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若阿班迪不诚实履行职责.民众可上庭抗议

2016-07-29 17:49

律师:若阿班迪不诚实履行职责.民众可上庭抗议

首相署前部长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的代表律师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指出,任何人都有权期望身为民众利益守护者的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诚实的履行其职责,并在捍卫司法公正时表现得毫无畏惧,不向强权低头。

(吉隆坡29日讯)首相署前部长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的代表律师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指出,任何人都有权期望身为民众利益守护者的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诚实的履行其职责,并在捍卫司法公正时表现得毫无畏惧,不向强权低头。

广告

哥巴斯里南也是退休联邦法院法官,他今日在再益挑战阿班迪拒绝提控纳吉一案中陈词说,若阿班迪不诚实及不正确的履行其职责,民众不仅可上庭提出抗议,也可在其它地方表达本身不赞同的立场。

阿班迪决定须接受法庭检视

他说,本案的主要课题是鉴定阿班迪的决定是否不正确,换言之,其决定必须接受法庭的检视,包括传召相关的证人出庭供证,以证明阿班迪的决定没有出现任何偏颇。

他指出,阿班迪拒绝提控纳吉的决定是极不寻常、违反逻辑或违反社会一般可接受的道德标准,而其不合理程度更是一个正常人不会作出的,法律上称为“Wednesbury unreasonableness”(公共机构行事不合理)。

他强调,若阿班迪的职责是捍卫司法公正,就不能因纳吉是首相而逃过被提控。

哥巴斯里南表示,联邦宪法和法律赋予总检察长专有的提控权时,期望的是总检察长可诚实和专业的履行这项权力。

广告

他认为,高庭应给予再益提呈完整证据的机会,若证据显示阿班迪拒绝提控纳吉的决定是不正确的,那法庭应给予机会来拨乱反正。

他说,总检察署在提控任何人之前,绝不会考虑嫌犯所给予警方的口供,而是会考量控方所掌握的证据是否足以证明嫌犯的表面罪名成立。

“在本案中,纳吉的解释是他对本身银行户头的钱并不知情,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理由,任何在决定是否提控嫌犯前就接受这种理由的主控官,只能被视为考量了‘不相关’的因素。”

他强调,再益所提出的申请并不是琐碎无聊的,而法庭理应驳回总检察署所提出的初步反对申请,发出准令给再益以挑战阿班迪拒绝提控纳吉的决定。

广告

阿班迪拒控纳吉
总检察署:不能挑战

总检察署指出,阿班迪拒绝援引联邦宪法第145(3)条款来提控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决定,是不能被带上法庭接受挑战的。

以总检察署高级联邦律师拿督阿玛吉星、陆意清、苏查娜阿旦、阿旺及三苏布哈山所组成的律师团在书面陈词中说,联邦宪法第145(3)条款赋予总检察长裁量权,以展开、进行或停止任何针对一项罪行的聆讯,而联邦法院和上诉庭在多宗案例中已清楚表明,法庭不能审核总检察长的决定。

他们说,制订联邦宪法的初衷是希望落实三权分立的制度,若法庭赋权去决定是否要提控某个人,这将削弱法庭的独立与公正性。

指再益申请琐碎无聊

他们指出,再益依布拉欣所提出的申请是琐碎无聊的,尽管阿班迪已于1月26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纳吉所涉及的“26亿令吉捐款事件”及2份“SRC国际有限公司”调查已结案;但总检察署并没有阻止反贪污委员会在发现新证据后,重新开档展开调查。

他们强调,再益的申请理据只是建立在网媒的报道上,而非反贪委会的调查报告,但阿班迪却是在检视了反贪委会所提呈的证据后才决定结案,并对外宣布纳吉没有涉及任何刑事犯罪行为。

他们说,再益对反贪委会提呈予阿班迪的调查报告内容一无所知,因为有关报告属机密文件,也不能提呈上庭。

另外,他们表示,再益并没有法律地位入禀高庭挑战阿班迪的决定,因为阿班迪提控纳吉或否对再益来说并没有直接和真正的影响。

高庭法官拿督哈妮峇今日在内庭聆听双方代表律师的陈词后,暂订于8月25日裁决是否发出准令给再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