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路.在醒之前

2016-07-02 14:51

方路.在醒之前

这一段经验,让我在写作过程中有了一个很好的领悟,我告诉自己,要投入创作,最根本的要求是能做到专注,这一个动作,能做到多深,多远,多少就决定能在写作这一条路走多远,多宽。

有一个时期,我常常进行一些固定的行为,不是刻意那种,是不知不觉,潜意识的状况下持续了一些时候。

广告

比如,我会跑到学院尾端一个很倾斜的山坡地,远远的张望一台白色的水塔,那时,我不确定到底要看多久,但我跟自己说,一定要看到白色的水塔出现变化。在整整一个学期,我就这样在水塔的远方消耗很多时间,开始时,没有看到什么不同,渐渐的,我看到水塔的水不再从水管输出,而是以海水倾倒的方式涌来,感觉不是一座水塔,是一座崩堤的水坝。

我发现到水塔以崩堤的气势,把我浸在水中,我在晶透的水里挣扎,水气一直从七孔进入身体,在感觉到窒息时,我醒起来。我身上湿透了衣,是冒出的汗水,我知道,在醒之前,我确实是经过一段真实的挣扎。

这一段经验,让我在写作过程中有了一个很好的领悟,我告诉自己,要投入创作,最根本的要求是能做到专注,这一个动作,能做到多深,多远,多少就决定能在写作这一条路走多远,多宽。

我在和水塔建立起来的关系,一直让我在不同时期进行不同的训练,在创作层面,一旦面对阻力,面对突不破的障碍时,我很自然的用类似的途径,进行训练,这时,不一定是水塔,也可以是一棵树,一条河,或只是可以看到尽头的远方,用专注的方式,不断的设法想一定要看到固定的景致产生变化。

有一次,我同样以这样的方式去看一座远山,第一次看,是绿是蓝,不确定可以分清楚,再看的时候,不见了,很浓的雾,把几公里连绵的山影,完全吞蚀了,不久,我去看山,感觉自己目光灼热,热度到了某些程序,产生了变化,眼前的一座山,陷在一场火海,熊烈烈的火在漫烧整个山林。

我感觉到皮肤被灼痛时,我醒过来,那时身上皮肤仍保留接近火势的热度,我确定,在醒之前,是经过一段真实的磨擦。

广告

这些经验让我在从事书写,进行诗的创作,带来很大帮助,仿佛是进入冥想的意境,体验和现实中不同的磁场。有很多人抱怨失去写作灵感,其实,真实的灵感是在最专注的时刻才会像崩堤的水塔,把自己浸在水中,或者,像整个燃烧的山林,让自己对灼伤有最深的认知。

大马作家,花踪后浪文学营新诗组讲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