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原来的样子

2016-08-28 12:45

张淼.原来的样子

不管你中意的是清秀的温婉多情,还是偏爱有深度的秀外慧中,马六甲有100个理由让你爱上她。

20岁来到马来西亚,马六甲乃是我对马来西亚的第一印象。直到后来落户了吉隆坡,还时常心心念念着那个小城,悠然,轻松,自在,小家碧玉,风情万种;小城故事,在历史的沉淀中也处落的身姿婀娜,脱俗不凡。

广告

不管你中意的是清秀的温婉多情,还是偏爱有深度的秀外慧中,马六甲有100个理由让你爱上她。

当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在疯狂的追逐着城镇化、打造国际大都市的时候,这座小城不慌不乱的风姿总能让人生羡,在轰隆隆的时代中,她走的从容不迫、婀娜多姿。

你有你的钢铁森林,我有我的小城风情;你有你的GDP,我有我的幸福指数,又怎样?

记不清多少次漫步老城,荷兰风情的民居沿着河畔渐渐蔓延开来。马六甲河水带着这个小城的油盐酱醋、柴米油盐的百姓味道,最终汇入浩浩荡荡的马六甲海峡,河流入海总有几分豪情,想必这也同马六甲背后厚重的历史记忆有关。

住在老城区的年轻人不多,他们大多去了城市,北上吉隆坡,南下新加坡,或是澳洲,亦或是更远的地方:那里有更热闹的生活和更有光明的前途。剩下这座祥和的古城和城里住着的老人,老华人们做着祖辈传承下来的手工营生,打白铁,编竹器,时间仿佛未从这里流过。任凭再多的游客涌进鸡场街,隔壁街口的uncle稳如泰山般的坐在老屋的门口打着白铁,神奇专注,也从不刻意招呼门口的游客,专注的样子真牛X。也对,做了几十年的好手艺才是招揽顾客的真本事,管你些浮夸的看官!

可这老街的背后总难以抗拒这个轰隆隆的时代,这几年涌来的也不仅仅只是鸡场街上的中国游客,还有浩浩荡荡的来自“唐山”的投资,马六甲海峡首当其冲,吸金几百个亿的皇京港还没动土,消息一出就已经兴奋了不少人,商人和政客的阵阵躁动,跃跃欲试,金钱的味道激活了他们嗅觉上每一个细胞,各方打探可能有的商机。

广告

在不差钱的中国金主面前,什么荒废多年的马六甲岛、阿拉伯村,什么1MDB不良资产、政治献金的丑闻,那都不叫事儿,更何况一个被中国人念想了几个世纪的马六甲,这个早在明清时代就被中国人画上历史符号的战略要地,中国人摩拳擦掌,“咱们真得为它做点什么呀”!

于是,中国的热钱来了!一个号称“巨型综合发展计划”的项目诞生了。在这里将开发两个人工岛外加一个天然岛上,将建成世界级的豪华酒店度假村,办公室、顶级商场、高级公寓,填海造港,铺路建楼,大干一番,期间更有反对党猜测中国在获得港口的特许经营权以后不排除有中国军舰停靠的可能性。这可好,这一个常住人口只有几十万的悠闲小城哪能经得起这浩浩荡荡的规模?而且,高楼大厦和古城老街,什么跟什么?整个画风都不对了嘛!

还记得几年前同友人在雅典卫城边的小山包看日落,建筑专业的友人在欣赏着卫城时感叹:当中国现在大多数城市都在争相着把自己打造成高楼林立的“东方曼哈顿”的时候,希腊的典雅还保持着古罗马时期一直以来的城市风格。

确实,从建筑风貌到城市功能规划,都传承了古罗马时期的城市构思的核心精神。站在卫城的制高点放眼整个城市,满眼尽是希腊建筑风格的石灰白,很少有超过五层建筑物,而这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风格,而正是这些看似有点衰败的城市风貌才使雅典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雅典,让无数人欣赏瞻仰,让数不尽的建筑专业人士久久不忘。

广告

我想马六甲也是这样: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但高楼大厦不见得就是唯一方式。资本时代的浪潮下,有所变,有所不变。希望有更多原生态的居住形态得以保存和传承,来丰富这个热带国度风情的层次;也希望有更多元的关于城市发展的定义,丰富我们对于美好生活的理解和感悟。

呵,突然想起那老套的娇嗔:“爱我,就爱我原来的样子!”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