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火.作家与手迹:有洁癖的卞之琳(上)

2016-05-28 08:36

彦火.作家与手迹:有洁癖的卞之琳(上)

卞之琳是一个治学十分严谨的人,可以说达到一丝不苟的地步,这也就是卞之琳信中所说的“洁癖”。
卞之琳给彦火(潘耀明)的一封长信第一页。(照片由作者提供)  

卞之琳给我的二十多封信中,不乏长信。之前发表的短信,因为篇幅所限,内容较简单。

广告

倒是他的长信,涉猎的题材较广泛,内容也丰富得多,从中更可窥他的治学态度、学养,以至他的人生取态。

我特选登一封较代表性的长信,全文如下:

耀明先生:

接到你六月十四日信,还没有顾到作覆,前天又接到七月份《海洋文艺》。

首先让我祝贺你们能发表到〈时间〉这首诗,我个人认为是艾青年来发表过的最好一首新作,也为国内若干年来少见的好诗。

其次,一定会使你感到扫兴的是:我出于诚挚的关切,劝你不要轻易写那本《中国作家散记》。诚如你自己所说,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当然知道的,去年杜渐、苍梧出于一片好心,从我的随便谈话中整理出一篇访问记,未经我本人看过,发表了,有不少事实和说法错误(倒没有什么政治错误),害得我不得不以补充方式给《开卷》第四期发表一篇〈通信〉不着痕迹的把一些主要错误更正了。这篇〈访问记〉又被这里一种内部刊物转载了,在许多编辑部广为流传,每听人谈到,我总要请他找第四期《开卷》看看我那篇〈通信〉,这也许仅是我出于我一贯的洁癖(我常常甚至于自己一发表了什么就非常后悔),别人爱热闹可能无所谓。死者自己当然更无所谓了,可是也还有尚在的死者的亲友。(你寄给我的那本《选集》序文里,对我所作的评语可能很有见解,而也可能中肯的,只是一些事实错误,倒如我用过H.C的笔名之类,使我看来总觉得不舒服)目前内地一些高等院校中文系编印了好几种中国当代作家传等之类的小传,内容雷同,大多是经过作家自己审核过的,都是内部资料,当然也是公开的“秘密”,我这个循规蹈矩的死心眼人总认为不好寄给你们看,只好请原谅。如果你已经不得已写了那本书,出版前征询一下有关的人的意见,或者也是唯一避免好心好意使人不愉快的办法吧?

广告

最后,我想征询你一点意见。月前我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的汉语翻译及其改编电影的汉语配音〉,又写长了,约有一万一千字,送交了约我写稿的一个大型刊物。竟以“太深”的理由还给了我。其实,我还是做普及性工作,给学术性刊物,应是太浅了。我这次不怕人家说我“王婆卖瓜”,就一些例子对照一下朱生豪的“权威”译文,和我自己的译文,再通过上影译制片厂1958年根据我的译本给奥里嘉纲埃主演的那部老影片整理配音,作一番检验(这部黑白片今年重新公映,而且上电视,遍及内地各县,看的人次不少),看起来是些琐屑,实际上是讲的运用汉语译诗以至写法的基本功。我是鉴于我国多少年来写诗、译诗、读诗的大半丧失了对祖国语言的艺术性能的感觉力和鉴别力,而贵此唇舌。文章全无政治问题,不论是任何地方,除非说琢磨祖国语言也就是一种政治。内地也不是没有发表的地方,只是我想先请你考虑能否给《海洋文艺》发表,或转告苍梧,他们的《八方》想不想考虑发表。你们是月刊,出得快一点,所以先问问你。

编安!

卞之琳六月十八日

 

广告

(照片由作者提供)​

这封信是我在编《海洋文艺》月刊时卞之琳寄给我的,时间是1979年。

艾青的〈时间〉(共50行),发表在1979年7月号的《海洋文艺》上,卞之琳读后,很为激赏,依稀记得这首诗的开首是这样的:“时间与空间,有一个共同的母亲叫做‘无限’。”

信中提到的《中国作家散记》,是我于1980年完成的著作,易名《当代中国作家风貌》(正续编,香港昭明出版社),台湾远景出版社后易名《当代大陆作家风貌》出台湾版,并由韩国圣心大学出版社翻译韩文版出版。

书内收有〈诗人、翻译家卞之琳〉,出版前,曾给卞之琳过目,也承他订正一些错误。

卞之琳是一个治学十分严谨的人,可以说达到一丝不苟的地步,这也就是卞之琳信中所说的“洁癖”。

信中他以1978年11月发表在香港《八方》文艺丛刊一篇访问记出现的谬误,警戒笔者。

卞之琳对《八方》的出错,很是耿耿于怀。由香港大学张曼仪教授编的《卞之琳年表简编》,也提到这一笔账:1978年11月,香港《开卷》创刊号刊出古苍梧(古兆申)的访问稿〈诗人卞之琳谈诗与翻译〉。11月26日,写信给古苍梧对访问稿作出订正加补充,该信刊于《开卷》第四期(1979年2月)。

卞之琳是莎士比亚研究专家。他1929年考入北京大学英文系,便译了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时年19岁。

此后,他还翻译大量西方诗人的作品和文论。1954年完成《哈姆雷特》的翻译,此后他完成“莎士比亚悲剧四种”,除了《哈姆雷特》,还有《奥瑟罗》、《里亚王》、《麦克白斯》。

信中提到他写的〈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的汉语翻译及其改编电影的汉语配音〉长文,原先给《海洋文艺》发表的,主编吴其敏嫌太长,最终转由《八方》发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