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衷‧华社政治路在何方?

2016-07-08 11:22

言衷‧华社政治路在何方?

华社面对周而复始的种族政治论述和接踵而来的国家争议课题,想在政治上求变的心态可以理解。然而,华社只占总人口24%,在政治上求变应考量最根本的问题:24%的人口比率以甚麽基础取信主要族群,要超过一半人口的马来社群响应政治改革?

当前华社对马来人政党的认识,远远超过对马来人深层文化的了解;殊不知,当面对族群利益抉择时,任何政党党员的思维方式,都会体现有关社群的深层文化积淀。故此,在多元种族社会,族群之间若欠缺稳固的人和基础,任谁执政,依旧无法摆脱种族政治,更令人担忧的是以宗教包装的种族政治。

广告

然而,华社了解马来人文化吗?冒昧请问,“你有几个好朋友是马来人?”或再退而求其次请教,“你有几个马来人朋友?”。华社惯性把族群关系归咎公共政策和政客挑拨离间,难道华社不应反躬自省,独立59年了,华社完全没有责任吗?

华社面对周而复始的种族政治论述和接踵而来的国家争议课题,想在政治上求变的心态可以理解。然而,华社只占总人口24%,在政治上求变应考量最根本的问题:24%的人口比率以甚麽基础取信主要族群,要超过一半人口的马来社群响应政治改革?

再强大的华基反对党,也突破不了24%的桎梏,反而导致一番种族危机论述之後,马来社群把选票集中投给巫统。在“人口数量决定政治力量”

的因素考量下,巫统在505後的政治博弈中倾向伊党是正常的现象,因为伊党在马来社会掌握了近30%的铁票。假以时日,若国会选区以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议席过半;或人口比率结构改变导致巫统若联合其他马来人政党,能够以简单大多数议席执政,到时华社被排除在政权分享主流外,是合理的推论。

回到根本问题,从民联到希盟或将来,华社以甚麽基础取信马来社群响应政治改革?马来社群一样厌恶贪腐滥权;甚至很多马来人也不屑政客玩弄种族和宗教情绪以遂政党之利,但当来到政治实况,马来人将依序权衡宗教丶语言文化丶政治特权和尊严。故此,当种族政治结合宗教论述成型後,选党不选人时机未到,华社理应体现政治制衡博弈,认知并区分巫裔政党中的保守派和开明派。

说到马来社会对语言文化的执着,“语言是民族的灵魂(Bahasa Jiwa Bangsa)”即是佐证,这等同华社希望华文受到尊重。故此,如果独立59年後,部份华社尚不能以流利马来语和友族沟通,导致马来社群认为语言文化不受尊重,在欠缺人和的基础上,华社如何期望政治改革能引起马来社群共鸣?再看看各族群生活中的各个层面,自我群分的现象明显,即使交融也流於形式化。华社民间团体按照华裔人口比例,数目是世界之最,就不能主动融入马来社会吗?

广告

华社要缓和种族政治的冲击,就应先全面认识马来人文化,深入了解马来人在想甚麽,而不是告诉马来人华社在想甚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