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娜‧别把应声虫文化带入校园

2016-10-14 11:48

苏丽娜‧别把应声虫文化带入校园

为何活动嘉宾只容许邀请执政党领袖?为何说无将校园政治化却屡见偏执政党的政治思想置入校园之中?就读政府大学的学生就不能拥有自己的政治思想?

上周因工作关系,常往大学校园里头转,主要都是采访一些校园举办或联办的活动,活动不乏讲座或邀请某某部长或前部长等担任开幕致词嘉宾。

广告

其中,在某个讲座中,一名学生的提问让我印象深刻,而主办方急着“护主”的反应也让我质疑他们的过份紧张。

一名华裔马大生在一场关於华文教育的讲座会上,非常有礼貌地向主讲人(也就是当日的贵宾)提问了有关是否该统一所有源流学校,并让所有族群学生学习各种语文的概念。

嘉宾的回应道破了大马未成熟的时机,加上所拟定的教育法令已接受了多源流教育的体制丶各种不同的体制要结合起来也非易事等等,所以一切还处在一个调适的演化进程,这是我们必须接受的事实。

学生再次和气地深度提问:国家独立59年了,调适的过程在甚麽时候能结束呢?

於是嘉宾突然暴躁起来,说:“你不要问我几时,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时间,这是我们必须接受的事实!”

在旁的主持人兼校方教授立即遏制该学生再度提问,然後话题就此结束。

广告

还有另一场活动是,一名部长在一场公布比赛成绩的活动致词上,突然临时宣布比赛冠亚季军奖金将增加15-20%,语毕便问在场的大学生愿不愿意成为该部的好朋友,可想而知,学生当然是全场欢腾大声说愿意。

日前报章同一版面中,刚好看到了前总警长慕沙哈山奉劝各政府部门官员不要做yes man的言论,以及马大1MDB说明会引起争端一事。

一马公司主席阿鲁尔甘达口口声声表示,此次前去马大主讲并非向学生洗脑,主要是回应学生的提问和进行交流,但从不能录音丶禁止非马大生参与的情况看来就已表现得不太光明磊落,更不用说学生能够提出更深入的问题,就算阿鲁尔甘达本人没有不悦,“皇上不急太监急”,校方丶主办方一样派出壮汉摧毁学生手拿的大字报。

慕沙哈山点出了一个该改善的现象,勿当应声虫,但当跻身2016/2017年QS世界大学排名的300强的马大生发表一些批判性看法时,却屡次可见校方所采取的强硬手段,包括曾因邀请国会反对党领袖到校园演讲而面对停学和罚款的惩罚。

广告

为何活动嘉宾只容许邀请执政党领袖?为何说无将校园政治化却屡见偏执政党的政治思想置入校园之中?就读政府大学的学生就不能拥有自己的政治思想?

真正的民主体现可从教育体制中展现,如果将国家未来栋梁培养成一群应声虫学生,对国家的未来没有帮助,只会导致职场上丶政治中只有一群没主张丶没立场的墙头草,阻碍国家发展进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