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立本‧从保卫钓岛到保卫太平岛

2016-07-22 12:43

邱立本‧从保卫钓岛到保卫太平岛

很多人还是不相信,林孝信已经离开我们。这位被视为“苦行僧”的“老林”,永远那麽精力充沛,永远那麽多新的计划要推动。他是70年代美国华人学生保钓运动的先锋,开创了一代留学生对国家命运的思考突破,改变了台湾发展的轨迹。

广告

他在去年12月20日溘然去世,享年71岁,留下了“保钓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浩叹。但他的精神却在台湾不同的角落播下了种子。保钓不仅是一个民族主义的追求,也是对国际秩序正义的反思,对社会改革的参与。他在台湾的基层推动社区大学,提倡“解放知识,改造社会”,让知识不再被阶级捆绑,让社会的发展不再被少数人垄断。

尽管老林飘逝,但他的“保钓精神”却在台湾发芽,茁壮成长。面对最近的南海风云,立刻刺激了保钓力量再起,因为他们发现,中华民国的固有疆土太平岛被海牙的国际法院“指岛为礁”,立刻导致主权受损,使得200海里的经济水域缩为只有12海里,而执政当局形格势禁,在美日的压力下,不敢高调抗争。

因而抗争的承担,由林孝信的遗孀陈美霞教授扛起。这位台湾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的教授,发现这些强国的逻辑,就是帝国主义的延伸,只是今天往往用上国际法与文明的外衣,来掩饰现实利益的掠夺。

在全球化的时代,左翼的“帝国主义”理论其实并没有过时,陈美霞与她的保钓战友们,都深深体会在国际政治中,最後的仲裁还是现实的力量。只是过去的帝国主义是以“船坚炮利”的方式体现,而今天则是以不同的“文明的方式”来展现。

这是一种全新的“用文明来说服你”,包括义正词严的国际法院的判决,让你觉得这是一种国际的“法治”,同时发动国际舆论的机器,形成一场全球文宣的大合唱,夺取道德的制高点。

但陈美霞毕竟是林孝信的亲密战友,她的历史识见丶社会科学训练与社会运动的经验,撕开文明的遮羞布,发现太平岛的主权问题,其实与钓岛一样,都是强权政治的逻辑,而台湾则是美国的棋子,要面对棋子被牺牲掉的宿命。

广告

但陈美霞和台湾的老保钓就是不信邪,要打破台湾从钓岛到太平岛被美国牺牲的宿命,要凝聚民意,发动民间的抗争,抢回被偷走的主权,也抢回被偷走的历史诠释的权力。

这也是林孝信的思想遗产,他追求社会的正义,强调“知识不是少数菁英用来巩固自己名利的工具”。

他在台湾争取社会变革与民主化,在国际社会上也争取平等,反对大国的巧取豪夺。

这次台湾保卫太平岛运动的春雷,惊破了美国予取予携的春梦。这不是台湾官方主导的运动,而是民间草根自发的力量,挑战在遥远的密室所决定的游戏规则。林孝信在台湾所播下的保钓种子与通识教育的能量,冲破了国际霸权的密谋。保钓的昨日之怒,成为保卫太平岛的最新动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