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江沙丶万浓丶瑶伦补选即景

2016-06-15 12:19

郑丁贤‧江沙丶万浓丶瑶伦补选即景

来到王城江沙,第一个歇脚处,自然是百年老店――悦来茶室。

广告

“百年”是形容词,实际上是80多年;和其它老店不同的是,悦来茶室尽管没有重新装修,但还是结实工整,窗明几净;有历史感,但不残旧。

老店以包子闻名,据说连霹雳王室成员都是拥趸。可惜我抵步时,包子还未出炉。

茶室内,马来员工冲茶泡咖啡烤罗地,顾客也是华巫参杂,让我马上闻到王城的多元和善味道。

店内几张桌子都是年长人士,大家认出我来,话题一打开,其中一人原来是久仰的霹雳文艺研究会王枝木会长,一顶毯帽和满腮白须,溢出文人气质。

王会长等老江沙人几乎每天都在悦来集合,他指着一张木椅说:“这张椅子我坐了45年。”

补选是大家近来的共同话题,然而,老江沙讨论时,都心平气和,对国阵和反对党都有赞有弹;对执政党和反对党,也是萝卜和青菜,各有所属。

广告

王会长说,505大选之後,江沙人的政治热情已经退烧,一些热烧事件,在这里也未感受甚麽温度。

倒是华教课题,仍然最受江沙老一代华人所重视,尤其是当地崇华独中的发展,最受关注。

平静的江沙,即使是补选,也不失平静,人们习惯了这种氛围,不愿有过度干扰。

临走时,王会长急忙从他车上,取出几本研究会出版的刊物《清流》和他编撰的书本,交到我手中。

广告

这份对文化和文艺的坚持,温度从手上传到我心里。

x x x

离开江沙市区,沿着霹雳河的公路驾驶,绕了25公里路程,才来到万浓(Manong)。

这是一个小镇,小得毫不起眼;人口以巫裔居多,华人集中在镇上和新村,只有数百人。

住在大都会的人们,无法想像如万浓这个简单到单调的小地方,村民以务农和小商为生,多是上了年纪;年轻人都外流出去了。

我在其中一家杂货店,见到村长韦亚九,就在店外五脚基聊起天来。作为村长,韦亚九应该是最了解补选的万浓人了。

选情似乎没有甚麽悬念。华人对伊斯兰党没有任何期望,对诚信党几乎是一片空白;剩下的选择,只有投给国阵,或是不投票。

“上次大选,还有很多年轻人回来投,而且要他们的父母亲投给谁。这一次,他们自己都不回来了。”

万浓上星期迎来稀客,首相纳吉到访,还和村民一起开斋,在平静的村落,成为轰动大事。

纳吉还宣布拨款4千多万令吉,兴建万浓衔接江沙的大桥。这是万浓人数十年来的心愿,有了大桥,无须靠小船来往两岸,也不必绕一大段远路。

小地方的人民,最需要的是建设和发展;这次补选,得偿所愿。

x x x

离开万浓,来到瑶伦新村。出乎意料,这个新村不但很有规模,而且相当整齐和现代化;村後一座大山,感觉上山明水秀。

带我到新村的朋友告诉我,村内阵营分明,支持国阵在一边,支持行动党是另一边,各据一个村口,连茶室也有各自的支持者聚集。

“所以,说话谨慎一些。”这是他的忠告,听了不免有点忐忑不安。

在村内走了一趟,才发现其实不必紧张。马华和行动党都在村内各有组织和支持者,但大家都很理性,井水不犯河水,算是良性竞争。

505时,年轻人回来投票,投票率激增,80%倾向反对党。如今村内多是老人丶妇女和小孩,投票生态有变化。

不久前,马华发动村民请愿,要求州政府拨款在村内兴建一座多用途民众会堂,获得村民响应,淡化了党派之分,成为集体共识。

这项计划已经获得批准,日後将为瑶伦新村带来新的地貌,这也是拜补选所赐。

从江沙丶万浓到瑶伦,占了24%的华人选民,成为全国的焦点。他们的决定,也将成为未来政治路向的指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