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海市蜃楼(二):老千包吃住安排上课吹嘘·“投资者”被轰炸式洗脑

2016-06-05 09:44

梦碎海市蜃楼(二):老千包吃住安排上课吹嘘·“投资者”被轰炸式洗脑

虚拟投资在南宁无孔不入绝不是夸张的说辞。若非亲自走一趟,真的难以相信大马人对南宁投资已到了疯狂程度。

虚拟投资在南宁无孔不入绝不是夸张的说辞。若非亲自走一趟,真的难以相信大马人对南宁投资已到了疯狂程度。

广告

所谓虚拟投资,指的是你拿钱出来投资真存在的产业,可是,这些产业却不属於你,只是老千用各种语言来迷惑你,让你以为这是你属於你的产业。

在南宁市东盟商务区中越路,有一个高级公寓商业区,被称为大马人的天堂,这是因为很多参与南宁老鼠会的新加坡和大马人,都被“家长”安排住在这里。

“家长”们长期租下一间公寓,把新带来的“投资者”安排入住公寓单位,美其名是包吃包住,实则暗地里监视与管控他们的活动范围,不让他们有单独行动甚至接触外界的机会。

每天的行程,就是不停的上课,在至少3天到最长7天的行程里,其中一天是可以暂时离开南宁,到距离4小时车程以外的北部湾,参观属於富豪及其他人的投资项目。这些项目与老鼠会一点关系都没有,却硬拗说成是集团属下的投资项目,天花乱坠让人以为一旦加入就有大把钞票从天而降,从此过上好日子。

“家长”游说加入老鼠会
指上课者属“精挑细选”

白哥为了要拉下线,极力游说我们加入,成了我们的带路“家长”。

广告

在南宁,要参加“纯资本运作”等各种名堂的老鼠会,都需要有“家长”推荐引进,说是“精挑细选”的人才才有机会来这里“上课”。

这个老鼠会有严格的行规。譬如,我们是被“家长白哥”

带来“考察”的新人丶白哥的家长则叫“大家长丶第一次上课叫“开班”丶若要预约资深老总来授课洗脑就叫“定班”,在同一班里被洗脑的一律叫“同学”……都是用来区别内行人和外人的术语。

白哥有2台手机,一架是漫游用的最新苹果机,一架则是专拨中国号码的。他给我们安排了密集了课程,从盛天华府到荣和山水美地小区,从这个公寓到那个套房,人数不多,采取小班制。

广告

白哥低调的带我们从这里到那里,以赶时间为由,叮嘱我们快走不要东张西望乱拍照,以免引起小区其它邻居注意与怀疑,向管理层或公安投诉就坏事了。

在这一天的行程里,赶了3个地方上4堂课,每次不超过2小时。无论是3天的短期行程或7天的全套行程,被轮番炫富洗脑後难保还能保持头脑清醒。“投资者”会心想:反正就是几万块,就当作投资,有甚麽投资是没有风险的呢?

怕有麻烦拒广西人参与

追根究底,谁才是始作俑者呢?又是甚麽人在操纵着这个骗人无数丶害人不浅的“纯资本运作”呢?在7天的课程及一日游里,记者发现参加老鼠会的人,绝大部份是广西以外的民众。除了“五类人”不得加入,广西人也不准加入,白哥说这是为了自保,怕“过江龙压不过地头蛇”。

“广西人要是知道这行这麽赚钱,会把我们外地人赶走自己拿来做的,到时就无法保证你和我的安全,又因为无法引进外资,政府也不会高兴。”

白哥说得头头是道,唬得人一愣一愣的。

“是哪五类人不得加入老鼠会呢?”记者向开班授课的经理发问。她自称茉莉姐,她说,这五类人就是公务员丶现役军人丶学生丶教师和广西人。原因和白哥说的一样。

她不允许我们做笔记,说只有记者才要做笔记,叫“同学们”把笔记收起来,记者把重点记在脑中,在巴士上丶午餐或休息期间,才把上一堂课的重点写进笔记本里。她也不许我们借故上厕所,美其名说“怕同学误了重点,听不到最精彩的课程”,原来是怕你在厕所里给公安通风报讯,让公安上门来把他们一网打尽。

老鼠会里不用真名

除了“茉莉姐”,来给我们上洗脑课的还有“水仙”丶“高金”等等包括明星丶植物花卉丶代号的奇怪称号。

在这个老鼠会里,大家都不以真实姓名相称,记者也是以假名“多米”丶“唐王”丶“CK”等假名,“同学”间彼此不互留电话,不是看对方不顺眼,而是“家长”都紧跟着你,监视你的行动,一旦看见你和其它“同学”攀谈,就走过来假装对话题有兴趣,再借故引走同学,看似人数众多的组织,其实谁也不认识谁。

讲解复杂奖金分配法
栽培下线才有好收入

听了大半天的洗脑课程,记者发现这个几乎骗尽大中华地区人民的“纯资本运作”,其奖金分配办法非常繁琐复杂。原则上,你的收入与你下线的工作能力有直接关系,你必须得好好栽培并维护自己的下线,还要帮助下线发展下线。

白哥要求记者一次过投入6万9千800元人民币(下同),认购21股,每股3千300元,外加800元的入会费,以加入“纯资本运作”,说2年内就可以赚1千万人民币。

要求投入7万人民币

白哥说,民间资本重新分配的好处是,投入後的第二个月,组织上会自动给你1万9千元作为入股奖励。

“所以,你实际投入的资金是5万800元,对吗?”

接下来,你得寻找3个合作伙伴(下线),每位同样都要投资6万9千800元,每人再发展他们的3个下线,至少13个成员你就是经理了。1变3丶3变9丶9变27丶27变81,以此无限方式发展下去,你的团队将迅速壮大,而你的千万富翁梦想,也就可以实现了。”

纯资本运作就是那麽简单,你交上的6万9千800元,分给了你的上线丶上上线丶上上上线,而你再去占有你的下线丶下下线们的钱。

“人千我我千人”
一入老鼠会难回头

无论如何,老千之中还是有未完全泯灭良心的人。浙江来的鱼子向我们道出了自己的无奈和苦楚。

“我听亲戚的话,跟乡里借了钱来这里投资,爸爸妈妈知道这个老鼠会後都不敢见人了,现在还没赚到钱,不敢回老家,只能做做看,坚持一下,看能不能拿回本金就不错了。”

他已经不寄望那个“传说中的千万元”,但因为还没赚到钱,被逼留在南宁继续骗别人。

在南宁,很多从事“纯资本运作”这门勾当的外地人,很多都有与他相似的经历故事,他们只想“不能这麽空手回去”。

他告诉我们,他原本在家乡开一家小吃店,到了南宁後用同样的骗词,把亲戚朋友同学都骗来了南宁,拍胸口保证一定赚钱。

“他们回家後痛骂我父母,妈妈在电话里哭劝我放手,回家来重新开始,欠人家的钱可以慢慢还,但我已经停不了手,我已经有几十名下线,只要好好管住他们,就有望能赚钱回家了。”

每月8至15日发分红
数亿资金涌来支撑发财梦

南宁是个三线城市,却有一线城市的高楼豪宅和消费,表面上这里的房地产丶餐饮业丶百货零售等都赚到了,连出租车生意都火了,但记者一路上见到的豪华公寓,十有九空,入住率不高,相反的较为平民的社区组屋则住满了人。

除了这个没有答案的疑惑,白哥的天花乱坠也让记者对这个骗局有更多疑惑。他说,每月的8日至15日,是发工资分红的日子,南宁在这一周里会有数以亿计的资金,从各个银行流进“投资者”的钱包里。白哥豪迈的说,南宁所有银行经理都是他们的朋友,要提钱汇钱随时都行。

“知道这是为甚麽吗?这就是国家支持我们这个行业的特殊政策,随便甚麽银行,都是我们的合作单位,随时提现金。”

这个几亿资金流动的“分红日”为新人构筑了发财梦,然而又有多少人奉上第一笔投资费後,或受到良心谴责没有去拉下线而梦碎?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