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惠洲·歧入

2016-06-12 15:02

林惠洲·歧入

歧路,转了一个弯...雾还在前方设置迷离...水悠长,源自雨林的深处

一丶歧入Kampung Sitiawan(港口)

广告

歧路,转了一个弯
雾还在前方设置迷离
水悠长,源自雨林的深处
靠站是为了休息
为了下一段未知的路程
时光流年,固执与豁然的人生

猿猴,或者鹰隼
召唤童年的招潮蟹
巨螯撑起辽阔的天地
大潮了,钓红蟳
伪装蛮鳄伏地游走
森林就是一张张书页
一闪闪潋滟水光

又是一个弯,重回原地
烟霾还在树梢洗浴
朦胧间,窜出一叶小舟
疾飞,又隐匿在水声里
远远,钓鱼人竿子晃动
有鱼上钓了吗?

破落的古屋荒凉长驻
谁能书写历史斑驳,草长莺飞
小肆打量着失去方向的车子
村人多看了那麽一眼
复又端起茶杯
迷蒙的轻烟缓缓散逸

终究要走出去的
雾,在湾流轻轻打转

二丶日照Teluk Batik海滩

广告

1.
这麽多年,防风林还是零星守在
多元变幻的天空
浪,还是马六甲海峡的
不分昼夜的轻轻推来

2.
谁先上岸?贝壳,抑或断折的枯枝
沙滩是这样的铺陈着历史的痕迹
浪是一波一波的诉说昨夜的星辰与暗云
或许还有所谓的蓝眼泪,荡漾着

3.
慵懒的躺椅承载假日的午时
树影静静直立成团状
乌鸦停在垃圾堆上,拒绝其他
飞禽分食

4.
阳光酷热,从树缝间筛入
专制帝王施展威力,牢牢渗透
彷佛在树头睥睨领土的白头苍鹰
发出得意的怪叫

广告

5.
人潮继续涌来,沙子般拥挤
还是马六甲海峡的浪,还是一样的天空
而那风,焦灼,煽动
火般的,静静撕裂防风林的梦

三丶雾来五湾

雾在山的两端,越过浮动的
海岸线,蹑足掩拢而来

海浪带着黄昏的水汽
从远处小岛散放整个天地

碎花的裙摆,飘飘随浪起舞
绽放银铃的笑声

还是一张张晾挂在天边的云朵
最後都要挥洒馀晖

也许已经错过多年的一个梦想
再要开始却是十分艰难

仿佛迷途候鸟掠影
仿佛海上那两艘忘归的帆

谁也无法肯定那走过的沙岸
会否再一次遇见探头惊吓的小螃蟹

横七八竖的足迹,点缀着
海水推移上来羞涩的贝壳

谁也无法肯定那悠长的弧度
雾已无声无息,弥漫张望的眼

四丶客听昔加里普金庙歌台

流浪的车子停歇昔加里普金庙
雨落成帘,在小小舞台两旁
风吹,七彩缤纷灯照,轻轻旋弋
在暗夜,在小镇,在二○一五的尾声

当然再也找不到王梦麟的庙会
雨下得孤独,谁在绑架文化的传承
你听到雨声吗?来自幽暗的天际
来自那转弯幽林处的粼粼的湖水

与雾霭。烟上舞台,你的梦想如翼
伸展着青春的姿彩,炫丽迷离
是一只小小鸟寻觅世界之大
故乡太小,你的歌声亮丽

翻越湖面,翻越青山,我们的木歪河
航向细雨绵延的郁郁的马六甲海峡
或者如一只鹰,使劲冲越灰暗的框域
那孤寂的辽阔的天空

而我是客,故乡已是他乡
仿佛离家的候鸟在如此恢宏的世界
在如此壮阔的霹雳河的烟雾里
沐浴,捡食,昂首,冷冷的晨露

五丶月下lumut益园茶室

天空辽阔晴朗了军港的月色
咖啡香郁郁得宁静,隔绝了烦闹的岸边

老店主留守海湾不变的晨曦与月影
与海风淡淡蹑足而过,屋顶有猫

广福宫百年香火依然轻轻随枝叶流荡
朗朗书声却已不知何处去了

夜深岸口点起一盏盏陌生的灯火
海的孤绝,推敲着那几声孤独的乡音

少时涉水而来,越过了一山又一山
为了浓郁的沙爹鱿鱼香,以及一个岛屿的梦想

月光还是那年的,涵泳着鬓白岁月
随着潮水静静褪去我们的足迹与传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