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先救政治,还是先救经济

2016-10-18 13:20

林瑞源‧先救政治,还是先救经济


各阶层人民已经对2017年财政预算案许下了愿望,普罗大众期望调低消费税丶商家希望降低公司税,公务员则要求花红,但是国库没钱,根本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愿望。

广告

有几个事件可以证明,政府的财务窘境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比如教育部从8月起停止发放零用钱给贫穷学生。大马驻海外的外交官员捉襟见肘,因为缺乏预算,一些外交官无法向有关国家递交国书,还有一些要自己开车。政府大学拨款不足,也影响大学的运作,许多科系的研究员被迫停止学业。

国库没钱,有两个主要因素,即行政和薪酬开销高居不下,以及收入比预期的少。

今年的预算案,在总营运开支2千650亿令吉当中,160万名公务员的薪金福利就占了26.6%,相等於704亿9千万令吉。由於7月公务员加薪,因此明年的薪酬开销将有增无减。

不过,国库的收入却减少了,除了国油上缴的160亿令吉,比去年少了100亿令吉,今年第二季度的消费税收益也下滑到72亿令吉,比第一季减少30亿令吉,看来难以达到全年收取390亿令吉的目标。

因为入不敷出,大马财政赤字在今年上半年达5.6%,而政府的全年目标是3.1%。既然上半年财赤已经超标,现在就只有拚命控制开支,所以就出现上述贫穷学生拿不到零用钱津贴,政府大学没有研究经费的问题。

6%的消费税打击了民众的消费情绪,再加上政府束紧腰带,让市场极为消沉,因此首相必须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公布一些提振经济的措施,否则一旦经济衰退将引发风暴。

广告

这些风险包括吉隆坡还在大肆兴建购物商场及商业大楼,一旦市场缺乏承接力,泡沫破裂,将拖累金融体系。

政府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刺激经济,首先是削减公务员丶降低薪酬开销,以便政府有能力降低消费税和公司税,提升民间与商界的消费及投资信心。

其次,停止及展延不必要的计划,把资源调到重要的领域;比方说,耗资6亿5000万令吉的吉隆坡纪念碑公园计划,就应该展延。

首相署的拨款也应该削减,其拨款从2012年的130亿令吉,增至2016年的203亿令吉,教育拨款应该恢复到原有水平,因为教育是国家之本。

广告

第三,加强反贪力度,阻遏资源的流失。大马也可以仿效印尼推行“税务特赦”政策,把藏在海外的资金转移回国;根据报道,大马外流黑金数以兆计,从2004年起共流失4185亿4200万美元,单单在2013年就流失482亿5000万美元。

贪污丶资金外流丶消费税,以及外劳把薪酬汇回国,已经逐渐使市场流动资金乾涸。

政府也应该进一步开放经济,废除保护政策,以吸引更多外资,推动经济转型。

但是,缩小行政队伍丶开放经济及减少政治开销,必须要有很大的政治勇气,现在巫统领袖的首要议程是保住政权,其它都是次要。

巫统对於政治与经济孰轻孰重,有矛盾的心态,举个例子来说,他们知道保护国产车不利於汽车业的发展,但就是无法放手,因为普腾供养了逾6万人,最终巫统选择了政治。

其实,政治与经济是两位一体的,搞好政治,经济就会好起来;经济不好,就会冲击政治,动摇基本盘。

巫统放不开政治,又固执的坚守赤字目标,没有挹注资金的宽松政策,又没有结构性改革,这将使经济逐渐暗淡,加重老百姓的生活压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