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联手.乌克丽丽快闪

2016-12-07 09:16

母女联手.乌克丽丽快闪

11月14日,星期一的午后,在人来人往的吉隆坡中央车站,有一对母女为了完成2014年订下的梦想计划,从柔佛昔加末包车上首都,长途跋涉地,就为了能在吉隆坡中央车站,以快闪的方式,演奏苦练许久的乌克丽丽(Ukulele)。
(图:星洲日报)

11月14日,星期一的午后,在人来人往的吉隆坡中央车站,有一对母女为了完成2014年订下的梦想计划,从柔佛昔加末包车上首都,长途跋涉地,就为了能在吉隆坡中央车站,以快闪的方式,演奏苦练许久的乌克丽丽(Ukulele)。

广告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提早到吉隆坡中央车站守候。大约下午一点半,正当我从停车场出来之际,妈妈郑凌英致电告知我坏消息,“彩政,我们现在要去申请permit。”郑女士焦虑地说。

“申请permit?”我心里闪出了巨大的问号。

我快步走到中央车站大堂,在茫茫人海中,我看见有位中年妇女,蹲在某咖啡厅旁的柱子,地上放着旅行袋和五彩缤纷的乌克丽丽盒,我想,她应该是郑凌英吧,于是我上前去询问并表明身份。她不是郑凌英,而是陪同郑凌英母女一起快闪的姐姐郑兰英,也就是祖儿黄淇盈的阿姨。

简单寒暄和了解情况之后,我就到麦当劳与摄影记者会面,然后回到阿姨身边陪她一起等郑凌英和祖儿。

快闪地点出状况

等了大约半小时,郑凌英和祖儿出现了。她们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地说,广场管理办公室的相关负责人出外了,对方要她们去另一边的车站管理办公室,询问详情。“警卫说,没有准证,一秒钟都不能够待在这里。”她们母女说完,又往另一头奔走去了。

广告

留下我、摄影记者和阿姨……又半小时过去了,她们俩终于回来了,这一次的消息是,负责人狠狠地拒绝了她们申请任何准证,因为她们有贩卖东西的嫌疑。我当时心里想,原来马来西亚的骗子长这样,老实地去向警察询问能不能快闪,结果被广场管理办公室点来点去,最后落得骗子嫌疑犯的下场。

后来经过一番的理解,得知中央车站在没有任何准证下不允许公开演奏,而与中央车站连接一起的NU Sentral购物广场,批准准证申请的时间3个小时到3天不等,言下之意,全看管理层的办事心情。好吧,我们还是决定换地方好了。即使我们当时看到有位马来中年男子,就在轻快铁站门口,拉小提琴卖艺,小提琴盒子打开表明收费,也许他申请了准证,才可以光明正大做生意。

郑凌英和祖儿以乌克丽丽和小提琴合奏〈夜来香〉为快闪序幕,演奏才开始,就吸引许多好奇的游客趋近围观。(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中央车站不行,我们就到独立广场吧!
女儿怕我老人痴呆,要我学一样乐器。

我和摄影记者讨论片刻后,就决定到独立广场快闪,想说那边是旅游观光景点,人潮多,拍照好看,最重要的一点是独立广场具历史、文化意义。郑凌英母女阿姨三人,一直脸带愧疚地说不好意思,麻烦我们了,这样的话,重复了超过20次,即使我一再地说放心,没事。

广告

报道快闪后来成了安排快闪,我开始觉得快闪不容易,也越来越有趣了。决定新地点以后,我们就快手快脚地往下一个快闪地点前进,为了方便起见,郑凌英母女阿姨三人坐我的车,往停车场的路上,我帮忙提着祖儿的乌克丽丽,这小东西比我想像中轻,看似厚重的盒子,原来一点都不累赘。

在车上,郑凌英讲述她学习乌克丽丽的过程,“是我女儿要我学一样乐器,免得我老了没事做,容易老人痴呆。”郑凌英年轻时专心照顾女儿长大,单亲家庭的母女,生活一点也不轻松。为了养大女儿,她曾经打两份工,为的就是希望女儿能有好的未来。

祖儿现在是一名音乐老师,主要教钢琴和小提琴。“为了我妈妈,我才学乌克丽丽的,不然没有人跟她伴奏。”祖儿稚嫩的声调充满着关怀之情,她17岁中学毕业以后就教钢琴和小提琴,今年24岁的她,已经有7年的教学经验了。“我妈妈对乌克丽丽情有独钟。”祖儿说,郑凌英自从收到友人送的乌克丽丽之后,就对它爱不释手。

“当我跟老师说,我要学〈Bodysurfing〉和〈Hawaii Five-O〉时,老师是拒绝的,认为我年纪大,手指关节不灵活,加上从来没有弹奏过乐器,基本上是不可能。”郑凌英温柔但中气十足地说,她不信自己学不会,她就是要学,并且还要学会,“最后我还是学会了!”。

游客们对郑凌英和祖儿准备的星星摺纸瓶,感到惊叹,星星摺纸一下就派完了。(图:星洲日报)
乐谱架上,郑凌英和祖儿挂上了自己的梦想计划简介,与围观的群众分享,希望大家能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图:星洲日报)

母女二人的乌克丽丽快闪计划

郑凌英和女儿祖儿订下的梦想计划,为期两年,2014年到今年,刚好就快两年。梦想计划一步一步实现,从要学会乌克丽丽,到要到世界各地快闪,祖儿说,这个梦想计划的初衷,完全是为了母亲,她要用音乐把她带到世界各地,于是就有了“乌克丽丽快闪”的计划了。

由于母亲独爱〈Bodysurfing〉和〈Hawaii Five-O〉,所以计划的前期,她母女俩花了较多时间在学习弹奏上。刚开始她们在家乡小镇昔加末附近一带表演,去过彼咯(Bekok)、昔加末的街头、茶餐室前、昔加末第一购物广场(One Segamat)等地。后来母女走出昔加末,到过霹雳的红土坎海旁、林明山的庙会快闪演奏乌克丽丽,接着又回到昔加末的飞龙亭。

郑凌英和祖儿在昔加末和国内其他地方表演积攒了一些经验,才到国外去,她们的国外第一站是台湾的飞牛牧场。这一路的快闪演奏,都有阿姨的陪伴,阿姨充当祖儿的乐器看守人、摄影和挑夫。

这也是为什么祖儿说她虽然出身单亲家庭,但是她有两个疼爱她的妈妈。

台湾回来以后,郑氏母女选择了来到首都,进行一场难忘的快闪。可万万想不到,在国外顺利的快闪,在国内却是几经波折。眼看梦想计划的两年期限就快到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祖儿坦言,她的梦想计划,并不限制于这两年,她打算去更多地方快闪演奏,等累积到一定分量的故事,她希望可以把这些快闪的故事写成一本书,记录下这些珍贵的回忆。

独立广场一角,郑凌英与女儿成功快闪,吸引到游客坐在喷水池旁观赏表演,有途人亦拿起相机捕捉她们认真的身影。(图:星洲日报)
郑凌英手指缠上胶带,指法熟练的弹奏乌克丽丽,她坦言她不会看五线谱,所有旋律都是靠背和弦的位置。祖儿为了实现母亲的梦想,学乌克丽丽,替她合奏。(图:星洲日报)

乌克丽丽承载的是不言弃的梦想。

快闪就是要快!

“我到了。这里貌似快下雨。”快要到独立广场之际,摄影记者给我发了一则短讯,我瞄了瞄手机,心里祈祷着,“别下雨呀,要下也等快闪完了才下,她们不会占你老天爷多少时间的。”

独立广场上,天色阴沉,飘下点点水滴,我担心雨水弄坏祖儿的小提琴,与祖儿盘算着,该不该换个地方呢,然而祖儿说她们很喜欢这里,有点雨不碍事,最多她等下赶快把水拭掉。郑凌英、祖儿和阿姨在独立广场稍作观察之后,就快手快脚地把装备架设好,与天空比赛,在更大的雨滴落地以前,完成快闪活动。

只见她们熟练地把所有东西架好,祖儿先以小提琴和母亲的乌克丽丽合奏经典名曲〈夜来香〉,作为序幕曲,此曲一出,果然吸引到一些中国游客趋近围观,有者更拿起相机不断拍照。在异国旅行有幸遇上一次快闪活动,其实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热身后,祖儿迅速把小提琴收起,拿出乌克丽丽,母女之间仅以眼神示意,就开始快闪的主题曲,〈Bodysurfing〉,郑凌英收起了刚才温柔的眼神,像个专业的演奏家,专注地弹奏,那一刻我心里一颤,全身起鸡皮疙瘩,惊讶的情绪慢慢转为惊喜、感动、好奇……原来这就是乌克丽丽的魅力。

〈Bodysurfing〉之后就是〈Hawaii Five-O〉了。前者的曲风奔放,听着听着会开始进入一种在海天一色、水清沙幼的美丽海滩上,碎步奔跑的想像,层层浪潮连绵推进,有的拍打在礁石上,有的瘫滚在沙滩上。后者的曲调同样奔放,但与前者稍微不同,加入了一些更激烈的情绪,像在海边骑马奔腾,后有追兵,虽然节奏紧张但逃亡之路在骑士的掌控中。这两首曲子诉说的正是郑凌英和祖儿,这一路走来的人生点滴,与快闪的梦想。

中国游客逐渐散去,也许他们听不出这两首曲子包含了郑凌英母女的梦想,也许他们不认识乌克丽丽,也许他们人在异地只对与家乡相关的音乐,例如〈夜来香〉有兴趣。“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多年以后我才对这句话有感触,在看过了郑凌英与祖儿的快闪计划以后、在有幸地参与了她们快闪活动以后,有那么一刻,在看着郑凌英和祖儿投入弹奏时,心头一紧,眼眶湿润,只怪广场风大,吹沙入眼。

结束了快闪,郑凌英与祖儿,意犹未尽再追加一首〈乡间小路〉,即便此刻人群已散去。


祖儿黄淇盈
24岁,是音乐老师,居于昔加末,两年前为母亲制订了到世界各地快闪的音乐梦想,她的音乐梦想不受两年期限限制,希望能继续与母亲到更多地方完成乌克丽丽快闪表演。


郑凌英

52岁,把唯一的女儿抚养长大后,因为梦想计划,开始学习乌克丽丽,她挑战了难度颇高的〈Bodysurfing〉和〈Hawaii Five-O〉,虽然手指关节不灵活,但是透过不断的练习,最终还是学会了这两首曲,并与女儿共同向梦想出发。

快闪结束后,母女俩慢速地收拾行装,与刚才架设装备的节奏完全不同。(图:星洲日报)

【快问快答】

Q.最喜欢的歌手是谁?
A.郑凌英:周杰伦。
A.祖儿:五月天的阿信。

Q.喜欢和讨厌的味道是什么?
A.郑凌英:喜欢香水的味道,讨厌汽车香水的味道。
A.祖儿:喜欢樱花香水的味道,讨厌汽车香水的味道。

Q.平常空闲时,最爱做什么打发时间?
A.郑凌英:看报纸,看杂志,看中国历史战争电视剧。
A.祖儿:写稿,看关于外星人的书跟悬疑小说,听摇滚乐。

Q.除了弹琴(玩乐器),最大的兴趣是什么?
A.郑凌英:旅行,写稿。
A.祖儿:旅行,写稿。

Q.一直想去但没去过的地方是哪里?
A.郑凌英:日本的合掌村还有芬兰的圣诞老人村,因为喜欢童话故事。
A.祖儿:丝绸之路,喜欢沙漠的苍凉。

Q.用一种颜色形容自己。
A.郑凌英:蓝色。
A.祖儿:金色。

Q.用一句话形容吉隆坡独立广场。
A.郑凌英:简单舒适。
A.祖儿:广阔整洁。

Q.如何表达对家人的爱?
A.郑凌英:直接告诉她,我爱她。照顾好自己,不让她们担心。
A.祖儿:抽出时间带家人去旅行,希望能在空白的记忆章节里填上色彩的华丽。

Q.上一次庆祝生日时,和谁一起?如何庆祝?
A.郑凌英:在周杰伦的MR J餐厅跟女儿还有姐姐一起,享用法式餐点。
A.祖儿:在咖啡馆里,和妈妈、阿姨一起度过。

Q.如果你有一种超能力,那会是什么?
A.郑凌英:瞬间移动,想去的地方太多了,希望能瞬间到达。
A.祖儿:飞。我希望可以无拘无束地自由翱翔。

郑凌英【回到33岁时】

1997年,我33岁。打了5年的官司,这一年我终于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当年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把孩子带大。一天打两份工,只为了可以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品质。从来没想过,十多年后的今天,在女儿的鼓励下,我一个英校生竟拿起笔,写起稿,还勇敢地踏前一步,在人群中快闪表演。感谢女儿的鼓励与支持,才有今天的我。我很高兴可以跟女儿站在同一个台上表演,也许我没有能力为女儿留下什么,但我可以为她留下我们共同的表演回忆。

祖儿【回到22岁时】

2014年,我22岁。曾经梦想成为音乐家,站在Vienna音乐厅里演奏。但,那一年,因一次运动过度导致右手扭伤,失去了信心,也因此,开启了我的写作之路。原只想另寻一条出路,却从此爱上了写作,那是种磨练心智的自我挑战。

虽如此,我还是没放弃音乐。年中我参与了一场音乐比赛,在跟那一位评审(音乐教授)上了课之后,也渐渐发现音乐不应该约束在华丽的音乐厅里,而是应该散播给世界各个角落不同领域的人。所以决定完成妈妈的心愿,边旅游边快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