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古城】赖碧清·山口洋,极低调的华人

2016-12-28 17:35

【漫步古城】赖碧清·山口洋,极低调的华人

婆罗洲西加里曼丹的西北部,有个华人人口比率最高的城市叫Singkawang。那里的华人怡然自得地告诉我,Singkawang其实是客家话“山口洋”的英语音译,山口洋是山上下来水流到海口的连接的地方,非常形象化。
经过一晚热闹的夜市之後,山口洋的马路上竟然乾乾净净找不到一张纸屑。神庙很大,清真寺很壮观。(图:作者提供)

婆罗洲西加里曼丹的西北部,有个华人人口比率最高的城市叫Singkawang。那里的华人怡然自得地告诉我,Singkawang其实是客家话“山口洋”的英语音译,山口洋是山上下来水流到海口的连接的地方,非常形象化。

广告

山口洋是印尼华人尤其是客家人聚集最多的地方。远自荷兰殖民时期的华人已占多数,目前全市20万人口中华人占62%,其次为马来族丶达雅族和爪哇族。

虽然人口占多数,受过排华惨痛教训的华人学会以“低调”的外表来保护自己。他们的低调方式让我有点瞠目,我相信这与印尼雅加达城区华人的张扬姿态有巨大差别。

坐在小城一间破旧店子的一位大老板有点忿忿但带点狡黠地说,他们不能显示出有钱的样子,不然会被官员“找麻烦”。他们不会更新建筑物,只要可以用就继续用。“我们要低调显得生意做得平平就好。”但又不甘於太平凡,又说:“其实我有五十多间屋子,一些在雅加达。”

整个山口洋老城区的建筑物都非常老旧,甚少新建筑。时空似乎凝固在半个世纪以前。建筑虽然旧,但街上完全没有垃圾。这点和坤甸一样。“一旦在街上丢垃圾被抓到,我们要被罚款。”一位市民说,街上有cctv监视,抓到垃圾虫会被监禁3个月和罚款500万印尼盾。所以,在旧旧破破的沟边是一张纸都找不到的。但在乡下的河沟里,还是看到很多垃圾。

山口洋的华人现在说起排华,都不忘1965年的惨痛经历。现在他们都知道那是政变搞的手段,是苏哈多要推翻苏卡诺却利用达雅(Dayak)人的不满嫁祸予华人。“华人都被达雅人赶下山,有些就四散了,有些留在乡区艰苦地生活。其实同一区的达雅人与同区的华人相处得很友好,他们会通知同村的华人说其他村的达雅人要来搞事了,他们对认识的华人朋友下不了手。”

印尼有过几次排华风波,每次政治出现变化,华人就容易遭殃成为代罪羔羊。於是他们学会了低调──如惊弓之鸟,见过蛇之後连井绳也要怕了。尽管有钱也不敢张扬是他们一致的低调生活姿态,希望不被注意到。

广告
我们在山口洋找到一间教会成立的麻疯病院,院内现在还有院民和掌管的修女。(图:作者提供)
兰芳共和国留下的“衙门”兰芳公馆,及它前面的旗杆。(图:作者提供)
罗芳伯的坟墓和墓前的纪念碑。印尼的小孩都自动的安静的不敢进入墓的范围。(图:作者提供)
山口洋有个别号叫万庙之城,华人庙宇之多之密集可说是印尼之冠。但我们也在进入山口洋的大路边,找到一些漂亮的荷兰式建筑教堂。(图:作者提供)

早年通过海路去婆罗洲较容易到达的是山口洋,山口洋相信因此渐渐变成内陆矿工,尤其是金矿矿工的转运站──客家人罗芳伯的兰芳共和国是否就这样建立起来?於是我不忘问起当初追着来想一探究竟是否有任何遗迹的兰芳共和国,却只能得知一点点,更多的是日治时期1942年出现的万人冢,在东万津Mandor。同样的,罗芳伯的坟墓也在附近一个小村里。

於是特地去看了万人冢,也看了罗芳伯的墓。罗芳伯的墓在一个小山村里,跟着几个村里的小朋友走了一小段路才看到。带路的司机说,其实这山丘里有3个罗芳伯的墓,再往里面走还有两个。所以有多个墓是要用来掩人耳目。奇特的是,村里的小朋友跟到墓前就自动不走进墓的范围,他们似乎是很自觉的。只是我和同行的林永隆及华人司机很自然地走进去东张四望,不觉有何避忌。

後来也去了坤甸附近Sungaipinyuh(松柏港)一间小庙似的木板老屋子,据说是从前兰芳共和国的“衙门”,门上写着“兰芳公馆”,应该曾经是个公司办公的地方。公馆前还有一枝高高的旗杆,周遭有各种族杂居。

人们对兰芳共和国的态度冷淡,我们可追寻的并不多。於是,我带着不满足丶也只好匆匆地结束了西加里曼丹两城很表面的“看看”之行,算是一次“古老城市”的“漫步”吧,不敢说旅游更不是研究。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