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张锦莲·从乩童问米到中医·另类行医普度众生

2016-08-17 00:17

中医师张锦莲·从乩童问米到中医·另类行医普度众生

问米,是“问觋”的俗称,是中国传统民间信仰衍生而来的一种通灵行业。灵媒多数是年老的妇人,人称“问米婆”。她们一般受聘於客人,把指定的灵魂从灵界请上人界,并附身於通灵者身上,与客人对话。虽说为活人办事,但也为灵传话,作为灵界与现实世界的桥梁。
阿莲的丈夫洪棋鸿,也是紫竹莲的庙主。(图:受访者提供)

除了灵媒,还有哪些“行业”与鬼共事呢?大家都会说“问米婆”!

广告

问米,是“问觋”的俗称,是中国传统民间信仰衍生而来的一种通灵行业。灵媒多数是年老的妇人,人称“问米婆”。她们一般受聘於客人,把指定的灵魂从灵界请上人界,并附身於通灵者身上,与客人对话。虽说为活人办事,但也为灵传话,作为灵界与现实世界的桥梁。

乩童算不算与鬼共事?不算,因为他们服侍的是“神”而不是“灵”。

甲洞百美园有一座“花果山”紫竹莲齐天大圣宫,大圣宫内有中药治疗中心,张锦莲医师曾经是问米婆,也曾经为南海观音丶大圣爷丶大伯公扶乩。

人称“莲姐”的张锦莲,8岁就跟随父母从香港来到马来西亚定居。

阿莲自小体弱多病,还有大颈泡和哮喘。她的病据说也很怪,晚上痛得无法入眠,不过每当她三更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只要伏在爷爷的神位前,痛苦就能减半。

她的母亲见她百药不医,看了很多医师之後带她去问神。

广告

乩童说,她最好有大神来助。之後,她就经常发梦,梦见有观音娘娘带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间中,她也替观音娘娘传话,至於传过甚麽话,她说,她从来都听不清楚自己在说甚麽。

16岁那一年,她家附近开了一间包公庙。当有人扶乩的时候,她全身也会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那是她第一次起乩。後来即使隔壁不请神,她也会自己颤动起来。初时,她自己口含银角,由於发冷,要喝洋酒,她母亲见状,由於不知道甚麽情况,心里十分害怕,以为莲姐失常了。

後来略懂神理的外婆见状,怀疑神上身。与此同时,母亲也在睡梦中看见金光,观音娘娘告诉她不可以泄露天机,否则的话,张锦莲将一辈子扶乩,将为神明办事。结果母亲还是不小心说了出去,张锦莲自此开始了她的“童身”生涯。

她扶乩丶问米丶占卜丶算“荷兰牌”,也帮人家看风水。据说藉着神灵的支助,她说的话灵验无比。

广告

不过,一开始是观音娘娘童身的张锦莲,後来又为何在1981年扶起齐天大圣的乩,一直到现在呢?

原来她的夫婿洪棋鸿,也是现在紫竹莲庙主,自小就过契给吉打十间店的齐天大圣和扶乩的童子姚阿好为“契仔”。後来姚阿好去世100天之後,大圣爷找上莲姐做童身。


莲姐为人相当低调,只允许我拍她的背影。(图:星洲日报)

为了孩子,停止问米

“十多岁到30岁期间,我做过问米婆。”那时候,她已经是观音娘娘的童身,住在士拉央花园的紫竹莲南海观音庙。

她说,问米要在白天进行的,不能超过下午4点。“这是阴间的作息时间,公鸡在凌晨4点啼叫,树木在傍晚5点休息,这段时间就可以问米。”

张锦莲说,请鬼上身,不能和大神混在一起,所以祭坛设在室外,打一个棚子,摆一张桌子;桌子上一碗米和一粒鸡蛋。

一般上,问米婆分为“阴”和“阳”:“阴”指的是天生就有通灵能力,而“阳”是指那些後天学习的人。不同之处在於,“当灵上阴身的时候,我是马上失去知觉的,就好像梦游一样。醒来之後,不知道发生过甚麽事情;阳身的话,阴灵上身之际,人是清醒的,很清楚阴灵说了甚麽话,做了甚麽事,只是无法控制自己而已。”

当时她帮人问事看风水丶为无数亡者传达遗愿,一直到27岁结婚生孩子。有了孩子之後,有一天孩子跑来问她,说在门口看见很多公公婆婆丶哥哥姐姐站在门口等,他们的样子看起来很惨丶很可怕,有些还流血丶恶心。

她发现孩子也看得到阴灵,毅然决定退出问米的行业。“我告诉神明说,我不想要再问米了,我只要帮观音娘娘办事丶查事就好!”就在30岁之後,她再也没有帮人问米了。


齐天大圣上身时爱喝酒,善男信女送了很多烈酒来紫竹莲。(图:星洲日报)


莲姐扶乩已有很长的历史,从13岁开始至今,曾经是观音娘娘丶大圣爷和大伯公的童身。(图:受访者提供)


莲姐曾经与高僧照坤学法。(图:受访者提供)

跟随张锦莲去问米

采访张锦莲那一天,也邀了她到彭亨一个小镇去问米。

抵达问米婆的住处之际,已经有人在问事丶问米了,她一走进木屋就坐在问米婆的旁边,安静地听对方问话。

只见问米婆兜兜转转问了无数的问题,却怎麽也无法把亡灵请上来,她坐在一旁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不是这样问米的!”由於问不出甚麽,最终只好离开。

张锦莲当时也想招她往生的弟弟阴魂上来,问她为何不自己问米?她说,因为家里的人都不相信,没有人可以帮她问。尽管张锦莲曾是问米婆,本身懂得招灵术,但毕竟她是“阴”体——阴灵上身的时候,她会失去意识而无法问问题。

“我也曾经叫家人去问大圣爷东西,但他们从来不问。他们会拜神丶求神,就是不问事。”


当年任政务次长的陈财和(中)莅临紫竹莲花果山主持剪彩开幕仪式。(图:受访者提供)


张锦莲毕业於中国广州医学院丶北京医学院和福建医学院,目前在紫竹莲中药医疗中心行医。(图:受访者提供)
 

换另一种方式帮人——中药

1988年,张锦莲原本就患有大颈泡丶腰虚等病状,身兼多职的她,要为人母丶替人算命丶又要扶乩,四处奔波造成身体更加虚弱。

当时本地一名中医还诊断她患上“腰子病”(肾脏病),为了医治本身的病症,她前往中国寻医,过程中还遇见自己失联的哥哥丶姐姐还有堂兄弟。因为哥哥是中国广州医学院的主治医生,她获得推荐到多间中医学院修读医学课程,其中包括中国广州医学院丶北京医学院和福建医学院。

学成归来之後她回到马来西亚,在新山丶昔加末丶亚罗士打丶马口等地行医。

“我的医法和别人不一样,除了医术,我也透过通灵来治疗。”

发现病人异於常态,有阴灵跟着来,怎麽治疗都不会好,她会请对方把家里祖先的坟墓拍照来给她看,“一般家人出问题,甚至是每年家里都有人去世,其实都和祖先的坟墓有关系。”

学医之後,张锦莲曾经向观音娘娘发愿,“我要像你一样普度众生,帮助更多人。不要只是闭上眼睛,为别人写符咒丶为鬼神传话。”

“我不想再靠神丶靠灵,我想靠我自己。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有‘将军’——灵,我要靠自己的灵来帮助别人。”


更多内容,请点击:

 【理发师洪凤荫:不是我在帮灵,是灵在帮助我们。】

 【泰国通灵者拉拉巫师:我看不到阴灵,但能感觉它】

 【台湾灵媒蔡君如·游走阴阳两界·为亡者生者解除困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