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莉珍‧ 写给我的纽约朋友

2016-09-11 12:44

陈莉珍‧ 写给我的纽约朋友

谈到911事件,这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说:“我想,纽约人从来没有真正痊愈。”纪念馆附近其实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一些基建建设,不过即便任何崭新的建筑可能改变这里的风貌,却改变不了纽约人的经历。

今天是911事件15周年纪念。

广告

去年11月,因缘际会让我到了纽约的911国家纪念馆,从发生到紧接着的种种事故,作为一个世界公民这些年来我都在见证它们陆续登场,於是乎,到纽约一定要到双子星大厦原址。

这是一个策划得很棒的纪念馆,基本上这一趟美国行所到的纪念馆丶博物馆都有很多的惊喜,这点,马来西亚的确需要更努力,这当然是另一篇文章的好题材。一个人的纪念馆,才能发挥它至大的功效,或它存在的意义:让後人不会遗忘。

纪念馆里收集了各种与911事件相关的物品,包括罹难者的相关资料丶现场的遗物,甚至根据时间点记录事件发生当天的进程:让参观者可以清楚知道事件如何发生丶如何演进以及其後果。

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架飞机上的乘客最後从机上致电给至亲的留言,这些留言里,还有一些根本不知道状况但极其无助的受难者,但还是要把握最後一分钟向挚亲挚爱表达自己的心意,嘱咐他们要好好照顾自己,无法想像当时留言的受害者的心情是如何,也无法想像他们的亲人每一次听到这些留言之後会是怎样的心情。

纪念馆的展览厅里刻着一句话:No Day Shall Erase You from Memory of Time。

这句话一开始推出的时候,引起了一些争议,大体来说有学者专家认为,这句从着作引述的经典描述无法忘记敌人的作为,但展馆的代表却坚持这代表着纽约人永远不会忘记不幸离开的挚爱,他们永存心中。

广告

参观纪念馆那天就正是巴黎恐袭,举世震撼的一天。展览馆在原址往下建造,参观者必须一层一层往下走,进去的时候是下午时分,在里头一整个下午之後步出展览馆天已经黑了,深秋冷风飒飒,抬头一看就发现眼前的帝国大厦亮起了与巴黎同在的灯饰,多麽的讽刺。

那次的美国之行是受国务院的文化教育部的邀请,从华盛顿开始在纽约结束长达3个星期的行程,其中还安排了人员随行协助,我们这一组亚洲太平洋区新闻工作者被安排到的随行人员就是来自纽约的玛葛佛斯:康乃尔大学毕业的玛葛是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丶知识渊博热爱阅读的知识分子,《纽约时报》的忠实读者,不管我们在任何城市,她都在寻找一份《纽约时报》。据悉她还在纽约市城市规划委员会担任重要职位;我们的行程到了纽约之後,她非常雀跃地向我们介绍城市内每一栋地标建筑物的历史,叙述她和这座城市的故事。

谈到911事件,这个土生土长的纽约人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说:“我想,纽约人从来没有真正痊愈。”纪念馆附近其实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一些基建建设,不过即便任何崭新的建筑可能改变这里的风貌,却改变不了纽约人的经历。

我可以想像,在展览馆里的一个下午,站在我前後的人都在叙述着他们的911经历以及回忆,纽约人除了失去市区城市的地标,更失去了他们或许在大厦里工作丶进行救援工作的亲友:纽约人或许勇敢的走出伤痛,却没有忘记伤痛。

广告

极端分子会说纽约人的经历是美国的咎由自取,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让人因为自己的信念丶信仰丶或利益剥夺其他人的性命,不管加害者是谁,受害者都是最无辜的一方。

15年过去了,我们的世界没有变成更好的地方:纽约人的经历成了巴黎人的经历,世界各地都有人在谈论着防恐,这早就变成了这个时代的重要议题,除了极端分子发动恐袭,一些如法国的布基尼禁令的政策也凸显出人类之间严重缺乏的互信与互谅。

在这个年代到底我们的敌人是谁?其实到最後可能是无知的自己,包括一些以促进宗教和谐为名,却在歌曲MV里强化一些刻板印象,例如“中东人是恐怖分子”形象的网络歌手或者为了个人政治利益,不计後果煽动种族宗教情绪的政客。

仅将此文献给我勇敢睿智的纽约朋友,盼她一切顺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