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伊朗前车当下之鉴

2016-07-10 11:44

胡逸山.伊朗前车当下之鉴

这主要的教训是什么呢?那就是越来越激烈的各种打压措施,让异议没有生存的基本空间,再加上日益衰退的经济,那肯定会造就各式各样的极端恐怖主义的温床。警钟已然打响了第一声,虽然还并不是十分响亮的、也不处于中心地带的一声,但其绕耳的回响,再加上有伊朗的前车之鉴,还是十分让人担心的。

我虽没到过伊朗,但对该国的近代政治发展,还是很有兴趣的。伊朗与其旧称的波斯,在远古以来就已是很了不起的帝国。

广告

即便是西方文明摇篮的古希腊,不时也不得不面对来自波斯的各种侵略。尤其是波斯王大流士的各种功绩,在历史上更是闻名遐迩。

但近代的伊朗,其国运却也是一波三折的。自伊朗的大量石油蕴藏被发现后,西方列强对伊朗的粗暴干涉,便无穷无尽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伊朗的石油生产,几乎都是西方石油公司所控制的。西方在伊朗扶植了一位年幼的沙皇巴列维,也在上世纪50年代搞起了还似模似样的民主选举。在那左倾浪潮高涨的年代,伊朗人民也的确老实不客气的选出了一位社会主义理念的总理摩沙贴。摩氏上台后即推行一系列的国有化政策,包括企图把西方最奉为圭臬的伊朗石油生产权收归国有。西方也老实不客气的把摩氏拉下台来,怂恿巴列维搞起了实质上的君主专制,即由沙皇亲视政事,好像我们东南亚的邻国汶莱那样。

这巴列维年长后,基本上还是有现代改革思维的。他推动伊朗的土地改革,把长期以来掌握在少数地主手中的大片土地,分发给许多世代以来皆一无所有的佃农,起初也的确颇受伊朗民众的拥护。那时的沙皇,也开始在国际舞台上活跃,什么不结盟运动、中东和平进程等,都有伊朗的一定角色扮演。那时的伊朗,与我们现在看到的伊朗保守风貌,可是大不相同的。首都德黑兰的街道,充斥着牛仔裤、迷你裙,大学生弹吉他、开派对等,是一片摩登的现代社会。

顺带一提,沙皇当年也曾访问我国,除了吉隆坡外,也到过怡保、槟城等地游览。我最推崇的漫画家Lat,小时见过的第一位外国元首,也是在学生时代被安排在怡保路边列队摇旗迎迓沙皇夫妇的大驾。

不过时势很快就有了转变。一方面政治醒觉越来越高的尤其是伊朗年轻人要求更多的政治空间。但另一方面沙皇不知是否被国内外的各种“赞叹好评”冲昏了头,竟然反民主潮流而行,变得越来越专制,还组织了令人闻之丧胆的秘密警察来对付异议分子。而世界油价的下滑,也让伊朗的依靠石油出口的经济大受打击。

然而,就在伊朗民生越行水深火热的当儿,沙皇也许为了重塑其皇权威望,竟然花上了大笔公帑来办个什么帝国2500年庆典。庆典选在波斯波利斯废墟古迹旁,搭建许多豪华帐篷等,广邀世界各地元首出席,一时豪门夜宴、酒池肉林,好不威风。伊朗老百姓们基于沙皇政权的淫威,敢怒不敢言,没有宣泄的途径,许多人只好在宗教上寻求慰藉了。

广告

这一来就为潜伏在伊朗社会里多年的什叶派极端主义在很短的时间内得以蓬勃的发展。宗教的力量的确是很庞大的,不久后打着原教旨主义的反对派就在伊朗如雨后春笋般生长了起来。伊朗整个国家机器要挡也挡不住,俨然引发了一场内战。最后的结果,大家可能也还记得,就是沙皇黯然出走,伊朗建立起一个神权主义的共和国。而其宗教革命的成功,也在世界各地刮起一阵又一阵的极端恐怖主义旋风,其后遗症(虽然伊朗严格上已不能说还需为有时甚至与伊朗为敌的彼等负责)直到今日还继续肆虐。

这主要的教训是什么呢?那就是越来越激烈的各种打压措施,让异议没有生存的基本空间,再加上日益衰退的经济,那肯定会造就各式各样的极端恐怖主义的温床。警钟已然打响了第一声,虽然还并不是十分响亮的、也不处于中心地带的一声,但其绕耳的回响,再加上有伊朗的前车之鉴,还是十分让人担心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