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升息.全球感冒?

2016-09-19 07:00

美国升息.全球感冒?

联储局升息预期摇摆不定,外资缩手,“削减恐慌”再现引发全球小股灾,新兴市场股汇震荡加深投资者不安情绪。虽然近期升息预期降温,也不可掉以轻心,毕竟升不升息由当局决定,准确掌握市场走势,巧妙布局投资,才不会错失“无基之弹”的最佳入场良机。
(图:星洲网)

联储局升息预期摇摆不定,外资缩手,“削减恐慌”(Taper Tantrum)再现引发全球小股灾,新兴市场股汇震荡加深投资者不安情绪。

广告

虽然近期升息预期降温,也不可掉以轻心,毕竟升不升息由当局决定,准确掌握市场走势,巧妙布局投资,才不会错失“无基之弹”的最佳入场良机。

股市“无基之弹”即将终结?

美国升息,外资出逃,是否意味新兴市场的“无基之弹”已步入尾声?若9月美国确定升息,后市该如何布局?

探讨此课题之前,先了解“无基之弹”是什么,这个词句创始于2009年,从字面上来看,是指没有基本面支撑,股市及资产价格却反弹向上。

专家认为,这个现象通常发生经济成长数据不佳、公司获利没那么好、没有基本面的市场。

今年3至4月
马股两度进入“无基之弹”

广告

以目前市场状况来看,近两个月或今年3至4月期间,马股两度进入无基之弹局面,股市上涨多是因为资金流入,非企业盈利带动,这些资金来得快也去得快,外资一退场,综指及马币就会被打回原形。

无基之弹的支撑来源是不断流入的热钱,上半年因量化宽松导致市场游资过剩,下半年则是英脱欧影响,资金必须找地方停泊,间接刺激了回酬较发达国家更高的市场,如新兴市场股市、固定收益、信贷和大宗商品市场走扬,压低债券收益及利差。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新兴市场投资组合今年流入资金接近800亿美元(约3288亿令吉),其中四分之三流入股市,四分之一流入债券。

如今,随着美国可能提早在9月升息预期走高,原本看中新兴市场高回酬的外资赶紧“拔资而逃”,再度引发“削减恐慌”,导致区域股市在上周一(9月12日)陷入小股灾危机,货币也普遍走弱。

广告

马股虽然因哈芝节假期休市一日逃过一劫,之后也难逃被卖的命运,于周二上演补跌行情,跌9.26点或0.55%;周三跌势扩大,下滑15.79点或0.94%;周四跌8.40点或0.51%,至1652.99点。

升息预期支撑美元走强,令马币兑美元一度贬至4.1563水平,创6个月以来最低点。

本周一及周二(9月20及21日),联储局将召开利率决策会议。

历史教训:美升息
新兴市场强震

“削减恐慌”曾在2013年5月,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暗示量化宽松刺激政策可能减速后爆发,引起新兴市场强震,导致当地债券收益率飙升、利差扩大、MISC新兴市场股市指数于次月暴跌15%。

当联储局于2015年12月首度升息进展明朗化时,新兴市场再度回跌,MISC指数从11月在1月期间下跌了20%。

回看马股,2013年5月并未显著受美国量化宽松刺激政策可能减速影响,《彭博社》富时综指数据显示,综指持续上涨至2014年6月,从1695点涨至1885点。

踏入2014下半年,美元开始走强,综指波动下滑,至1761.25点水平封关,2015年走势坎坷,4月最高触及1862.58点,8月一度跌至1574.67点。

资金流出
马股冲击大

12月17日美国宣布升息前,马股连续3周下滑,直到美国确定升息0.25%后,连续两周回扬,惟始终无法突破1700点水平封关,2015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仅以1692.51点闭市。

总结以上数据,联储局逐步收水对马股影响不大,反倒是从2014年中开始,因原油价走跌、美元走强及美国即将升息的不稳定状况所引起的资金流出,对马股影响更大。

2014年中,受美国产油量增加及发展中国家需求下降,原油价开始走跌,2015年1月跌至每桶50元,2015年3月降至每桶44美元,之后回升至每桶60美元。

2016年1月20日,西德原油(WTI)一度跌至26.55美元的12年低点,拖累全求股市下探,马股亦无法幸免,跌至1600点水平。

由此可见,美国在升息前,马股波动下滑,升息日期确定后短期走扬,显示外资仅于升息前大幅度撤离,升息后因不稳定因素消散,外资转而趁低吸纳马股,直到2016年1月原油价暴跌才净卖马股。

热钱撤离
速度幅度收窄

作为新兴市场国家之一,大马因高利息及经济成长料维持在4%水平而获外资青睐,分别在今年3及4月流入马股,最高一周流入纪录为14亿8000万令吉。

不过,从4月杪开始,外资开始流出马股,5月杪达到高峰期,最高一周净卖11亿9000万令吉,主要是摩根士丹利资本调低马股在摩指的比重于6月1日生效,刺激外资抛售蓝筹股。

进入6月,市场因关注英脱欧公投,走势趋谨,外资继续卖出马股,但卖压逐渐消退。

MIDF研究估计,上半年外资共卖出4860万令吉,资金撤离速度明显比2015及2014年的195亿令吉及69亿令吉放缓,令截至首半年止,外资在马股买进与售出达到“中和”层次。

从7月起,外资连续8周流入马股,直到9月初因联储局升息决策不定及油价下跌,开始出现资金逆流,第一周流出1亿9310万令吉,第二周外资仅流入2960万令吉,令今年至9月9日止,累计23亿7600万令吉外资净流入。

联储局官员意见分化
外资净卖马股

上周马股因哈芝节及大马日假期的关系,只有3个交易日,但受联储局官员在政策会议前依然对升息与否意见分化,外资连续3日卖出马股。

大马交易所每日交易数据显示,外资分别在周二、周三及周四净卖1亿零989万令吉、2亿3051万令吉及2亿2549万令吉,全周共流出5亿6589万令吉,拖累马股从1684.44点水平,跌至1652.99点,全周累计下跌31.45点或1.90%。

谨慎乐观
9月升息几率降

对于美国升息,路透社根据近期记录分析,认为美国小幅度升息,无论幅度多么微小,都可能让新兴市场陷入不安,因目前该市场的美元债务已超过3万亿美元。

新兴市场
美债超过3万亿美元

不过,该机构追访的市场人士均对美国升息持有不同见解,点评趋向谨慎乐观。

瑞银策略师Bhanu Baweja表示,美国实际利率崩跌,对新兴市场而言,可能是今年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新兴市场资产表现如此之好的主要原因。

他认为,如果联储局加息的同时也传达鸽派立场(DovishHike),会被视为新兴市场的买入良机,如果联储局表明利率处在“正常化”过程,且通膨上升,料对新兴市场造成冲击。

野村董事经理及CEEMEA部资深策略师Timothy Ash把新兴市场归类为两极化,因投资者不是讨厌就是喜欢,主要是它可以让人在同一年里同时感到又爱又恨。

Ashmore旗下固定收益主管Alexis De Mones认为,与早前的“削减恐慌”时期相比,新兴市场目前应对美国升息的韧性比当初更高。

“这是因为那时候的新兴市场经常账赤字与经济产出之比平均为2.1%,多数国家是净债务国,但是,如今这些国家的经常账普遍处于平衡状态,令其对美元的借贷成本升高有更大的韧性。”

国内利好匮乏
投资部署看外围

丰隆研究经济学家徐克宇认为,短线投资都会以货币强弱为投资指标,不能说是无基之弹,尤其是今年,外资重复进出马股,主要是受外围因素影响。

“马股长期基本面虽然还在,但近两年表现不是很好,经济成长及企业盈利下滑,本地缺乏刺激因素,促使外资只能根据外围状况投资。”

从今年初开始,马股创1730点高峰,直到跌至1660点水平,徐克宇坦言,大部份由外资主导,非个人可控制范围,故建议短线投资时,市场策略也应随外围及风向转变迅速做出调整。

“目前马股基本面符合过去5年本益比,1660点以技术分析来看,不贵也不便宜,但已真实反映其基本面。若要继续向上攀升,需外围及内围利好因素合力推动。”

近期,他认为本地市场焦点将落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长期焦点则是明年会否大选。

预算案或有小火花

“对于美国加快升息步伐,市场已在此之前部署及反映,尤其是上周,明显可见短线外资正在撤离马股,相信接下来市场焦点将是10月宣布的预算案。不过,以目前政府能力来看,料继续采取亲民措施,但受制于财政状况,恐无太大惊喜。”

他说,本地因素除了预算案,其他的大致上已消化。预算案后,政府料加速颁发工程,明年若宣布大选,料为股市带来连锁效应,不只有助于加快工程颁发,政府派糖果也将提振股市。

美国升息料带动美元走强

他指出,一旦美国升息,料带动美元走强,区域货币看淡,对股票市场造成的冲击,不只马股,整个区域市场也会受到影响。

“突如其来的升息,将导致借贷成本走高,在美国经济数据还未显现强稳复苏迹象前升息,无疑令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引起市场不安。”

出口股或出线

至于升息后的投资趋势,他认为股市不一定全面翻黑,至少还有出口股可能出线,再度成为投资焦点。

“去年马币走疲,出口股获唱好。今年初因马币走强被套利后,部份出口股已回到基本面之上,前景不错,虽然无法像早前般受强力追捧,却是短线投资选择之一。”

鉴于升息后,大马将面临马币走疲及原油价潜在下滑两大负面因素,他认为情况比上一次美国升息更为复杂及难判断,在此状态下蓝筹股难有重大突破。

“马股主要成份股由银行、种植及通讯股组成,但目前这3大领域各有其隐忧及挑战,盈利成长料不特出,不足以带动重估。”

本地基金料扶盘

他指出,银行股与国家经济唇齿相依,经济成长放缓、产业贷款不乐观、受限于油气业呆账及拨备及区域业务表现欠佳影响,银行业料难有作为,中短期缺乏催化因素,展望维持谨慎。

“种植业展望不好,主要是受气候引起的产能下滑及价格不稳定影响,至今走势依然未明朗化。至于通讯领域,频谱收费纷扰虽然已被市场消化,但电讯巨头在市场饱和时期削价竞争,为吃力不讨好之举。”

尽管如此,并非所有蓝筹股都会被排除在外,主要是本地大型基金资金规模庞大,依然会买入一些优质蓝筹股及中小型股平衡资产组合。

“这时期本地大型基金会依个股表现投资,选择表现、策略及基本面较强的蓝筹股,中小型股则注重短线投资,同样选择领域内表现最稳定的股。”

美元见顶
资金或回流

Areca资本首席执行员黄德明预测,美国不会在9月升息,主要是考量全球低利率环境对其经济的影响。

“目前全球处于低利率,包括日本、欧盟及英国都可能在未来降息,若美国在这时候加息,将无法与全球货币走势接轨。”

他说,市场其实希望美国升息,因这可让其利率见顶,降低未来12个月再升息的几率,若升息至0.5至0.75%,对美国经济已是顶限,这反而提高美国降息的几率。

“升息后美元走强,见顶后就会回软,料促使之前流入美国的资金回流,转投高回酬市场,正面提振新兴国家市场。”

他指出,早前已有一些资金开始流回新兴市场,主要是看中这些区域政府债券的高回酬,上周外资逆流出,相信只是短暂的情绪问题所致。

目前新兴市场债券平均回酬介于3%至4%,一些印尼政府债券可高达5%。

马股抗跌
却非外资首选

至于马股会否受惠于资金回流,他坦言,马股虽然抗跌,却不是外资首选,因为对比韩国、泰国、印尼及印度,大马市场还有一马发展公司(IMDB)及马币无法在外交易的局限。

“马股为外资的次要市场,仅享有溢出效应,大部份外资是在印尼或泰国见顶套利后才选择马股,导致马股比其他区域市场滞后。”

不过,他认为马股具抗跌及避险优点,主要是蓝筹股派高息及获基金扶持,股市波动不大,属低贝他市场,无法成为主要投资首选。

“现阶段,外资更青睐高贝他市场,因这些市场可带来较高回酬,马股虽然会上涨,却不快,这就是低贝他市场的属性。”

对于现阶段外资流入大马的首选股,他看好那些表现亮眼的领域,如手套、电子电器(E&E)、半导体及建筑领域较大可能会出线。

“至于油气股,若油价涨至每桶50至60美元以上水平,看好外资将进场吸纳油气股,毕竟大马为原油生产国,留意油价走势也是未来投资布局不可忽略的功课之一。”

总结:

新兴国家的“无基之弹”为趋势所趋,美国升息碍于全球低利率环境及经济成长放缓,覆水难收。

马股基本面整体估值“适中”,但依然非外资首选,美国升息,美元再度走强,出口股有望出线,与建筑领域独领风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