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静薇.将动物保育进行到底

2016-08-16 12:22

叶静薇.将动物保育进行到底

海龟数量日渐减少,许多人对马来西亚部份地区吃海龟蛋不违例大感惊奇,显见政府应该要正视此事,同时也让人欣慰,因为在许多人心中,非常清楚应该保护海龟和海龟蛋。即使交由各州立法管制,中央政府也应采取一些行动,作出推动,而不是在动物保护环节上后知后觉。

去年尾,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在沙巴出席活动后,与当地官员和地方领袖进餐,但桌上却放了一盘海龟蛋,这件事在当时引起舆论。但是,现代人生活紧凑,脚步繁忙,只要不是自家的事,大多一下子就会抛诸脑后。时至如今,若非关注动物保育事项者,恐怕也同样对这件事只剩下些许的记忆。

广告

不过,沙巴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马西迪曼俊近来却提及,沙巴野生动物局目前等待副检察司的批准,以便提控一名被指在去年涉嫌在山打根吃海龟蛋的中央领袖。在1997年沙巴野生动物法令下,海龟蛋被列为受保护动物,采集、售卖及食用海龟蛋是犯法的,罪成可被罚款5万令吉或最高监禁5年,或两者兼施。

在我国各机构制度失衡,政治超越许多事的情况下,马西迪曼俊的说法让人鼓舞。面对一名声称自己没吃海龟蛋,也不知道桌上有海龟蛋的中央领袖,沙巴旅游、文化及环境部和沙巴野生动物局还能有这样的行动力,着实可贵。

民众会期待正式提控该名中央领袖的时刻,不是落井下石,而是法律本来就要用以规范社会,哪怕是高官显要,只要违例就必须受到对付,不能以简单的“没吃”、“不知道”

推搪。若该名中央领袖真的没吃不知情,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与求情,争取权益也是应该的事。

动物保育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或许不是一般人经常接触的区域,而且也非首要关注的事项,推动动物保育工作者需要有无比的毅力,才不容易气馁。

若在已经立法的情况下尚且无法对付看来似乎证据充足的违例者,无疑是打在动物保育工作上的一击重拳;相反的,马西迪曼俊的谈话让动物保育工作看到更多曙光,对打击违法食用海龟蛋起着一定的警示之效,毕竟若中央领袖都能被提控,其他人难以幸免。

广告

不过,西马在严打海龟蛋活动上却不若沙巴砂拉越。世界自然基金会马来西亚分会在该次事件后,发表文告要求立即发出禁止销售和食用海龟蛋的禁令,各州不同的法令不足以打击食用海龟蛋的纰漏。大马自然之友则指出,各州对管理海龟的事情各自立法,不尽相同,而且没有完全禁止买卖和吃海龟蛋。

海龟数量日渐减少,许多人对马来西亚部份地区吃海龟蛋不违例大感惊奇,显见政府应该要正视此事,同时也让人欣慰,因为在许多人心中,非常清楚应该保护海龟和海龟蛋。即使交由各州立法管制,中央政府也应采取一些行动,作出推动,而不是在动物保护环节上后知后觉。

曾经在吉兰丹茜蒂卡迪嘉巴刹看到一篮篮的海龟蛋待售,听到外国游客惊呼“怎么能够光明正大售卖海龟蛋”,希望这样的情况不会再重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