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怡辰·两性平权的障碍

2016-09-06 11:06

叶怡辰·两性平权的障碍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SDG)的第5项目标为“达到两性平等以及赋权予所有妇女与女孩”。达至两性平等有多项指标,其中有终止针对妇女以及女孩在公共或私人领域遭遇的暴力行径,以及终止童婚等。针对女性的暴力行径,譬如:家暴,以及童婚正是我国通往两性平等的路上所不能忽视的障碍。

从前常说女性撑起半边天,在今年多个国家的领导层中似乎逐步实现。

广告

端看英国首相丶德国总理,以及美国总统准候选人,都是杰出的女性。回到本土,随着教育普及化,女性受教育机会提升,大学毕业生的比例中女性多於男性,似乎也是男女平等的一个乐观进程。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SDG)的第5项目标为“达到两性平等以及赋权予所有妇女与女孩”。达至两性平等有多项指标,其中有终止针对妇女以及女孩在公共或私人领域遭遇的暴力行径,以及终止童婚等。针对女性的暴力行径,譬如:家暴,以及童婚正是我国通往两性平等的路上所不能忽视的障碍。

早前在吉隆坡举办的女性领袖峰会,主办方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请来外国大使以及本地女权组织针对社会层面的两性平等问题进行讨论。代表伊斯兰姐妹组织的主讲人提到许多女性有过的恐怖经历是家庭暴力。她引用联合国去年发布的数据指出,在遭遇肢体或性暴力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是被她们所认识或熟悉的人所侵犯。她也引用另一份针对本土情况的报告指出,在遭遇性侵犯的女性中大部份受害者年龄低於16岁。

此外,各个主讲人都表示关切的课题是童婚问题,她们都坚决反对童婚。童婚是指年龄未满18岁的个人进入一个正式的婚姻或非正式的联盟。尽管我国法律规定结婚的最低年龄标准为18岁,但仅仅是对男孩以及非穆斯林女孩而言的规定,穆斯林女孩的法定最低结婚年龄为16岁。这一双重标准令人纳闷,可见法律上依然有不平等现象需要获得正视。

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2014年的报告记录,有超过1万5000名大马儿童在年满19岁以前结婚。在2010年,妇女丶家庭以及社区发展部也指出,有约1万6000名低於15岁的女孩已经结婚。尽管这些数目多的惊人,但都是被举报的童婚事件,还有未举报的事件没有以数据呈现。

此外,在东马尤其是贫困未发展的乡区,许多女孩还是年纪轻轻就结婚了。童婚的原因各异,其中不乏因为困顿的思想所致,认为结婚可以解决所面临的问题,比如:贫困丶社会压力等。特别令人担忧的事情是,目前还有遭遇性侵犯的儿童嫁给施暴者或家长所认为合适的男性,这非但无法解决问题还会对儿童带来二度伤害。

广告

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可以怎麽做呢?目前,尽管有针对遭遇暴力以及歧视的女性所提供的“急救”服务,然而更重要的是回归到立法保障法律权益的层面,必须要确保法律与政策支持女性的权益,消除针对女性的歧视。

主讲人指出,最好的方法还是通过教育的普及,确保男女都能平等的接受教育。假如一个女孩成长的过程拥有更好的世界观并了解自身的权益,长大後将会成为一名清楚自身权利的女性。倘若她能跨过与突破障碍,她就能以此教育下一代并影响一个社群以教育他们正确的事情,好比说童婚是不可接受的,群众有自由去谴责不正确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告诉群众不应发声,因为女权即是人权。

两性平等道阻且长,需要大家的了解以及响应。两性平权不只是要打破职场隐性的天花板,还要杜绝童婚以及针对女性丶女孩的暴力行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