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新党.旧魂.老把戏

2016-07-19 11:27

温华全‧新党.旧魂.老把戏

敦马创立新党与安华当年入狱掀起“烈火莫熄”及後来由其夫人成立人民公正党的情况并不能相提并论。安华当时是以一名被政治迫害者的姿态高举义旗而成功吸引许多支持者。



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证实将成立一个以他为首的3M新政党,并将连同其他反对党组成在野大联盟,以在来届大选联手抗衡国阵。

广告

我不知道全国有多少人看好或期待这个即将诞生的新党。但从早前签署“公民宣言”时人民的兴致缺缺以及到目前算不上热烈的民间反应看来,若现在就断言这新党的创立将会对我国两线制掀起一股政治浪涛,都是过於乐观与言之过早。

敦马自1MDB与26亿献金事件爆发後就不断向纳吉开炮呛声要其下台,这连带造成慕克力过後被逼退位吉打州务大臣,接着再轮到他本身被削去国油顾问一职续而辞掉普腾控股主席及与政府有关的职务。敦马跟纳吉的博弈处境只能用一句“节节败退”来形容。而慕尤丁与慕克力被开除党籍,更显示了这场巫统内部权力斗争的残酷现实。

敦马因在党内向纳吉逼宫不成并屡遭挫败愤而退党,现与纳吉已势同水火。两人的战火从党内延烧到党外,而这个新党的成立说穿了就是明冲着纳吉而来。不管是敦马还是双慕,恐怕心里真正要摧毁的只是纳吉一人,而不是巫统,更不是国阵。

也因此,这个新党的成立宗旨显然承载的是个人的议程多於为国为民的理想。美其名与反对党联盟抗衡国阵霸权,其实只是巧妙地将政治复仇披上了美丽的包装外衣。

敦马创立新党与安华当年入狱掀起“烈火莫熄”及後来由其夫人成立人民公正党的情况并不能相提并论。安华当时是以一名被政治迫害者的姿态高举义旗而成功吸引许多支持者。

而如今敦马的新党在巫统“利益至上”的党风下,到底能吸引多少不满巫统不满纳吉或同情双慕的党员的支持?它能达到分裂巫统削弱巫统霸权的目的吗?目前尚看不到明显的迹象。

广告

或许搞不好最後的结局只是另一个46精神党的翻版。

至於新党与其他在野党的联盟,也存在着许多挑战。反对党生存空间原本就狭窄拥挤,现在再来个3M新党,若无法拉拢更多支持者,恐将进一步分散各党原先的基本盘。而希望联盟各盟党各怀鬼胎早已存有不少矛盾,议席分配的谈判本就不易,想要在大选合作一对一对抗国阵,分切选票的蛋糕,对各盟党而言的确是项极大的考验。

另外教人感兴趣的是,马哈迪将来在整个大联盟里的定位,群雄是否都以他马首是瞻奉他为联盟共主?又或者他愿意屈服於他人的领导之下?不过话说回来,掌权22年退位13年现年91岁的老人家确实已是强弩之末,即便身体无恙,也顶多能在群众前再撑个三丶四年。或许,这真如坊间所猜测的,敦马真正的意图是要为儿子铺路,培养慕克力取代安华成为在野联盟的共主,甚至未来的首相。

想当年把巫统豢养成今天金钱与朋党盛行的政治大恐龙,敦马实属“功不可没”。巫统60年的党内权钱斗争文化积重难返,像3M这类离开者不过是在党斗争被边缘化的失意人。敦马二进二出巫统,反覆的政治立场已是路人皆知,目前与在野党连成一气也明显是权宜的棋步。至於3M“老狗们”还能在政治路上变出甚麽新把戏确是教人感到好奇。毕竟这群人在巫统染缸里浸淫太久,养尊处优惯了,大概也难指望会有甚麽新气象新格局。

广告

一个新政党应该要有新的生命与使命,仅仅旧瓶装新酒,一堆巫统的老灵魂换个新党外壳,却没有一个长远能与民心相连的中心理念,肯定无法走远;若只是将个人恩怨置於政党之上,当主要敌人被斗倒了,这个党还有甚麽存在的意义呢?

两线制看似曙光再现,冀望政党轮替的人们把寄托於安华的希望又转移到马哈迪身上。

只是每当想起老马主政时的种种“德政”,而曾经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兜转个圈又与过去的死对头们站在一起,不禁教人感叹历史的吊诡与政治上的不可预测性,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