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南‧登记局不该干涉人民宗教自由

2017-01-20 12:56

吴健南‧登记局不该干涉人民宗教自由

但当地的国民登记局官员,如今却把西马半岛文化的那套标准搬到东马,自以为是或自作聪明的一律为这些名字出现“binti”的东马土着同胞,发出宗教一栏注明伊斯兰的身份证。

当前国家的形势已越来越严峻。最近才处理了两宗来自东马沙巴丶砂拉越两州的法律个案。当地土着原本就有个多年传统,名字即便出现“binti”也并非马来穆斯林。即便本身的报生纸的宗教一栏,也清楚阐明本身的非伊斯兰倾向,例如基督教或无宗教。

广告

但当地的国民登记局官员,如今却把西马半岛文化的那套标准搬到东马,自以为是或自作聪明的一律为这些名字出现“binti”的东马土着同胞,发出宗教一栏注明伊斯兰的身份证。

即便有关土着已经取得该州宗教局的确认信件,确定本身并不曾向当局登记为穆斯林,但国民登记局的一些极端官员,始终无动於衷。甚至私底下向当事人调侃和恐吓道:“这个身份证你若不要,我大可以收回。还有很多外劳抢着要。”

连人民的宗教依归,也要由国家来作主。我看现代国际社会中,连共产国也要自叹不如。更难以置信的是,类似问题甚至已延伸至下一代,让无辜和无知的配偶或孩子们遭殃。

例如在上述的同一宗母亲“被伊斯兰化”个案,就延伸了更多剪不断理还乱的乱局。首先,由於孩子父亲并非穆斯林,当局选择在孩子报生纸的父亲一栏悬空父亲资料。其二,孩子也一错再错被登记为穆斯林,包括在报生纸被登记的姓名一定要存有伊斯兰元素。

我手上处理的另一宗个案则显示,原来父母的宗教依归,甚至也会影响孩子的国籍。即便有关孩子的亲生父母是大马国民丶在本地出世,而且该详情都记录在报生纸。但後来就只因为当局发现有关母亲的名字含有“binti”却又并非穆斯林,结果稍後竟然不愿承认有关孩子的大马国籍,拒绝发出大马身份证。甚至公开发出官方白纸黑字,要求其母亲先向该局确认本身宗教依归。还有更多的公民权上诉个案,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大部份法理缺陷主要归咎於私生子问题,尤其父母没有在孩子出世前,进行合法婚姻注册。但联邦宪法第14条款和第2部份,其实已清楚阐明,孩子只要在国内出世,而且其中父亲或母亲是大马公民,该孩子都可以自动在报生纸一栏,被登记为大马公民。

广告

倘若当局灵活依据上述宪法权利行事,很多公民权上诉争议,其实都可以获得避免。问题是,虽然没有确凿证据直接证明,但在普遍大众的印象中,当局在这方面的处理和对待,总是存有严重的宗教或族群偏差考量。

一边厢,一些外籍人士即便并非土生土长,父母也并非本地人,但才来我国就业数年,即可轻而易举取得大马国籍;而另一边厢好像上述的诸多个案,即便孩子土生土长,父或母乃至父母皆是本地人,满足了当局所设的几乎所有条件後,却始终被请吃闭门羹。有些人为了增加上诉筹码,甚至尝试通过领养孩子丶做DNA检验,或确认抚养权等司法程序,提高获取公民权的机会。

但在这方面我要强调,这些司法程序例如孩子领养,有些时候的确是必需的,例如孩子在报生纸的被登记父母资料显示,没有任何一方是大马公民。但更多时候,若在已经满足我刚才所提的宪法基本条件後,很多时候可说是可有可无,未必取得锦上添花之效。

因为根据宪法第15A条款,在任何特别的情况下,联邦政府都有特权把相关孩子登记为大马公民。

广告

从这种种国民登记所出现的隐议程举措不难发现,我国的伊斯兰化脚步,已几乎演变到了无所不在的失控状态。若连接下来的伊庭(刑事权限)法令也在国会失守的话,即便往後出现再多的卡巴星或阿德南,看来已万劫不复,回头太难。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