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英语不好咧”·大马人英语亚洲称冠受质疑

2017-01-03 10:24

“我英语不好咧”·大马人英语亚洲称冠受质疑

“我英语不好咧”、“可以不要讲英语吗”、“我不习惯讲英语咧”……这几句话你是否常挂在嘴边呢?
伊莉娜(左)建议教育部增加中小学的英文课节数,以增加大马青年学习及使用英语的时间。右为邱启芬。(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日讯)“我英语不好咧”、“可以不要讲英语吗”、“我不习惯讲英语咧”……这几句话你是否常挂在嘴边呢?

广告

尽管英语教学机构EF的调查显示大马人的英语水平在亚洲称冠,甚至力压新加坡,但许多大马人都“不买账”,反而怀疑这份调查的公信力,对本身的英语程度“心里有数”。

无可否认,大马人的英语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许多青年的英语程度也未达专业水平,甚至造成国内出现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求职荒”,与企业长期无法聘请理想职员的窘境。

我国属于多元种族国家,独立至今采用多源流教育体系,英语属于大马人的第二语言。不过,英语作为全球唯一通用语言,随着全球化趋势强盛,在捍卫及保存母语文化的当儿,加强英语也是所有大马人无法不面对的挑战。

信心不足怕讲英语

3名大马人创立一家为学生及导师(大部份为外籍人士)配对,提供网上英语教学的平台——Guruu.co。负责人反映,大部份的大马青年是基于信心不足而不敢说英语,根源是许多大马人缺乏说英语的环境。

因此,大马青年宁可将自己封闭在安全区,并产生了抗拒学英语的心理,习惯说母语及掺杂不同语言及方言的Manglish(马来西亚式英语)。

广告

然而,大马人英语水平欠佳的长期问题不容小觑,若是无法掌握专业英语的大马青年群不断扩大,将演变成一个潜在危机,大马会不断生产不符合市场需求的毕业生,在国际舞台的竞争力也将被削弱。

网上教英语公司:英语会话欠佳求职碰钉

Guruu.co创办人丘启芬及伊莉娜认为,大马青年的英语水平长年下来没有显著提升,令他们在求职上成了问题,因为雇主偏向于选择一名能以流利英语书写及对话的人选,而不是成绩优秀但缺乏这项技能者。

他们皆认为,要把英语学好的最佳时机就是从小养成以英语对话的习惯,让英语融入生活,趁着吸收能力强的求学时期把语法基础打好。

广告

因此,伊莉娜建议教育部增加中小学的英文课节数。

透过Skype网上学英语在大马仍是个崭新概念,Guruu.co所提供的课程就包括PMR/SPM补习、沟通技巧课及IELTS、TOEFL及A水准等。(图:星洲日报)

学校多以国语教学

“因为大部份科目都是以国语教学,因此我们也会习惯说国语,若要解决英语不好的问题,就得增加接触英语的时间。”

她说,大马人拥有逃避说英语的心态,而这源自于缺乏信心。

“他们担心会犯错及说错话,因为害怕会被骂笨;还有一些情况就是,他们曾太过努力以后就不再尝试了。”

担心说错话被骂笨

“就如其他事物般,少了持久的练习就难以进步,较多人努力在英语科考取及格成绩,而不是在英文写作与会话上取得平衡,一些在英文考试中得全A的学生却无法得体地以英语与人对话。”

启芬则表示,大多数大马人都认识超过1个,甚至3至4种语言,以至大马人难以完全精通一种语言,而是参杂多个语言的“大马式英语”(Manglish)。

另外,Guruu.co的初步市场调查显示,学校较少专注提升学生的英文程度,只有少数英文学习中心提供沟通技巧的培训。

3好同学创业设Guruu.co

3名中学结识的好姐妹决定一同创业,于去年成立了Guruu.co,创造一个连接导师与学生的平台,首个打破面对面补习传统,提供网上英语教学服务的平台。学生只需安装视讯软件Skype便可以开始上课,并在不受地域限制下向外籍老师学英语,享受便利、灵活及个人化的学习体验。

连接导师与学生平台

透过Skype上课或网上学习是个世界各地采用的学习模式,在大马仍是个崭新概念。伊莉娜表示,尽管一些学生的确也会对学习成效感到迟疑,但目前为止,学生及导师的反应都非常正面。

“出外上课需要时间及交通费,将一切网络化,学生可以舒服的在家,甚至是在咖啡厅与导师会面;我们使用Skype是因为网络连接稳定及可靠,这也是大马人都熟悉的视频聊天工具。我们的学生与导师使用得舒适,回响也一直都很正面。”目前,Guruu.co拥有13名导师,仅有2人是大马人。

张盛闻:6计划提升学生英语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透露,教育部目前正透过6项计划提升学生的英语程度,包括鉴定英语成绩较差的“热点学校”,同步聘请超过350名外国导师,重新培训所有大马中小学的英文教师。

“教师已全部重新受训,必须达标才继续回来教英文,这个培训计划从3年前开跑,如今已经完成第1阶段,80%的英文教师也已经达标。”

他针对大马学生英语程度课题接受专访时说,学生是否能掌握好英语,教师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教育部在提升学生的英语程度之余,也会鼓励教师自我提升。

“去年2015年为止,(教育部)总共聘请了360位母语为英语的外国导师,带领全国1800所各源流小学,包括“热点学校”及乡区学校的英语教师分享教法。”

“当中包括根据C EFR(欧洲语言学习、教学、评量共同参考架构)标准来进行教学,导师将会与校内的英语教师,透过份享会及辅导环节,分享他们的经验及最佳的教法。”

张盛闻披露,SPM英语科及格率少过77%的学校会被教育部列为“热点学校”,教育部将会透过“强化学校提升专科导师”(SISC+)计划,将合格教师派到这些学校为学生进行“补救计划”。

他也说,为了打造学习英语的利好环境,教育部必须增加英语在课室以外的使用率,例如附加课、周会、课外活动、英语学习营、英语戏剧比赛,及高度融入式课程(HIP)等,希望藉此让学生觉得说英语不会感觉别扭,而是自然的习惯。

张盛闻:教育部与剑桥已经签合作备忘录。(图:星洲日报)

6年前已增加英语节数

由于教育部6年前在推行KSSR时已增加国小及国民型小学,包括华小的英语节数,因此暂无计划再增加;国民型中学则将在明年落实KSSM后每星期增加10分钟。“从KSSR开始,国民型学校1至3年级已增加至每星期150分钟,4至6年级是180分钟。”

国小方面,1至3年级从以前KBSR的240分钟增加至300分钟,4至6年级则从210分钟增加至300分钟。

“相比国小,华小学习英语的时间少了一半,因为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语文科,就是300分钟的华语。”

张盛闻说,教育部在2011年修改小学教纲时,重心是要学生在小学时期掌握英语基础,即听、说、读、写4个基本技能,确保他们能使用英语有效沟通。

“除了打好基础外,4、5、6年级也融入了西方当代文学的课程内容,让学生接触诗歌、短篇小说及图像小说等,当中所使用的英语并非‘基础’等级而已,以便他们在使用英语更深的掌握和学习更优美更丰富的词汇。”

不鼓励马式英语应学正规英语

针对掺杂马来语、华语、方言及俗语的“马来西亚式英语”(Manglish)在大马青年圈子中盛行的情况,张盛闻表示,使用Manglish社交是没有问题的,但还是希望大马人能掌握与世界接轨,讲正统且标准的英语。

“尤其是教育部,我们不可能鼓励教导所谓的Manglish,我们希望最终我们的孩子学习的英语是世界接轨的英语。”

“所谓的Manglish是那些非正式场合或者在朋友群中社交时使用的,那是自然而然的,但教育部认为,我们要学习使用跟运用正规的英语。”

他也说,教师无论在进行师资培训或者课室里教学时,都得确保使用正规的英语,不能出现‘咧啦咯’。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聘请以英语为母语的导师,纠正和点出教师在教学方面的错误示范。”


 
广告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