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南‧让各色气球在大马天空升起

2016-07-08 13:01

吴健南‧让各色气球在大马天空升起

谈到首相有否权利运用司法管道捍卫本身权益,尤其向他人展开个人民事诉讼。我认为针对类似争议,对岸新加坡前资政李光耀就是最佳参考例子。一向以铁腕手段治国的後者,在任时不就因为多次向对其撰写不利报道的西方媒体展开毁谤诉讼而引起巨大国际争议。     

很庆幸去年8月因在某广场向首相夫妇抛掷黄色气球而被控的舞蹈艺术家比尔琦斯,日前终於被推事庭宣判无罪释放。要不然,恐怕大马又有趣闻登上国际舞台,沦为国际调侃笑柄。

广告

当事人踏出庭外的心情可说一针见血:“若抛掷气球也被视为一项罪行,那将是一个可怕的先例!”这起事件,一起原本小的根本无需放在心上的个案,暴露的却是执政当局当今所面对的两大问题。

其一,杯弓蛇影,心里有鬼。由於本身所面对的重大弊端,无法坦荡荡面对人民给予全盘解释,所以只好尝试祭出铁腕丶铁棒意图制造白色恐怖,让异议者噤声,画起红白线禁区不让任何人逾越雷池半步。稍有任何风吹草动则心生猜疑,无法容忍和容纳。

其二,皇帝不急太监急。正如推事所言,提控他人侮辱他人,首先必需有一方感觉被侮辱。但此案由始至终,当事人包括首相与夫人和主办方都没有提出有这方面的不舒服感觉。

反而是当时广场的保安人员,还有事後的主控官,主观地把自己的意愿套在当事人身上,认为被告的行为无礼及没教养。我们的体系就是少不了这些太空闲的人,为了讨好主子而过度献殷勤,结果弄巧反拙帮了倒忙。幸好我们有受过专业英国习惯法训练的推事,没有像这些人一般见识,或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很好地捍卫了三权分立下司法界的独立地位。

事实上,在习惯法下的任何刑事案件提控,即便涉及多麽微不足道的控状包括在上述个案中只涉及罚款最高100令吉的微型罪案法令底下,控方的举证负担至少必需超出合理怀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程度,绝对比民事诉讼所要求的平衡可能性(Balance of Probabilities)高出许多。

所以,对於那些至今还随着行动党煽动手段起舞,草率把林冠英被提控涉贪个案与政治逼害挂钩的民众,我的看法是,切勿先入为主,或过於急切作判断。撇开法官的独立性问题不谈,我认为我国当前的司法程序,至少已有足够时间丶空间让控丶辩双方把本身的论述和证物,一览无遗和毫无保留地摊开在阳光下接受人民的检验。

广告

回到上述主题,另外在民事案方面,我们也迎来了对国家言论自由稍微积极的进展。即至少在一宗由首相夫妇提控行动党国会议员倪可敏毁谤的诉讼中,日前双方在法官调解下得以达致和解,以成熟和实际的态度让此争议落幕。

谈到首相有否权利运用司法管道捍卫本身权益,尤其向他人展开个人民事诉讼。我认为针对类似争议,对岸新加坡前资政李光耀就是最佳参考例子。一向以铁腕手段治国的後者,在任时不就因为多次向对其撰写不利报道的西方媒体展开毁谤诉讼而引起巨大国际争议。

但必需强调的是,虽然他向西方媒体的司法宣战多数以胜利告终,但只局限於新国本身的法庭平台。这对於那些编辑部来自国外的媒体,可说起不了多大法律约束效应。但是他若直接到该媒体编辑的所在国展开民事诉讼捍卫本身清誉,虽然将会带来最大的阻吓效果,但有鉴於法律体制和内容的出入,胜算可说微乎其微。

所以,作为大马的首相,由於在委任司法界法官人选方面拥有一定定夺权,因此以首相之尊向平民展开民事诉讼的情况,我认为还是应该能免则免,除了让法官为难,即便胜诉了也不见得光彩,甚至会在民间引起更大反弹。

广告

当然,我国言论自由面对的另一大挑战在於选择性提控和偏差。一旦我们认为本身还未能接受绝对的言论自由,而必需为其划上特定底线时,例如种族情绪煽动和宗教中伤等,有关底线至少是必需客观和公平的,所保护的对象更应该是全民而不是特定权贵。

因此,当看到我国主控官,在性爱二人组以肉骨茶庆开斋一案审结完毕後,由於眼看争议性男主角陈杰毅由始至终已潜逃至美国而缺庭,但女主角却面对煽动罪成立需入狱6个月的下场,因此正义凛然立即在庭外公开挑战後者拿出作为男人的勇气回国受审。

我想,如果我国总检察署过去在其它争议性煽动案件,包括依布拉欣阿里的焚烧圣经论丶拳手阿里在刘蝶广场偷手机风波所发表的种族极端言论,乃至堂堂部长伊斯迈沙比利号召巫裔消费者杯葛华商,甚至影射华商乃奸商等发表极端言论个案,也能拿出上述的司法专业,真正公平兼顾各族群的感受,类似IS之流的极端恐怖主义,应该在这里找不到丝毫生存空间。

一个尊重多元文化,让各色气球自由升空的国度,就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最佳法门。这至少远比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恐袭防范起着更广泛和深远效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