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中国为甚麽没有古早味?

2016-09-11 13:47

张淼‧中国为甚麽没有古早味?

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地大物博,人情多姿,传统各异,饮食文化自然也是异彩纷呈,各大菜系各具风情,巴蜀丶齐鲁丶淮扬丶粤闽各具风格,但唯独缺的是这种古早味,对於一种口味的一往情深。

早就知道吉隆坡半山芭是个美食档卧虎藏龙的地方,各路英雄豪杰潜伏在不同的弄堂里,各色菜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广告

精武小学旁边岔路的尽头有棵老树,枝叶繁茂,阳光洒下来的时候,树影斑驳,成了最好的阴凉。

大树头下有家面档,档口不大,几张塑料桌椅,简陋却亲切,两个灶头,一个常温熬汤,另一个按需煮食。面档班底也不大:老板主勺,一脸严肃,不苟言笑,老板娘收钱,迎来送往,热情泼辣,儿子帮忙,偶尔顶班父亲,外加几个外劳打杂,地道的家庭生意,做的热火朝天。老板专注煮食几十年,各色汤粉,一天换一道,一天也只煮一道。不管遇到那种,鱼头米,猪肉粉,还是虾面,汤头鲜甜,材料新鲜。为吃上这一碗面,熟客们需要提前电话定位,慕名而来的老饕则需一早前来,却往往需要等上数个小时。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吃货,小人物为一碗面等数把个小时,时有为之。惊奇的是好几次在同一档口遇到华人部长级人物,为等一碗猪肉粉,也在简陋的档口前虔诚的一等就是数把小时。足以看出这一碗面的功夫。

这样的档口在马来西亚实在不胜枚举:安顺的猪肠粉,怡保的芽菜鸡,美罗的鸭面,东甲的牛腩面,槟城的炒果条,都值得让人专程驱车前往。一道菜煮几十年,养活几代人,其中的执着让人敬佩,暗含的深情也让人动容。

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地大物博,人情多姿,传统各异,饮食文化自然也是异彩纷呈,各大菜系各具风情,巴蜀丶齐鲁丶淮扬丶粤闽各具风格,但唯独缺的是这种古早味,对於一种口味的一往情深。

如果现在你去中国,很难找到一家几十年不换的招牌,由於租金飙涨丶成本提高,往往不足几个月就换了东家,店铺的反转率极高,做一碗几十年不变的汤面更是想都不敢想。正所谓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广告

偶尔幸存的老招牌屈指可数:北京全聚德烤鸭,东来顺涮羊肉,亦或是上海的南翔馒头店,在历史大潮中得以保存。但过度的商业化和产业化让记忆中的那道菜变了味道,店门前游客人口攒动,商家迎来送往,批量化生产已成家常,已然见不到时代相传的几代人在经营,更看不到美食烹煮後的热情与真诚。这种对於美食和人情的坚持已然被这个浮躁的时代稀释,清一色的流水线作业中快餐火了,记忆中的古早味也淡了。

更令人惋惜的是这些老招牌在50年代公私合营的大潮下改了姓,历史行进到20世纪末,资本大潮来袭,老字号又上了市,至此妥妥的变成了“大家的”招牌,也没有了招牌。很多原属於机密的秘方和工艺,祖祖辈辈靠来维生的隐形知识作为一种重要的私有财产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在历史的浪潮中可悲的被弄丢了。这些原本属於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在经济飞速前进中丢了精髓,所谓的古早味也早面目全非。

马来西亚应该庆幸,至少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年代,还有人在认认真真的为你煮一道面,祖祖辈辈煮面的权利和手艺都得到了妥善的保护和体面的传承,相比之下,这确实是中国不曾有的小确幸。对於饮食文化传承与保护,马来西亚在这条路上走的从容而优雅!

或许多年後,再拍一部《舌尖上的马来西亚》,那里面或许没有甚麽华丽的表达与浮夸的赞颂,可我确信它将会比中国的美食故事更加传奇与多姿。而正是那些感人的烹饪细节与人情杂味,丰富了文化的内涵,也温润了今天的你我。

广告

想到这,生活在马来西亚实为幸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