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人大逃亡·联合国指控缅甸种族清洗

2016-11-25 19:08

罗兴亚人大逃亡·联合国指控缅甸种族清洗

缅甸当局10月派军镇压西部若开邦的少数族裔罗兴亚人,迫使数千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一些人讲述了族人遭到政府军轮奸、虐待和谋杀的事故,联合国难民署官员指控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种族清洗”。不过,政府和军队皆否认此一指控。
自20日起,缅甸北部武装冲突持续,来自缅甸的边民涌入与之接壤的中国芒海镇、畹町镇躲避战火,当地设立临时安置点,接纳避战边民,安置点内边民吃饱、穿暖、有地儿睡。图为逃在中国的边民吃白米饭和白菜汤果腹。(图:中新社)

(代格纳夫25日讯)缅甸当局10月派军镇压西部若开邦的少数族裔罗兴亚人,迫使数千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一些人讲述了族人遭到政府军轮奸、虐待和谋杀的事故,联合国难民署官员指控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种族清洗”。不过,政府和军队皆否认此一指控。

广告

缅甸和孟加拉边界警方检查站上月发生一连串的协同袭击,导致9名警员死亡,缅甸部队进入无国籍的罗兴亚穆斯林少数族群聚居的边界地带。联合国表示,在军队本月稍早挺进当地之后,为了逃离暴力冲突已有多达3万名贫困的罗兴亚人放弃在缅甸的家园。

军队杀戮强暴烧房舍

联合国难民署(UNHCR)官员麦基西克周四在在孟加拉边界城镇科克斯巴札尔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缅甸军队正在“杀戮男性、射杀他们,屠杀孩童、强暴妇女,烧毁和破坏房舍,迫使这些人渡河到孟加拉。”

他指控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实施“集体惩罚”,进行“种族清洗”。

不过缅甸总统廷觉的发言人则谴责这种说法,表示麦基西克应该要基于具体且真实的真相来说话,而非做出指责。

避免人道危机
孟拒开放边界

广告

孟加拉已拒绝一项要求开放边界、以避免一场人道危机的国际紧急诉求,并要求缅甸必须尽力阻止罗兴亚人越界入境。但孟加拉外交部证实,数千罗兴亚人已经在孟国国内得以避难。据报道,有数千罗兴亚人还聚集在边境上。

麦基西克说,孟加拉政府很难去开放边界,因为这将进一步鼓励缅甸政府继续其暴行并赶走罗兴亚人,直到达到他们对境内穆斯林少数族裔的种族清洗最终目的为止。

亲人被捉走生死未卜

逃到孟加拉边界城市代格纳夫的农夫丁恩向法新社讲述,政府军入村后捉走了他分别12岁和9岁的儿子,他不知道他们怎样了。他说:“他们带走女性然后将她们关在房里,我们村里有多达50位妇女和女生遭到虐待和强暴。”

广告

他并透露,他的家被烧了。

在周二进入孟加拉的贾娜指出,在父亲遭逮捕和17岁的姐姐失踪后,她和邻居逃离了家园。她说:“我们听说他们(军人)将她凌迟至死。我不知道我妈妈到底怎样了。”

指罗兴亚人自己烧家园

人权观察组织公布的卫星图象显示,在罗兴亚人居住的村庄,成百上千的房屋被夷为平地。缅甸否认这些报道,说罗兴亚人是自己烧毁家园以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但媒体无法查证此一讯息,因为当局禁止记者与人道工作者前往当地。

这并非缅甸首度面对类似的说法。2013年4月,人权观察组织也指控,缅甸政府对罗兴亚人进行种族净化。不过这也遭到当时缅甸总统吴登盛的否认,斥之为“抹黑”。

若开邦局势对曾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昂山舒吉而言,是执政8个月后的重大挑战,因为自从2012年政府军在若开邦省造成百人死亡的惨剧后,这是第二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孟加拉政府对于边境发生的大规模骚动,甚至特地召见了缅甸驻孟加拉大使表达关切。

缅甸政府军被指在若开邦杀害罗兴亚人和轮奸妇女,其中逃到孟加拉的18岁的莎米拉(右)和其20岁姐姐哈比芭成了受害者。(图:法新社)

“我穷他们更穷”
云南妇女先后收留数百人

“我穷他们更穷,不忍心看到他们无处逃难”住在中缅边界的32岁李木苗,先后收留数百名来自缅甸民众到家吃饭甚至过夜。

对于她的善心,缅甸民众非常感激。

除西若开邦发生宗教流血冲突。缅甸北部最近也发生武装冲突,不少缅甸民众为逃离战火涌入中国避难。中国政府称已收容3000余名缅甸难民。身无分文的缅甸人,在云南遇到好心的李木苗。

李木苗告诉澎湃新闻,20日缅甸北部猛古发生武装冲突后,在缅甸的亲朋好友和民众大量涌入中国,来投靠她。当时缅甸民众几乎没有带什么生活用品,有的只带了一小袋粮食。

她说来的大多数是老人和孩子,一下子来那么多人,她就开放庭院,让大家挤一挤。她说:“其实也睡不着,晚上不时响起枪炮声,子弹飞过天空拖着火光,大家心里还是害怕。”

其实李木苗的家境非常一般,他们刚刚从山里搬到这里,还要供养3个孩子读书,平时种田做点小生意,日子过得非常紧张。但她她家里的粮食,再加上难民自己带来和当地一些好心人捐赠的粮食,吃饭勉强能维持。

逾15万人逃入孟加拉
罗兴亚难民归国无期

越来越多的罗兴亚难民在本周从缅甸逃进了邻近的孟加拉,不过在跨越缅甸、孟加拉界河时,一艘船只翻覆导致数人溺毙,而从针对罗兴雅人的纷乱开始以来,已经造成至少86人丧生,3万人流离失所。

一名父亲胡马因在逃难过程中失去了他3个儿子的音讯,在描述沉船时依旧心有余悸,他表示,同个村庄的人中有一群人决定离开,但是渡河到一半船却突然沉了下去,虽然很多人会游泳所以可以安全抵达对岸,包含他的小孩在内仍有7个人失踪。

现阶段联合国机构尚未给出逃离缅甸罗兴雅难民的确切数字,不过当地的志工告诉路透社,一个周末就有数百人跨越国境逃入孟加拉,而这个人数还在增加当中,而由于在当地的军事行动,本来预计将对超过15万难民提供必要饮食、医药的人道救助已经延迟了40天,对于原本目标对象罗兴雅族群的状况又严峻许多。

对于难民而言,出逃也不是长久之计,一名在孟加拉边界城市代格纳夫难民营暂居的女孩莎卡告诉媒体,只要有机会,她就会立刻返家与失散的亲人见面,不过,是要在国家回复和平状态的情况下,这天或许不会很快的到来。

有心无力?舒吉捱批

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舒吉上台执政前,外界都寄望舒吉能够为罗兴亚人的苦难划上句号,惟民族冲突问题仍未有解决,惹来外界批评。分析指,舒吉如非无心协助罗兴亚人,也是有心无力。

去年底缅甸大选,舒吉领导全国民主联盟执政取得压倒性胜利,结束超过20年来的军政府统治。尽管如此,现行缅甸宪法保障军方仍可保有25%的国会议席,而且宪法也保障军方可直接指派内政、国防、边境事务的3个部长人选,不需经国会和总统同意。

罗兴亚人一直是缅甸国内一大敏感议题,连“民主女神”舒吉也不太敢碰,借助“外人”

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之手,透过成立顾问委员会寻找方案。但她这么做也不无风险,即可能会撕裂与军方的关系,这可能破坏其政府的稳定。

非营利组织“巩固人权”负责人史密斯表示,外间对政府的无动于衷尤其感到失望。“现时政府选择断然否认(军方)处理手法违反人权,意味全民盟前景不妙。”

安南日前警告,缅甸正步向新一轮的动荡。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班古拉亦对事件表示关注,形容是“针对种族的暴行”。人权观察组织多番批评缅甸政府不准许人权监察者和传媒进入该地区。

若开邦动乱不止
“最受迫害的难民”

自从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独立以来,缅甸民族冲突不断。其中西部的若开邦堪称最不安宁的地方,聚居于若开邦的罗兴亚人,被形容为“世界上最受迫害的难民”,人口超过100万。信奉伊斯兰的他们,在佛教徒占绝大多数的缅甸,长期受压迫。

尽管这群少数族群在若开邦落地生根多年,但缅甸政府一直视罗兴亚人为来自邻国孟加拉的非法移民,拒绝承认他们的公民身份,禁止他们结婚、禁止祈祷,也不能受教育。

缅甸独立之初,原本也承认罗兴亚人是境内其中一个民族,并有让罗兴亚人参政的先例。

有分析认为,无论是缅甸政府,还是民众一直不愿意承认和接受罗兴亚人,除了认为他们是英殖民统治时期,遗留下来的“产物”,不算是缅甸真正的少数民族外,历史上罗兴亚人还多次企图分裂缅甸领土,想独立建国,所以才会遭到打压。

2012年缅甸最西部的若开邦出现宗教冲突,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与当地佛教徒发生激烈的流血暴动,造成20多人死亡、上万人流离失所。失去家园的罗兴亚人,有些铤而走险偷渡至泰国、马来西亚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