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助异乡人煮食卖便当讨生活.3女乐当难民保姆

2016-11-03 22:15

【暖势力】助异乡人煮食卖便当讨生活.3女乐当难民保姆

The Picha Project这家社会企业的名称源于她们3人首个帮助的缅甸难民家庭中,一名3岁小男孩的名字。
每逢佳节,The Picha Project三名创办人会和难民家庭一同聚餐,让身在异乡的难民家庭体会到温馨的感觉。(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3日讯)提到难民,你心目中浮现怎样的印象呢?危险、脏乱、失序?抑或是急需获得援助的一群?

广告

在我国,就有3名年轻华裔女子,联合创办一家名为“The Picha Project”的社会企业,为这些被边缘化的群体提供平台,让他们有机会通过烹饪技能,把家乡的道地美食带入马来西亚的同时,也让他们可以在异乡自力更生,维持基本的生活。

这3名年轻创办人是林月金(26岁,音乐专业)、李瑞玲(23岁,会计金融专业)和林淑娴(23岁,心理学专业),3人当年在思特雅大学就读时,在参与帮助难民的义工活动上认识。

The Picha Project这家社会企业的名称源于她们3人首个帮助的缅甸难民家庭中,一名3岁小男孩的名字。

她们说,希望籍此名字提醒自己,创办这家社会企业的意义。

林月金和李瑞玲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披露,在3年前,她俩和另一名目前身在美国出席交流计划的林淑娴,在义工活动上为难民小孩授课时,发现有很多难民小孩被迫辍学的现象。

“我们前往探访这些难民家庭,了解为什么小孩会辍学,并从中得知他们面对很大的经济问题。”

广告

“我们也发现这些难民有烹饪的能力,因此希望为他们提供一个饮食业的平台,让他们有收入来源。”


林月金(左)和李瑞玲(中)及林淑娴(右)联合创办The Picha Project,为难民提供一个赚取收入的平台。(图:星洲日报)

援助8户难民家庭逾30人

谈及初次接触这些难民家庭时,她们表示,很多人一提到难民,会觉得这群体具有危险性、肮脏、失序、有病等等的负面想法。

广告

“我们刚开始也是会害怕,尤其是接触来自中东国家的难民,但也不是每个难民都有上述的问题,至少我们目前接触的这些难民,都没有这类问题。”

林月金指出,The Picha Project目前援助8户难民家庭,分别是两户缅甸家庭、两户叙利亚家庭、两户阿富汗家庭、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家庭各一户,成员人数有30多人。

“我们3人会分配任务,每人会照顾2至3个家庭,包括了小孩们的教育、健康、经济和食谱方面的问题。”

“若我们觉得有关难民厨师的食谱不太多,我们会和他们研究,看看是否能够创新出更多的食谱。”

李瑞玲补充,她们3人和这些难民家庭的关系就如家人般,因此很自然的,若这些难民在生活上面临任何问题,都会向她们寻求援助。


具有中东风味的鹰嘴豆泥(hummus)是其中一道招牌料理。(图:星洲日报)

5月至今售逾9千份便当

The Picha Project未正式成立前,这3名创办人曾在朋友圈试探这企业模式是否被大马的社会接受,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接受难民烹煮的食物,而该企业从今年5月成立至今,已售出超过9000份便当。

林月金说,餐饮业最讲究的就是卫生,毕竟若有顾客投诉食物不卫生,那么就很难继续经营。

“我们有向他们(难民家庭)讲解这方面的顾虑,他们也非常注重食物的卫生,因为这关乎到收入来源。”

“让他们加入The Picha Project前,我们也会先确认他们的厨房是否达到卫生标准,而在前几次的烹煮过程,我们也会在现场监督,直到他们可以独立完成。”

李瑞玲提及,The Picha Project遵守卫生程序,也让这些难民注射了伤寒疫苗,预防食媒传染病。

她们表示,会让每名顾客都知道,这些食物都是由难民烹煮,庆幸的是,这类食物还是有市场,而且有了固定顾客。

“当这些难民家庭获知所烹煮的食物获得一些公司或企业前来订购,这也间接让他们更有冲劲,希望做得更好。”


一名难民女厨师正在准备道地阿富汗风味的美食。(图:星洲日报)

难民心愿让小孩受教育

她们披露,这些难民通常居住在店屋或郊区的单位,一个月可能赚取数百令吉,包括了从事洗车或洗碗之类的工作,收入不稳定,但自从加入The Picha Project后,已能够应付生活上的基本开销,在吃方面,也改善了许多。

林月金指出,这些难民家庭的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小孩有机会接受教育,而他们目前面对的问题就是由于小孩不是大马籍,因此无法进入政府学校就读;若要送到私人学校,则无法负担昂贵的学费。

“因此,这些难民小孩大部份都只能在难民学校就读或依靠义工教课,惟这类的学习方式并不全面,加上基于缺乏师资,许多难民学校也被迫关闭。”

售午晚餐便当

谈到经营模式,她们指出,大多数是以午餐便当(lunch box)或晚餐便当(dinner box)出售,如果有自由餐订单,也会接下。

“难民厨师们会烹煮食物,我们则负责派送。”

“这8户家庭的难民居住在我国的时间介于2至24年,最小的3岁,最年长的已有60多岁。”

确保难民赚钱收入稳定

The Picha Project必须确保赚取盈利,以让这些难民家庭可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

她们透露,通过售卖难民厨师烹煮的家乡道地食物,平均月收入介于3万至3万5000令吉“难民厨师们负责准备食材及烹煮,我们则负责送货、包装和市场营销。”

林月金举例,若一个便当的售价为20令吉,当中的10令吉会交给难民厨师购买食材;剩余的10令吉则作为营运成本。她指出,一个月大概会售出2000个便当,会确保每户家庭的月收入达到至少1000至1500令吉。

她说,一个家庭一天最多能准备200份便当。

最大挑战没做生意经验

林月金表示,她们3人面对的挑战就是没有做生意方面的经验,因为扩展生意是社会企业重要的一环,这不仅关乎本身的收入,也会影响8户难民家庭的生活。

她说,庆幸的是,通过参与一项名为“Magic Accelerator Program”的企业加速课程,从中学习从做生意的基础知识。

她坦言,和难民相处时,有时也会遇上语言上无法沟通的问题,毕竟不是每个难民都能以英语沟通。

“我们有时还是需要翻译员,不然就通过肢体语言或画画,表达想法。”

佳节带领难民家庭出游

她们透露,The Picha Project在佳节期间,也会为这些身处异乡的难民家庭安排庆祝活动;之前也有银行赞助,带领这8户难民家庭成员出游,让他们彼此交流,虽然他们是来自不同国家的难民,但整个相处过程是倍感温馨的。

“这些难民有时也会和我们透露他们面对的困境,包括了外出被警察截查时,警察会为难他们,虽然如此,但这8户难民家庭对于生活依然保持着正面的想法。”

谈及The Picha Project的前景,林月金表示,希望可以举办工作坊或培训课程,让这些难民厨师可以学习更多的烹饪技巧,同时,难民厨师也能传授烹煮家乡美食的技巧,给予有兴趣的人士。

另外,也希望可以协助难民小孩们获取接受教育的机会,同时计划在今年尾将援助的难民家庭增加至10户。

【采访手记】
我们可以拉他们一把

第一次听说The Picha Project时,以为这只是一般的组织,直到见到3名年轻女创办人,才晓得原来国内有这麽一些人,正在为离乡背井的难民家庭奋斗。

如果没有亲自和这3名女生接触交流,或许很难想像她们会和难民有关系,特别是她们谈到难民生活时,她们所了解或许超乎你我所想像。

也许每个人的生活宗旨都不一样,有些人喜欢和高高在上的人接触;有些人则偏向了解和自己生活环境完全不一样的人。

在同龄许多人的眼中只是看见自己的时候,她们毅然接触被边缘化的一群。

在这次采访中,让我印象最深刻就是她们说的一句话:“难民并不可怕,我们还想为他们(难民)做得更多,为他们的下一代争取更好的生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