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民为贵,君为轻

2016-06-22 11:20

詹雪梅·民为贵,君为轻

“民”与“君”所指清楚,古今意思相同,无需另作解释说明。而如今意指国家的“社稷”原本是甚麽?

千万别以为,“以民为本,以民为先”是多先进的思想,多有时代感的口号。早在两千多年前,孟子就已在经传扬,灌输这个今时今日让不少人感觉良好,并且受用的“开明”施政。

广告

孟子的原话是这麽说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按顺序排列,君王与百姓丶社稷一比,最没份量,在两者之後。孟子能如此“轻视”君王自然有他的理由。

“民”与“君”所指清楚,古今意思相同,无需另作解释说明。而如今意指国家的“社稷”原本是甚麽?

“社”原指土神,稷”原指谷神,被古人认为是掌管土地与作物粮食的重要神明,一旦建国必设坛祭祀。国以民为本,社稷又是为百姓设立的,而一国之君或尊或卑,取决於百姓与社稷的存亡。没了百姓,没了社稷,何来君王?三者之间,何者轻,何者重,何者先,何者後,清楚明白。孟子没有胡说,君王固然是最轻的。

孟子再按这个逻辑进一步说,所以谁能得到普罗大众,卑微百姓的心,则天下归之,即可成为天子。然而谁能得到被认为是最尊贵的天子丶君王之心,充其量不过能当个诸侯。君心与民心相比,哪个重些,不言而喻。

然而自古多的是为博君王一笑,一心事主,拼了命的献媚,献殷勤却无视民心的所谓领袖,把自己尊贵的“君王”捧上天,把卑微的百姓踩在地。他们虽以百姓父母官自居,实际的身份却是“君王”的奴才丶跑腿丶化妆师丶美化师,甚至打手,在百姓与“君王”这两者之间,毫不迟疑的以“君王”的利益为利益丶以“君王”的福祉为福祉丶以“君王”的幸福为最终幸福。

但其实这些尊君为大,能得君主之心的奴才“诸侯”们,多数也是毁掉“君王”的“最大功臣”,尤其若这些人是无道的不仁不义之辈,亡国丶亡君是必然的。亡国奴一般有这样的通性:公然的阿谀曲从丶大胆的粉饰太平丶嚣张的假公济私丶无耻的颠倒是非。被奴才包围,看奴才笑脸,听奴才赞美的君主很难不失去民心,不失去所有。

广告

朱熹对孟子的一番话,有了这样的结论:“民为重也,君轻於社稷也,社稷虽重於君而轻於民也。”大家别老是把彼此的重量搞错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