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甘榜峇鲁】Jalan-jalan·闹市中的甘榜峇鲁

2016-07-18 17:03

【走进甘榜峇鲁】Jalan-jalan·闹市中的甘榜峇鲁

登上吉隆坡塔或国油双峰塔,又或是吉隆坡市中心任何一座摩天楼,往下鸟瞰,脚下有一片凌乱无章的木屋区,看起来和都城的繁荣富庶沾不上边,这地方就是城中最大的马来村庄──甘榜峇鲁。
苏丹苏莱曼俱乐部蕴藏着“抗争”的深层意义,就好像建筑立面那一排盾形设计一样。(图:星洲日报)

登上吉隆坡塔或国油双峰塔,又或是吉隆坡市中心任何一座摩天楼,往下鸟瞰,脚下有一片凌乱无章的木屋区,看起来和都城的繁荣富庶沾不上边,这地方就是城中最大的马来村庄──甘榜峇鲁。它距离双峰塔仅1公里,和吉隆坡城中城是邻居,只不过,“一个是乞丐,一个是王子。”

广告

“一个是乞丐,一个是王子”是一般人爱用的比喻,说起甘榜峇鲁时,很多人的语气不是轻蔑就是同情。

再看,这个城市里的甘榜又像是陷入绝境做困兽斗的小兽,栉次鳞比的高楼大厦宛如大军压境,军临城下,盛气凌人,形势十分危急。

但看在了解国情的人们眼里,又是另一回事,他们说,它哪是被围困的小兽,它是坐拥寸土寸金城市黄金地段里一块经济处女地的霸王啊!

1890年代创始的甘榜峇鲁,是一块背负着马来民族历史丶具有强烈马来意识的马来人保留地,其土地买卖只限於马来人,外国人和非马来人无法染指。在过去,政府多次计划发展甘榜峇鲁,但都胎死腹中。政府曾经建议以每方尺350令吉收购土地,但地主要求每方尺4000令吉,这个价码,比城中城的地价还要贵,这分明不是甚麽疲软奋战的小兽,而是开大口的狮子了。

兜兜转转,甘榜峇鲁最终还是搭上了都市发展列车。今年2月,甘榜峇鲁发展机构宣布,甘榜峇鲁将转型为吉隆坡城市新经济枢纽,以摩天轮为标志的70楼大厦,将在甘榜心脏地带拔地而起,成为新一代地标,而拉惹幕达幕沙路60年历史的蓝色高架地标,将以阿拉伯风格设计的现代化巨型结构取代等等。

看来甘榜峇鲁终於生下金蛋了,12座标志建筑丶4座标志大楼丶1900个酒店客房单位丶3000万平方呎办公空间丶1万7500住户单位等等,每一个数据,仿佛都闪着金光。甘榜峇鲁不再是乞丐,它要蜕变成王子了。

广告

在蜕变之前,走一趟甘榜峇鲁,寻访摩天楼脚下的高脚屋,在它们消失之前,好好看一眼。

建筑中的高楼大厦如大军压境,盛气凌人。(图:星洲日报)

甘榜峇鲁是吉隆坡市中心最大的马来甘榜,占地90公顷,北面是拉惹慕达阿都阿兹路,南边是巴生河,东边紧邻敦拉萨路,西边和秋杰或中南区毗连。国油双峰塔和甘榜距离仅1公里,摄影发烧友要拍新旧丶城市甘榜强烈对比的照片时,这里绝对是最佳的取镜地点。

广告

甘榜峇鲁(Kampong Bharu),就是“新甘榜”的意思,那旧甘榜在哪里?

答案是一百多年前鹅唛河和巴生河河口零零落落的马来农村。18世纪末,鹅唛河和巴生河的交汇处发现锡矿,1857年吉隆坡开埠,采锡活动日渐兴盛,沿河居住务农为生的马来人,於是被英殖民政府重新安顿到吉隆坡以北的地方,1890年代,甘榜峇鲁成立了,寓意“新的村庄”。

甘榜峇鲁由7个小甘榜组成,计有Kampung Periok丶Kampung Masjid丶Kampung Atas A丶Kampung Atas B丶Kampung Hujung Pasir丶Kampung Paya和Kampung Pindah。

1909年的亚答屋俱乐部。(图:星洲日报)

孕育马来精英的摇篮

今天,甘榜峇鲁的人口约1万7000人,但只有30%是原来的村民,其他都是外来者。近年来,甘榜峇鲁被视为城市穷人的归处,村民被标签为贫穷丶落後的一群,但这并不是这个甘榜的原貌,在大半个世纪以前,甘榜峇鲁是许多马来知识分子的基地,是孕育马来精英的摇篮。

走进甘榜里的苏丹苏莱曼俱乐部,看看墙上的黑白照片,再读一读俱乐部的历史,大概就可以证实这一点。

苏丹苏莱曼俱乐部创於1901年,由当时的雪州苏丹创建,作为凝聚马来人力量的地方。早在1890年代,英国官员就成立了自己的俱乐部──雪兰莪俱乐部,其他种族的达官贵人也纷纷仿效,创立土生爪哇人俱乐部丶槟城侨生俱乐部等,甘榜峇鲁创村後,雪州苏丹也献出一块地,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成立苏丹苏莱曼俱乐部。

最初的俱乐部会所建於1909年,米南式马来建筑,屋身是樟脑木和木板,以亚答叶为顶,由村民合力建成。今天你看到的俱乐部,就是以百年前的亚答木屋为蓝图,在1969年重建的。

当年俱乐部的会员,除了马来名门望族,其他都是住在甘榜峇鲁附近一带的马来人,其中不少是为英殖民政府工作的马来官员丶校长丶教师等。

苏丹和英政府都大力鼓励马来子弟上学念书,1920至30年代,吉隆坡有了女子学校,甘榜里的马来女孩开始坐着牛车上学,和男孩享有同等教育机会。教育普及,生活改善,甘榜峇鲁也成了一个适合安居乐业的幸福村。

俱乐部内有一个大草场和其他球场,英国人热爱的运动项目如板球丶网球丶橄榄球丶足球等,都是俱乐部内的热门活动,当年不少村民都打得一手好球。运动风气很盛,甘榜与甘榜之间常年都有各种各样的球赛,俱乐部也出了不少足球名将,绰号“超级莫”的传奇球员Mokhtar Dahari丶1980至90年代叱咤球坛的Zainal Abidin Hasan等人,都曾经为俱乐部效劳过呢。

打网球的马来村民。(图:星洲日报)

俱乐部带动运动风气,甘榜与甘榜间常有举行各种球赛。(图:星洲日报)

当年马来子弟上学时,制服有点像男童军。(图:星洲日报)

历史事件簿Kelab Sultan Sulaiman

对马来人来说,苏丹苏莱曼俱乐部是一个创造历史的地方。它是启蒙马来政治活动的摇篮,一直都是马来政治人物发表政治演说的热门地点,它有着“抗争”的深层意义,就好像俱乐部建筑立面那一排盾形设计一样。

.1940年,第一届马来亚巫裔新闻从业员大会的举办地点,在二战前後,马来亚新闻从业员协会一直都以俱乐部作为活动基地。

.1946年3月马来人代表大会在此举行,与会者包括107位来自全国各地41个马来团体的代表,这场历史性的大会激发了马来人的爱国思潮,也播下了创立巫统的种子。

.1963年国营电视台启播时,俱乐部在户外放了一台黑白电视,全民一起看电视,其乐融融。

.1969年513事件,甘榜峇鲁染上血腥味,流血冲突不断,俱乐部成了军方临时指挥中心,也是秋杰路一带马来人的临时栖身之所。

.1970年代初吉隆坡发生大水患,俱乐部是甘榜峇鲁灾民的避难所。

.俱乐部也是目前身陷囹圄的拿督斯里安华於1998年烧起第一把“烈火”丶启动“烈火莫熄”运动的地方,後来安华重返政坛,也选在这里发表演说。

当年的会员,除了马来名门望族,还有马来官员丶校长丶教师等。(图:星洲日报)


苏丹苏莱曼全名SultanSir Alaeddin SulaimanS h a h,“S ir”(爵士)封号是爱德华国王赐予的封号。(图:星洲日报)

[email protected]
Kampong Bharu

漫步甘榜峇鲁([email protected] Bharu)是一项城市文化导览活动,由吉隆坡市政局及吉隆坡旅游发展局联合呈献,每周3次,即星期二丶四和日,下午4时半至7时,以苏莱曼俱乐部为起点,秋杰大巴刹旁的The Regency酒店为终点,步行游览甘榜峇鲁,全程接近1公里。导览以英语为主,免收费但需事先预约报名。

 

【预约须知】
.电话:03-2698 0332(办公时间:9AM-5PM)
.电邮:[email protected]


【小提醒】
.衣着舒适,更重要的是一双方便步行的好鞋,准备防晒帽丶雨伞丶雨衣或防水外套,自备食水。
.越过马路时,即使是单行道也要看左右两边,因为这里的交通规则都好像仅供参考而已,随兴妄为的司机和骑士比比皆是,没有规则就是他们的规则。

导览员为团里的外国游客示范头皮的绑法。(图:星洲日报)

 

更多相关报道请点击:

 【走进甘榜峇鲁】终将消失的老房子

 【走进甘榜峇鲁】寻味什锦粥

 【走进甘榜峇鲁】邂逅甘榜里的锡克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