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荒谬国度的荒诞事

2016-06-18 13:09

何俐萍·荒谬国度的荒诞事

反观大马,领导人口头上瞎掰是捐款非赎金,间接助长绑架歪风的做法,已让大马成为既惹人怜(频频有大马人被绑)又惹人失笑的国际笑柄。

上周六的专栏,谈到了来自我家乡诗巫4名人质被掳两个多月後获释的跟进事件。很不巧的,人质被掳再度成为本周专栏的主题。

广告

砂拉越4名人质甫在大前天(15日)忆述被掳期间的担惊受怕,在逃命躲避军方空袭的日子,以为不会有活着回家的一天,但民众以迅雷之势筹得900万令吉,加上家属变卖两栋房子筹得100万令吉及船务公司出资200万令吉,合共1200万令吉,换来4人虎口逃生,感恩重拾生命。

从4名人质於6月7日晚上脱绑,到6月14日终於搭上回家的班机期间,偶然阅读到一名新闻从业员在英文《星报》的专栏中,陈述他从掌握4人脱绑的第一手消息,如何锲而不舍的追踪和求证的文章。

作者在文章中详述如何向线人套资料,及如何抢在所有网媒的前头,率先放出独家消息的过程吸引我追读,让我越读越惊心的是文章的末段也引述消息来源警告称,4人获释之後,绑架案会更猖獗。

“平静的斋戒月是最好的时候。他们会把目标锁定在国际水域作业的大马渔船或拖船。在霍洛岛的笼子已近空,它需要被填补……”尤其最後一句话,像是狠狠敲击的重槌,当下还真不希望“预言”会成真。但就在4名人质回家的第三天,传来又有4名大马人在沙巴海岸线被掳绑及被带到菲律宾苏禄省的震惊消息,尽管“预言”最後没有成真,但先前掳走4人的绑匪证实已取得1200万,难保胃口已被养大的这批人,已经把掳人当作是无本的生意,分分钟钟再干案。

1200万究竟是不是赎金,已因副揆阿末扎希“这是为了协助(进行)在法律及伊斯兰同意下的斗争,不是赎金……”一番话让人感到疑惑。这种巧立名目的“捐献”,把民众为了救人而合力捐出的款项交给据称与犯罪或恐布组织无关的“合法组织”,若是和绑匪无关,为何要把庞大的款项交给一个自称不相干的组织?若两者毫无关系,那麽“合法组织”在情在理都没有资格接收。

再者,这笔准备充当赎金的款项既然是由民众合力捐助,却被警方转交给极其神秘的“合法组织”,大众作为捐款人有权利知道这笔钱最终的去向,而警方也有责任主动揭开这个组织的神秘面纱。

广告

究竟是否付赎金一事,警方的说词可说是反覆又矛盾到极点,先是矢口否认收下家属交出的款项,再来是矢口否认交赎金,而在面对舆论压力而不顾警方再三警告不得提赎金一事的家属公开说明交款的过程,促使政府和警方不得不改变说词,尔今阿末扎希更爆出让人诧异,无异於“伪善最乐”的谬论。我们不禁要问,在荒谬的国度,还有甚麽更荒诞的事还没发生?

加拿大人质被杀,政府坚持不对恐怖组织让步,不愿屈服的坚定立场也获得人质家属的支持。

反观大马,领导人口头上瞎掰是捐款非赎金,间接助长绑架歪风的做法,已让大马成为既惹人怜(频频有大马人被绑)又惹人失笑的国际笑柄。

在人质事件尚未退温之际,有心的朋友捎来讯息,嘱我可重读16年前资深新闻人刘明珍深入报道当年轰动国际的21名人质集体被掳的事件。系列的文章我已读了多回,在朋友的提醒之下重新再读一篇,在充满反讽和对政府无力和无奈的文字中,仍有当头棒喝之感。

广告

在这篇名为《忘记不是潇洒》的文字中,故事围绕在主人翁李学良讲述被掳近三个月心力交瘁的过程,作者借助李学良的追忆犹如字里藏针般,一一挑出沙巴人民对海上治安不靖的忧心丶对历史一再重演的沉痛,以及大马军警在和绑匪的博奕中不止被动,也往往处於捱打的状态,当中一句“掩盖不了国防脆弱的事实,也无法阻止州治安病菌的继续蔓延”,走过16年岁月,也经历人质被掳丶获释丶再被掳丶营救再获释的恶性循环中,最公认的事实是沙巴在叛军眼中就是一块叫人垂涎欲滴的肥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