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ao Jam·吉兰丹暹罗人传统饭食

2016-08-10 21:40

Khao Jam·吉兰丹暹罗人传统饭食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必要基础,人们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将自家的饮食文化与当地相容,似乎也成了本能之一。因此,在哥打峇鲁和泰国只有一桥之隔的地理位置上,吉兰丹的食物自然融合泰国风味,以致常有人说,到吉兰丹便可尝到正宗的泰国味。深受泰国风味影响而诞生的Khao Jam,就是由Nasi Kerabu演变而成的“福建暹”版饭食。
“Khao Jam”没有中文名称,外地人见它绿绿的,便随便取了个“青叶饭”的中文名称,但地道吉兰丹人特别尊重本土文化,坚持叫它“Khao Jam”。(图:李秀华提供)

民以食为天,饮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必要基础,人们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将自家的饮食文化与当地相容,似乎也成了本能之一。因此,在哥打峇鲁和泰国只有一桥之隔的地理位置上,吉兰丹的食物自然融合泰国风味,以致常有人说,到吉兰丹便可尝到正宗的泰国味。深受泰国风味影响而诞生的Khao Jam,就是由Nasi Kerabu演变而成的“福建暹”版饭食。

广告

阮运明,别名“黑猫”,今年38岁,是土生土长的吉兰丹人,他曾离开吉兰丹到槟城工作,但1年後便折返家乡,“还是吉兰丹悠闲”,他微笑道。回来吉兰丹後,他与今年64岁的母亲柯婷(Keting A/PChakela)和姐姐阮秀芬卖暹罗人的传统饭食──Khao Jam。

“Khao Jam”,也有人称“Khao Yam”,是吉兰丹暹罗人的传统饭食,“以前用上百种草叶搅碎後,挤出青色的草药汁,然後放入白米饭煮熟,当中包括黄姜丶蓝姜丶九层塔丶班兰叶丶辣蓼(DaunKesom)等等,如今已简化,剩下四十多种。”这些青草药都是野生的,无需特别栽种,有经验的人只要闻香或用肉眼就能识别,正在厨房炸鸡的他抬头望向前面的草丛说,“那里就有几种,有些需要去山芭寻找。”

“如果根据传统用上百种草药,恐怕对现在的人来说吃了会太燥热。”“Khao Jam”是由他的母亲亲自烹调,其母亲是住在吉兰丹的暹罗人,而他则负责煎炸两种配料,即黄姜鱼和黄姜鸡。传统的“Khao Jam”是没有配料的,他解说,“Khao Jam”就像是马来人的Nasi Kerabu,只不过米饭的颜色不一样。

用来煮“Khao Jam”的米饭要用本地与泰国两种白米混合烹煮,它不能用香米,因为香米有黏性,会黏在一起。煮熟後的米饭呈青绿色,然後淋上本土一种叫“budu”的调味料,品尝起来,饭香中散发一股发酵後的鲜鱼味。

“Khao Jam”没有中文名称,外地人见它绿绿的,便随便取了个“青叶饭”的中文名称,但地道的吉兰丹人特别尊重本土文化,坚持叫它“Khao Jam”。柯婷说,暹罗人其实叫“Khao Jam”为“Khao Ya”,但叫着叫着,後来就变成“Khao Jam”。

十多年前,他们是在住家卖咖哩饭,後来生意越来越好,上门的食客越来越多,他们才在路旁开了店,取名为“U-Lang Corner”,阮秀芬说,“U-Lang”是福建话,意思是“有人”,也代表是人来人往。

广告

店里虽没有挂上“Halal”牌子,但因不卖猪肉,而且有马来人在这里打工,所以来这里用餐的有华人也有马来人,“我哋讲嘅系一个‘信’字”,柯婷说时便将熟了的鲔鱼肉“骨肉分离”,以便做成鲔鱼松,撒在“Khao Jam”上伴着吃。

老一辈的吉兰丹华人鲜少会说华语,华人与华人都以吉兰丹语交谈,有些马来人还会说福建话。年轻一辈的,因为在学校有学华文才会讲华语。柯婷属少数会说广东话的长辈,她的女儿笑说:“我母亲还会说讲台山话。”

阮秀芬说,在这里生活的华人很能融入马来人生活,穆斯林在星期五下午前往清真寺做礼拜时,购物中心便暂停营业大约两小时,直到念经完毕後才重新营业,以示尊重。还说,吉兰丹是很有趣的地方,因为他们有很多节日要过,无论是马来人丶华人还是泰国人的节日,皆普天同庆。

U-Lang Corner:4939-C Jalan Wakar Mek Zainab,15300 Kota Bharu,Kelantan.

广告


吉兰丹的饮食店即便是华人的生意,只要不卖猪肉,马来人也不忌讳在里头打工,气氛煞是和谐。(图:李秀华提供)


阮运明(左起)丶柯婷和阮秀芬卖的Khao Jam,在吉兰丹市街知巷闻。(图:李秀华提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