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美珍·分隔两地的中秋

2016-09-09 19:18

潘美珍·分隔两地的中秋

其实,孩子不知道,我每年的中秋愿望,不是期待你能赚多少钱回家,而是希望能再多看孩子几眼,再和孩子多说几句话。

五百多公里的距离,对一般人而言是怡保开往新加坡的路程。但对我而言则是逐渐拉远了我和孩子距离的主导线。毕业后,儿子和女儿都相继飞奔到新加坡去,吸引他们的无疑是优越的工作机会和3倍的兑换率。

广告

近年来,孩子因为工作的缘故,已很少回家与我们团聚。每年只有农历新年才回家一次,其他的节日都是在外地度过的。每当想到孩子的时候,我就会看看孩子的照片,电话则不常打,担心会打扰孩子。

下个月就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了,在上一趟的通话里,孩子已经说过了今年中秋和往年一样,不会回家。

在今时今日,中秋节,一家人一起吃顿团圆饭,吃月饼赏月,对有游子在外的家庭来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离月圆更近的时刻,内心就越希望可以月圆人团圆。

人老了,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很想在有生之年,可以多与孩子和家人们相处,共聚天伦。还记得,前两年的中秋节,孩子都没有回过一次家,而今年将会是孩子在外度过的第三个中秋节了。前几天,孩子打电话来,我满怀热诚地问:“孩子,今年中秋节可以回家吗?”我多想孩子给我的答案是:“妈,今年的中秋节,我回家陪你一起庆祝。”结果,被孩子以一种“浪漫”的说法给拒绝了。“虽然我人不在,可是我的心会飞回家陪你一起过。现在,我要努力赚钱,以后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其实,孩子不知道,我每年的中秋愿望,不是期待你能赚多少钱回家,而是希望能再多看孩子几眼,再和孩子多说几句话。

由于科技发展迅速,孩子的想法也变得“先进化”,他们认为要见面也不必舟车劳顿,长途奔波地赶回来。因此,庆生、端午节、中秋节、圣诞节,甚至是新春佳节,孩子都提议在视讯软体里聊天度过。虽然,是在电脑屏幕前面对面地交谈,能看到样子,听到声音,可是仿佛有一道心墙阻挡在我们之间,少了一种真实的感觉。这种看到自己亲人,却无法触摸到他们的科技,我们只能以望梅止渴的心态来安慰自己的思念之苦。与孩子分隔两地的心情,我相信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会知道。

广告

当我听到身边的亲人朋友里又有人成为了马劳,当新币兑马币的汇率越来越高,我就知道他们回家的路将会越来越远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