朋友会合之时,发现陪同我步行了一段距离的那个朋友,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我跟他同时开口:“遇见了熊!”

原来朋友在离开我没几分钟后,就碰到了坡度较大的路段,就在他俯冲而下时,前方右侧林里,毫无预警奔来一只大黑熊,朋友吓傻了,刹车的话肯定要翻车,还可能把自己直接抛给熊,不刹车的话,会不会正好跟熊撞个满怀?如果侥幸先熊而过,那熊又会不会在后边追赶呢?

“我脑海一片空白,不刹车也不加速,只知道听天由命。谢天谢地!熊跑得比我快,它大概也饱受惊吓,抢先过了路就直接往高处爬去。我跟它之间,不到5米的距离!”

按照方向推测,爬上高处的熊也许就到了我在步行的范围,林里丛中那黑压压的一团东西,极大可能就是朋友遇到的那只熊。两个遭遇一个恐惧,“不要喂熊”突然就成了非常立体的经验,我跟朋友额头继续冒出豆大的汗!

这样的脚车道,为什么还继续开放给公众呢?其实,当局相信的就是这点——你不犯熊,熊不犯你。不只人类怕熊,熊其实也怕人。被熊袭击的几率其实不高,碰上的,大半倒了大霉遇着带崽子或发情的熊。

奇怪的是,文学世界里的熊,往往不被描绘成危险或奸诈的动物。比如村上春树有个很温馨的叙述,所有村上迷都能倒背如流,在《挪威的森林》里,渡边形容自己对绿子的喜欢,那是好比“春天的原野里和一只可爱小熊抱在一起从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玩一整天”的美好感觉。我有个老朋友非常钟情于这段文字,尤其当他恋爱的时候。他姓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