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威‧多元是大马的资产

2016-09-20 11:54

黄振威‧多元是大马的资产

我们不需要屈服於这些宗教和种族偏执主义者,他们要的是落实单元种族和单元宗教的议程。

曾几何时,只要把一个人标签为共产党人,就等於送上死亡之吻。一些马来政治人物和新闻从业员曾经被如此标签,就此断送他们的前途,甚至性命。

广告

譬如已故的新闻从业员沙末沙益(Samad Said)和丹斯里阿都拉阿末,被套上“共产党人”或“共产党同情者”,尽管没有证据,他们还是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

阿都拉阿末曾经是敦拉萨的政治秘书,他被指控“和苏联有密切关系”;他们必须在大马电视台公开承认“罪行”。

之後,在1980年代,首相马哈迪的政治秘书西迪高斯(Sidiq Ghouse),也被指控是“苏联间谍”,而在内安法下被逮捕。

对於很多政治观察者而言,这是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而当年的内政部长加沙里沙菲宜,被认为是始作俑者。

来到2016年,共产主义可说已经寿终正寝。中国名义上是共产国家,实质上,它比很多国家都更加资本主义化。

马克斯和恩格斯只是尸骨已寒的哲学家,他们的共产理论,已经被证明错误。毛泽东那套人民公社,吃大锅饭的做法,也根本行不通。

广告

当一家报章指净选盟的大集会受到共产党渗透,还和菲律宾武装分子,以及美国的非政府机构有关连,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当然,它不需要证据。大马的政府人物和公众,都喜爱阴谋论,相信谣言。

犹太人和基督教经常被归咎,但是,很多人却连复国主义犹太人和世俗犹太人都无法区分,或搞不清楚基督教和天主教有甚麽不同。

如今,让人担心的是宗教极端主义,特别是IS哈里发国。

广告

在大马,非穆斯林经常被称为“卡菲尔”(Kafir),在阿拉伯文,意思是不信者;过去,巫统党员也被冠上这个称号。

现在,巫统领袖已经不是卡菲尔了。而在2013年大选前,行动党的领袖,也突然不是卡菲尔。这一切,是由伊斯兰党的心血来潮来决定;更正确的说,是由伊党的领袖的需要来决定。

而今,又出现了一个阿拉伯字“迪因”(dhimm),这是指伊斯兰国里的非穆斯林。伊斯兰国自然是伊党的终极目标。

当然,目前最招惹他们的是“自由”,和“世俗”;接受这两项原则的大马人,特别是穆斯林,彷佛犯下大罪,被他们谴责。

甚至有几位内阁部长,在操作宗教牌之下,也公开表示不满自由作风。未来,恐怕大马的自由主义人士,必须隐藏自己的身份了。

宗教非政府组织的兴起,经常把不认同它们的人士,标签为反伊斯兰,反马来人,反君主;这些组织让人们感到不安,虽然它们的会员人数到底是多少,始终是一个疑问。

这些团体和个人,刻意表现它们的非理性丶种族主义,以及“不可抵触”。

正如马来精英G25所说,这些发展,已威胁到大马对民主和法治原则的承诺,也制造了不容忍和偏执,导致大马的和平稳定出现隐忧。

我怀疑,这些政治丶宗教人物是否知道本国还有国家5大原则――信奉上苍丶忠於君国丶维护宪法丶尊崇法治丶培养德行。

而国家原则的目标是:达致全体人民更紧密的团结;维护民主生活方式;创造一个公平社会,以公平分享国家的财富;确保国内各种不同而丰富的文化传统获得宽大的对待;建立一个基於现代科学和工艺的进步社会。

关键字眼是民主丶公正丶自由丶进步和多元;这些都是大马固有的价值和宏愿。

我们不需要屈服於这些宗教和种族偏执主义者,他们要的是落实单元种族和单元宗教的议程。

我们刚庆祝了马来西亚日,这个国家要进步,人民就必须要有共识,维护多元价值。让我们共同筑起团结的桥梁,而不是分化的围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