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殡葬业一条龙服务.宠物“身后事”专业处理

2016-08-15 08:06

另类殡葬业一条龙服务.宠物“身后事”专业处理

殡葬是人生最后的归宿点,也算是人死后必经的遗体处理方式,向来被视为是人类最好伙伴的宠物也跟人一样,都有终老病逝的一天。但来到这一天,饲主们又会怎么处理宠物的遗体,陪它走完最后一程?
许家祥的公司提供多项配套给饲主选择,惟各项配套的价格都视宠物的体重及骨灰瓮的款式而有所不同,且也只有选择独立火化的饲主,才能取回宠物的骨灰。(图:星洲日报)

殡葬是人生最后的归宿点,也算是人死后必经的遗体处理方式,向来被视为是人类最好伙伴的宠物也跟人一样,都有终老病逝的一天。但来到这一天,饲主们又会怎么处理宠物的遗体,陪它走完最后一程?

广告

在宠物殡葬业出现以前,相信大部份的饲主在家中“毛小孩”离世后,除了感到难过不舍,也免不了得为宠物的“身后事”烦恼,有些人会随处挖个洞把遗体埋了,有者却随意丢弃路旁。

不过,随着宠物焚化服务的出现,已有越来越多人选择将宠物送入火化场,或交给卫生局处理,妥善完成宠物的后事。

经营宠物殡葬事业已有11年之久的许家祥透露,相较于以前,现代人已逐渐能接受宠物善终服务,愿意在宠物死后,付费以更专业方式处理宠物的遗体,还有不少人甚至会取回宠物的骨灰,安放家中作纪念。

经过11年的努力,许家祥(左起)的宠物善终服务事业已有一定的系统及规模,尤其有与他理念一致的王莉珊及王禄发的协助,更让事业发展更为顺利。(图:星洲日报)

许家祥:妥善处理宠物遗体

广告

现年38岁的许家祥从小就喜欢宠物,惟在爱狗离世后,他却苦寻不着妥善的善后方式,更不舍得将陪伴多年的“毛小孩”埋弃在偏远陌生的地点,因而才激起他提供宠物善终服务的想法。

“以前在大马无法找到一个完善的宠物遗体处理方式,大部份的人都随便在路边或找个空地埋葬宠物。想到陪伴我们多年的宠物就这样孤零零放(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让人于心不忍。”

妻子岳父加入阵容

鉴于相信其他饲主也会面对同样的困境,在有了初步计划后,许家祥花了数个月来收集饲养者的意见,没想到得到的多是负面的答案,一度让他对创业稍有迟疑。

广告

“那时还不流行养宠物,老一辈人饲养猫狗也只是为了看门,所以也没有思考过该怎么处理宠物遗体,更不会花数百令吉送交焚化。”

妻子岳父加入阵容因此,创业之初,他并没有马上辞去银行职员的工作,仅以兼职方式经营宠物善终服务,且还独自一人包办宣传、运载、处理及焚化遗体的工作,惟收到的遗体数量也不多,一个月可能只有一两具。

“我曾独自一人抱着重达逾40公斤的狗只遗体走上一段路。那时装尸体的胶袋破了,屎尿流得我满裤子,我都不敢出声,默默收了钱就走。”

一直到后来,顾客开始越来越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时,妻子王莉珊便加入阵容,帮忙处理一些文书及账目工作,分担他的重担。而与他一样爱狗的岳父王禄发也在6年前退休后,加入公司。

经过逾11年的努力,许家祥的宠物焚化事业早已上轨道,如今每天约能收取一两具宠物遗体,每月至少有三、四十具,不仅服务更专业,效率也极高。

工作人员在接获饲主的电话后,前往收走宠物遗体。(图:星洲日报)

王禄发将准备送交集体火化的宠物遗体放入冰箱内,待冰箱满后,再交予卫生局进行“卫生处理”。(图:星洲日报)

拥完善焚化炉设备

许家祥的公司向来只提供宠物焚化服务。但创业初期碍于设施不完善,且没有焚化炉,因此,他们只好采用非常传统的方法,即木材焚烧的方式来火化宠物遗体。

王莉珊笑言,当时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以及寻找合伙单位。11年来,他们不断改进服务,并寻找适合设置焚化炉的地点,直到现在已拥有完善的遗体处理程序和焚化炉设备,所处理过的宠物除了猫狗,甚至还有兔子、刺猬、鱼、乌龟、蜥蜴、蝙蝠及仓鼠等。

多项配套供饲主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一般在接获顾客的电话后,就会快速派员工前往收取。员工以特制的遗体袋收纳宠物遗体,并放入冷冻箱内,尔后带往“火化场”焚化。

有关服务备有多项配套供饲主选择,且宠物的重量不同,配套的价格也会有所差异。部份非常疼爱宠物的饲主会选择“豪华配套”,即将宠物放入棺木,在宠物遗体完成火化后,员工也会将宠物的骨灰放入精致的骨灰瓮内,交回给饲主保管。

“为了避免饲主情绪激动,我们不会让饲主前往火化场。若饲主有特别要求,我们也会现场录影及拍照,再发给饲主留念。”

多数饲主选择“卫生处理”

然而,大部份饲主一般都选择以较为经济的方式“卫生处理”宠物遗体,即将宠物交给该公司进行集体火化,惟这类处理方式就无法取回宠物的骨灰。

“我们会将宠物的遗体存放在冰箱内,待冰箱放满后,再交给卫生局人员处理,当局会将宠物遗体与医院的药物一同销毁掉。”

拒收逝世超过2天宠物

由于大马天气炎热,宠物遗体放置2天就会开始腐烂及发出异味。因此,为了避免面对过于恶劣的状况,该公司一般都拒收逝世超过两天的宠物遗体。

王禄发曾经处理过一具死了超过一星期的狗只遗体,那时该狗只的遗体已经腐烂不堪,不仅毛皮已经脱离,尸骨也已不全,就算掩着鼻子,也无法阻隔难闻异味。

“有关狗主出国游玩,将狗放在家里一个星期,回来就发现狗已死了。当时,蛆虫已经爬满整个客厅,遗体已经腐烂得无法收拾,对我们而言是很大的挑战。”

他也笑言,从事这行必须非常喜欢宠物,如此才能将心比心处理好顾客的宠物遗体。因此,爱狗的他往往在见到饲主哭断肠时,就会给予保证,让对方放心将宠物遗体交给他。

许家祥的公司设有先进的焚化炉设备,能完善地进行宠物火化工作。(图:星洲日报)

在拥有先进的焚化炉设备前,许家祥采用传统的木材焚烧方式,火化宠物的遗体。(图:星洲日报)

部份爱狗人士会为离世的“毛小孩”选择棺木,给爱狗最庄严的送别方式。(图:星洲日报)

部份饲主会在存放宠物骨灰数年后,请许家祥协助将骨灰洒入大海,放宠物自由。(图:星洲日报)

许家祥的员工会在宠物遗体完成火化后,将宠物的骨灰安放在小骨灰瓮内,尔后交给饲主。(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SOO PAU CHIN's picture

CAN i HAVE THE CONTACT NO?? THANKS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