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婉玮‧威权主义与东南亚政治转型

2016-06-16 11:08

黄婉玮‧威权主义与东南亚政治转型

推行民主化不能一步登天。当经济稳定增长到至少跟得上发展中国家的水平时,市民社会也提高政治参与,国家的民主化转型才可能成为现实。经济在民主化转型中只为其一的条件,非政府组织与市民社会才是民主转型的推动器,通过检验非政府组织的增长数量,我们将能瞭解市民社会的成熟度。

大部份专家都认为东南亚政治在实现民主化转型,对该地区有如此信心,首先是东盟主要几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已达到中高水平,再来是从非政府组织从80年代以来大幅度增长,證实市民社会已经形成。东南亚经济社会转型是已经发生了,推动著国家的政治变革,然而,却还没有国家真正的脱离威权主义政治,实现国家完全的民主政治,所以我们别对民主化转型盼过了头,漠视威权体制在东南亚的稳固性。

广告

东南亚的民主化转型从80年代就发生了,最先是菲律宾从军权回归到了民主体制,世袭政治的家族直到今日依然控制著庞大的经济与政治体系,使菲律宾广大社会总是没分配到增长的经济蛋糕,其他的泰国、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政治格局近年来如何的动盪,领导精英仍然在威权体制的保守下可以稳如泰山。

至於缅甸的民主化转型,更反映了威权的重要性。缅甸从军人政权转型为民选的文人政府後没有仿照菲律宾,马上回归民主,而是持续威权主义政治协助民盟政府来实现社会的整合和民族融合,民盟政府之所以如此,是明白了当下的状态不适合马上实行民主政体,否则将重现60年代的东南亚民主体制遭遇的挫败。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印尼等国家在当时是沿用西方民主制度,但国家的现实状态就是经济水平太低,市民社会也未成熟,使政治精英认识到国家还未具备民主条件,必须从而转向官僚集权的威权主义政治。

推行民主化不能一步登天。当经济稳定增长到至少跟得上发展中国家的水平时,市民社会也提高政治参与,国家的民主化转型才可能成为现实。经济在民主化转型中只为其一的条件,非政府组织与市民社会才是民主转型的推动器,通过检验非政府组织的增长数量,我们将能瞭解市民社会的成熟度。

80年代以来,东南亚的经济增长後出现社会转型,非政府组织的数量也迅速增长了好几倍,根据统计,单是菲律宾的非政府组织从1986年回归民主政体後,至1995年间,就从2万7千100个增长到7万零200个,而人权、女性和环境保护等这些课题在非政府组织大力推动下,开始受到政策和法律的规範。即便如此,威权主义体制依然屹立不倒,主要是因为国家都需要它来维护上层权力的合法性和国家的稳定发展。

目前东南亚受到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威胁,国内的政治动盪形成区域安全的隐患,所以在未来的转型中,领导精英依然还要依靠“强政府”强制维护国家与地区的稳定和安全。不过也无可否认的,伴随著缅甸逐渐向外开放并融入世界体系,会对东南亚的政治转型带来正面刺激的作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