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马来政治的走向

2016-06-14 12:21

林瑞源·马来政治的走向

江沙与大港补选是各种马来政治势力的对决,从“三分天下”,即巫统丶伊党及公正党,到“五分天下”(加入诚信党及马哈迪带领的运动),马来人是越来越分裂,但目前仍以巫统为马首是瞻。

江沙和大港补选攸关马来人政治,有两点值得关注,即巫统是否还是马来人的首选,以及伊斯兰刑事法的吸票能力有多强。

广告

翻开历史,巫统势力的削弱往往源自内部,譬如1987年党争,分裂出四六精神党,它结合其他反对党来挑战巫统;1998年安华被开除,其太太及支持者成立了公正党。

不过,很快的,反当权派发现外面的生存空间很小,及基於巫统是“民族保护伞”的理念,又回归巫统。四六精神党在经历1990年及1995年大选挫败後,解散重返巫统。公正党也曾在1999年大选给予巫统很大的压力,但在2004年大选,5国4州席输剩一个国会议席,即安华的老巢峇东埔。

历史是何其吊诡,这一次巫统内乱的角色调换,前首相敦马哈迪从当权者沦为反对派。和8年前他反阿都拉不同的是,这次他更师出有名,不过声势和效果却不如预期。

纳吉已牢牢控制区部,据说,基层和支部有不满的声音,却只是零零星星,没有大规模的行动,马哈迪自己都感叹,马来人盲从支持巫统。

令人惊奇的是,不只是雪州大臣阿兹敏变成“隐形人”,连前副首相慕尤丁丶前吉打大臣慕克力也没有出现在江沙和大港,参与倒纳吉的活动,或许他们担心被开除,及遭巫统党员指责为反对党站台,背负叛党的罪名。

而且,和他们同一路的巫统副主席沙菲益,在大港补选提名当天,出现在国阵阵营。倒纳吉的党内人士不敢对党“不忠”,还如何掀起反对浪潮?

广告

不过,最重要的是,巫统控制了政府资源,对一个讲求利益的政党来说,领袖和党员都不敢离弃巫统,更何况多数马来人已经有这样的观念:巫统与马来人已不可分割。

基於上述因素,估计巫统可以取得至少半数马来票,除非马哈迪真的还有号召力,影响一些党员不出来投票,否则巫统稳操胜券,特别是在江沙。

如果一马公司丶消费税等课题冲击不了马来人对巫统的忠诚,马哈迪就大势已去。希盟也必须改变马来人的观念,才可能冲破巫统的防线,实现政治改变。

而伊刑法课题则关系伊斯兰党的存亡,哈迪阿旺已经豁出去,就是要利用这个宗教牌,来恢复伊党的“光辉”。

广告

从过去的选举来看,伊党是有其基本盘,不过只局限於东海岸,敌不过巫统的保护伞概念。伊党是利用民联的旗帜,才走出区域,扩展至柔佛丶雪州和霹雳。

如果伊党获得比以往更多的马来票,说明马来社会的宗教氛围上升,这是不好的预兆,这也将迫使巫统加强伊斯兰化,与伊党竞争,伊刑法也可能真的上马。

假如伊党的基本盘保持或萎缩,再加上非穆斯林选票的流失,该党很可能被打回原形,只能退守到吉兰丹。

而且,若诚信党获得的票数压倒伊党,这说明伊党已不足为惧,不能再扮演搅局的角色。所以,即使伊党输掉补选,也不能输给诚信党,否则可能带来第二次的分裂,更多党员将跳槽诚信党。

据说,过去一年,有20万名伊党党员已加盟诚信党,这说明伊党气势已弱,打肿脸是充不了胖子。

若伊党惨败,这可是好事,说明宗教牌不是无往不利的。

江沙与大港补选是各种马来政治势力的对决,从“三分天下”,即巫统丶伊党及公正党,到“五分天下”(加入诚信党及马哈迪带领的运动),马来人是越来越分裂,但目前仍以巫统为马首是瞻。

马来政治将往甚麽方向,补选可看出端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淑夜's picture

我的个人看法是,华人在这场大选中无论是谁胜出都是输家。 伊斯兰党可以为了吸引马来票而 提出伊刑法这个 ‘牌面’; 巫统在华社眼里,是典型的激进派和种族主义者;而诚信党对伊刑法这个课题又暧昧不清。虽然大选期间,各党都有在努力的打出自己的优势例如送粽子等等,来赢得华社的欢心,不过这一些都是些无关紧要的 小福利,真正重要的政治理念 和 伊刑法 大家避而不谈。 我觉得遗憾的是,他们都看不到 伊刑法这个课题对华社的震撼和 抗拒,他们无法站在我们的立场想想,到底为什么我们会反对伊刑法。 在这场大选中,我看到的是各党对华社的不了解和 表面功夫,真正的华社利益 和 那个我们十分抗拒的伊刑法却吞吞吐吐。投废票起不了作用 因为华社不到 31%,那有什么办法来让他们真正的听到我们的声音呢?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