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比正名还更重要的事

2016-07-16 11:35

何俐萍.比正名还更重要的事

砂拉越究竟该以什么地位自居?就在上周六,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突然提出,砂拉越既然强调和西马平起平坐,就不应该以州属的地位自居。他还大胆建议砂拉越不再自称州政府或州议会,反而应改称砂政府或砂议会。

砂拉越究竟该以什么地位自居?就在上周六,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突然提出,砂拉越既然强调和西马平起平坐,就不应该以州属的地位自居。他还大胆建议砂拉越不再自称州政府或州议会,反而应改称砂政府或砂议会。

广告

沈桂贤的言论瞬间成为各方热烈讨论的话题。土保党的领袖认为,称呼事小,争回53年来失去的权益才是事大。行动党反挑战国阵成员党,若要名正言顺就该向国会提呈修宪法案,否则一切都是空谈。而对于被“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情操搞到一头热的热血分子,索性喊出:脱吧!

在沈桂贤提出不以州自居的建议之前,捍卫砂主权分子也提出异议,要民众纠正过去数十年来,对他们而言是“错误”的称呼。被指是“错误”的称呼,包括不应称西马,而是马来亚,“中央”的称呼更是要不得,应以“联邦”的称呼和字眼取而代之。

西马的朋友笑问,今晚要如何称呼砂拉越,难不成称呼邦?当然更不可能称为国,尤其2015年煽动法令修正案已阐明,可对任何人士或组织要求任何一州属脱离马来西亚的举措,视为是煽动的罪行,要求脱马可是一条重罪,尽管宪法上没有条文禁止脱离。

改变称呼固然是正名的第一步,但若以为称呼改变了,心中的优越感就滕然升起,但实质的改变却是迢迢千里路,则即使在称呼上如愿改州复邦,也只是精神上的自爽。比起称呼,还有更重要的事吗?砂拉越将在下周五首度庆祝722砂独立日(IndependenceDay),独立日由何而来,它是真正的独立吗?

还是小撮人自我感觉良好,把从7月22日到9月15日,57天的过渡期自治一厢情愿地当作短暂的独立。一味欢腾庆祝,却从未想过要正视和探究所谓的独立从何而来,独立的论述是否有足够的论据作为支援,许多人不知道,甚至未曾想过深入了解,存在逾百年的砂拉越王国与相隔17年后与马来亚、新加坡和沙巴共同组织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在历史的地位上有何不同?

当有心人以有组织、有系统的方式,似无意却又是刻意的把722塑造为独立日,却未戳破假象道出实际的情况与认知上的独立有极大的差距,我们在欢呼庆祝独立,扯高嗓门高喊要彼岸的“联邦”还我权益来的同时,是不是应先厘清722是这么一回事。只有把722当成是开启认识砂拉越权益的第一道门,重新爬梳参组到权益被逐步侵蚀的完整脉胳,包括居高位的领袖们才能在具备清晰的思维和完整的轮廓下商讨要如何索回属于砂拉越的权益。

广告

资深政治工作者拿督邓伦奇就向我举证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清楚道出7月22日只能算是自治日,情况和新加坡当年参组大马前曾经是自治邦是如出一辙。邓伦奇说,他苦思良久,深觉最能巧妙比喻即是把722当成是怀孕日,而916就是马来西亚的诞生日。

副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的父亲敦阿邦哈芝奥本是砂拉越的第一任州元首,他也不赞同7月22日是独立日,因为在1963年7月22日到9月15日期间,时任总督亚历山大华特还住在总督府。

翻阅大马成立当天,首任首长加隆宁甘在宣誓就任时提到砂拉越是在大马的体制内独立,但在这数十年来,包括许多领袖在内都没有正视体制内独立和独立有极大的区别,还索性将错就错,眼看未获及时纠正的认知一再错误的被灌输给下一代,还原历史真相的意义难道不比大事高调的庆祝来得更迫切和重要?

尘封的过去还必须沿着历史的轨迹逐一去梳理,也重新审视哪些权力是被剥夺,哪些又是时任的领袖自愿双手奉上。

广告

既有勇气索回被夺走的权益,也要有面对历史过错的担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