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德‧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2016-06-12 12:48

张立德‧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人类社会的进步处处皆挑战是不争的事实。福利国的美事,也要考虑其对政府财政、就业率、国家生产力、内需市场的影响。这一回倡议者认为人类的许多工作就要被机器人取代了,所以得“未雨绸缪”。但是旧的工作被取代了,总有新的工作出现,这个世界还是由人掌控的。在担忧工作未因被科技取代而消失前,反而让国家财务负担加重,後果得不偿失。

与一位朋友吃午餐,谈起目前的工作概况,他说现在一星期只工作叁天,其馀的四天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他说那叁天的工作是赚取基本的生活费,到了他这个年龄,不欲再被工作绑身,而是去做一些自己认为更有意义的事。朋友这番话,让我联想起“无条件基本收入”这个概念。当然,朋友还是须付出时间精神工作来换取基本生活费,但关键在於“掌握自己的生活和时间”。我觉得会想出“无条件基本收入”概念的人,首先应该是由个人意愿而起,再延伸至希望由国家来承担并实现。

广告

在《现实主义者的乌托邦》(Utopia for Realists)这本书中,其作者荷兰记者兼畅销作家Rutger Bregman说:“他相信基本收入制度让人们不需要为了享受更好生活而被雇主绑架,甚至可以实现2030年一週工作15小时的理想。”

Bregman所谓的基本收入制度就是那被瑞士人公投否决的“无条件基本收入”议案。Bregman的祖国荷兰也正规划小规模的试办方案。概念所宣扬的正是消除贫富不均、保障人们最低福利的诉求。和Bregman一样大力倡议“无条件基本收入”概念的个人和组织认为,基本收入可以让职场与休閒时间更富足。不讳言,很多人都会质疑自己辛苦工作是为了甚麽?自己从事的工作的真实目的是甚麽?只为了那份薪水?

Bergman乐观地认为有了基本收入,人们下班回到家後不会疲惫的坐在电视机前面,反而会更有精神从事更具文化性的活动。反之,工作时间长的人,回到家都很懒散,提不起劲做有意义的事,结果时间都给了无聊的活动,如长时间看电视和玩手机,美其名工馀休閒,实际上根本是浪费生命。

概念真的有效?据报道,加拿大70年代在马尼托巴(Manitoba)省多芬(Dauphin)两地实施过,当时巿民储蓄增加,卫生、教育等方面都有显著改善,工作人数虽然出现小幅下降,但当中不少人是去进修,整个城巿的教育水平提高,巿民身心状态皆有改善。

除此这个方案还可以协助解决许多本世纪所面对的全球性议题,包括环境与性别问题。在他的著作中,Bregman指出,人类大部份的财富与生产力导致更多消费。试想想,我们每天花长时间工作,除了是为了满足基本生活需求,同时也为了满足休閒时光消费的需求,如去旅行、去购物、去吃美食,诸如此类的活动很多是不环保和不健康的,对个人和社会亦然。

至於改善性别不平等问题,Bregman称基本收入可以让女性经济自由,解除受虐关係。每月津贴和减少工作时间可以让父母承担更多家务,同时投资专业技能。

广告

概念无疑是让人觉得是改善人类社会种种状况的救星。任何人都可以提出各种的概念,行得通否,能为大众所全盘接受和认同,在民主社会可以通过理性辩论和公投决定。若有必要可以先实验性推行,人类社会的进步不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的吗?

人类社会的进步处处皆挑战是不争的事实。福利国的美事,也要考虑其对政府财政、就业率、国家生产力、内需市场的影响。这一回倡议者认为人类的许多工作就要被机器人取代了,所以得“未雨绸缪”。但是旧的工作被取代了,总有新的工作出现,这个世界还是由人掌控的。在担忧工作未因被科技取代而消失前,反而让国家财务负担加重,後果得不偿失。

“无条件基本收入”有几个足以让人担忧之处:要有好福利,就得增加税负,这将压垮一般小老百姓;在人人皆享有的情况下,原本有需要援助的人恐怕却被排挤;短期来说不工作的人不会大幅增加,但是长期而言就难说了,这将会造成有工作者与无工作者之间的对立。

“无条件基本收入”倡议者所说的,未必全无道理,也并非不值得我们去追求。生活和工作时间的适当分配,既能不必担忧生活费,又能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工作、休閒、尽社会责任、家庭等等方面皆能平衡,的确是我们应该极力去实现的,也应该为我们所处的社会而负责的。但是,这不应该由国家来买单。国家可以做的是,妥善应用政策工具,顺应时势改革体制,减缓国民的忧虑,让国民可以自行安排如何平衡生活,再思考如何回馈家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