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白天不懂夜的美

2016-07-12 20:05

郭清江‧白天不懂夜的美

我们常对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感到自豪,可是有多少人真正带着善意走入对方的世界?

开斋节早上醒来接到邻居一通电话。在博特拉大学当讲师的拉昔博士,邀请我在晚间到他家做客。自7年前搬家后,在佳节期间互访已成为我与马来邻居的不明文约定。

广告

我每次也会从麻坡带回他们最喜欢喝的434咖啡,在分享家乡好味道之余,也建立另一种乡情。

在这个佳节早上,我通过手机WhatsApp平台发了约30个贺节短信给马来朋友。这时我才惊觉,在1千多个联系人名单之中,我的马来朋友竟然不超过50个,印度朋友更是少过5个。后来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聊以自慰,因为猜想一些人的手机联系人名单内,说不定连一个友族朋友都没有。

我们常对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感到自豪,可是有多少人真正带着善意走入对方的世界?大家就好像隔着一片海,彼此间因宗教、语言或偏见早已筑起了隔阂。种族间的关系就像白天和黑夜那样,白天不知夜的黑,黑夜不知日的白,大家越来越不知道对方的美了。

我们时不时还听到部份穆斯林,到华人家做客不敢一起用餐,因为觉得餐具不清真等等。

这种现象固然令人遗憾,可是,这个世界仍不缺美丽的风景,至少我的马来邻居没有这层顾虑。

过去几年,我们看到有人破坏有人建设。不少企业或个人,都会在各族佳节期间通过视频、广告或举办各种活动,宣扬马来西亚动人的多元文化,以及传达彼此的关爱精神。这些视频温暖了你我的心房,大家会不经意地被戏里的一句对白或一个镜头所俘虏。只要有更多人站出来做这些有意义的工作,马来西亚还是有救的。星洲日报誓做这些正能量之士的后盾,报道及表扬这些国民团结的推手。

广告

恐袭事件变本加厉

斋戒月原本是宣扬和平与请求宽恕的日子,可是今年世界各地的恐袭事件却是变本加厉,甚至连穆斯林都成为受害者。伊斯兰第二圣城麦地那,埋葬先知穆罕默德的清真寺附近发生爆炸案,已被穆斯林视为哈里发国(IS)在攻击伊斯兰。马来西亚雪州蒲种,更发生IS在我国所发动的第一袭。

在总警长卡立证实蒲种案是IS所为后,我仔细浏览脸书留言,发现有网民指警方在编故事、讥笑警方自作自受(挑战IS放马过来)、巫统每次做错事就有IS新闻出现、转移话题、自导自演,以及大马警察没用等等。

网络及脸书等平台间接上已成为推广极端思想的温床之一。不论你受过多高教育,只要身陷其中就会不自觉地被洗脑、变得自以为是,失去人类该有的同理心,以及独立思考能力。可是,偏偏网络却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因此,在万物没两全其美的现实环境下,只能寄望更多心灵环保分子出现,打救我们的下一代。

广告

针对IS的威胁,我很早就说,它是真实及紧迫的。

IS到今天仍未成功对我国进行大规模袭击,真的要归功于我国武吉阿曼警察部队,以及我国与印尼和新加坡长期以来的情报分享。

IS已成为继马共之后,国家安全的头号威胁。武吉阿曼拨出最多资源,对这些潜在恐怖分子进行严密监听与监视。

警方对IS先发制人,却换回部份人民的讥笑与无视。大马IS领袖莫哈末万迪下令以手榴弹袭击蒲种Movida酒廊,是对警方捉拿IS分子的一项警告与回应。除了莫哈末万迪,另两名大马IS领袖为曾是大马圣战组织成员的莫哈末拉菲乌丁和再努里卡马鲁丁,他们3人正争做大马IS老大,要夺取领导与指挥权。因此,若说大马随时会发生更大恐袭,并不是在危言耸听。

勿再诋毁警察部队

警察部队可以通过监听,阻止有组织及计划性的恐袭;不过,警察部队无法阻止那些不听命于任何人,却在网络中受到恐怖主义思想影响的独狼。这些独狼的危险性更大,他们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每次在处理外国恐袭新闻时,看着那堆血淋淋照片都很揪心,祈祷这种事情别发生在马来西亚。因此,别再诋毁、讽刺或打击我们的警察部队了,没有人可以保护我们除了警察,给他们一个like吧!

迄今落网的200多名恐怖分子不是乱扫回来的。这是警方日以继夜地监听与监视,牺牲了无数个睡眠时间,才换回我们得以安眠的成果。

反倒是每年看着数以千计马来子弟到中东读书,以及国家正走向一条宗教日趋保守的不归路,才让人忧心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