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识力】采取对策避免滥用·FPP计划仍照福全民

2017-01-22 10:54

【医识力】采取对策避免滥用·FPP计划仍照福全民

“我不否认政府部门存有弊端,但那是极少数的,不应该因为这些少数的问题就否定整个系统的好处。”
卫生部秘书长陈超明博士。(图:星洲日报)

(布城21日讯)每年,国内大约有150名专科医生离开政府医院另谋高就,这成为民众关心的课题。卫生部秘书长拿督斯里陈超明博士披露,政府医院专科医生离职有各种原因,无论是往私人界或担任教职,都是为民众和国家发展作出贡献,卫生部正面看待此事,并积极采取相应对策,以提高政府专科医生的收入。

广告

政府宣布2017年1日1日起扩大“全额医疗收费”(Full Paying Patient,FPP)计划至全国8家政府医院,分别是哥打峇鲁中央医院、瓜登苏丹娜诺查希拉中央医院、关丹东姑安潘雅富姗中央医院、淡马鲁医院、怡保苏丹后拜润医院、吉隆坡中央医院、巴生医院和芙蓉端姑查化医院,而引起民间热议,一些民众和组织担心专科医生为了“赚钱”而忽略了政府医院看诊的病人。拿督斯里陈超明博士认为,切勿因为一小撮人的议程而否定了卫生部或FPP计划的好处。

“我不否认政府部门存有弊端,但那是极少数的,不应该因为这些少数的问题就否定整个系统的好处。现有政府医院的私翼(Private Wing)已有足够的医生,他们在政府医院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因此在私翼的工作时间以不超过30%为上限。”

由总稽查司监督FPP计划

他坦承,可能会有一两宗滥用FPP计划图利的医生,但是,卫生部会进行监督和制衡,如果发现事态严重,便会邀请诚信部门人员介入调查,加上总稽查司也会履行其工作,这可避免FPP计划被滥用。

卫生部副部长拿督斯里希尔米曾经指出,我国每年约有150名专科医生离开政府医院,造成卫生部蒙受庞大损失。另外,霹雳玲珑区国会议员拿督三苏安华提到,政府医院截至2016年9月有4474名专科医生,但不足以应付需求。

陈超明解释,离开政府医院的专科医生有的是退休,未必所有的离职医生都往私人医院发展,也有一些医生到大学担任教授。

广告

“我们不能只求自己成长,而是无论政府或私人界也应该一同成长,所以我们正面看待医生的离职,因为人各有志,有些医生因为有好的待遇选择离开,有的是因为环境、想改变工作等因素,作为政府部门,我们会尽能力留住专才。”

政府除了扩大FPP计划,也推出UD56级别(医生晋升级数),同时提供各种专科津贴,如东马有一二千令吉的专科医生津贴、辛劳津贴等来挽留专科医生。

确保城郊区医护人手充足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名医生兼顾400人口是国际医患比例的标准,但是我国的医患比例是1对600人,这与标准比例仍有段差距。陈超明认为,我国医患比例有没有达标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在一些人口密集地区是有足够的医生可以应付需求,而在乡村地区有政府诊所提供服务,可以兼顾贫困的人民。

广告

他指出,医药领域需要许多专才,这对卫生部而言是一项挑战,因为培训专才需要时间,“有些人会说,我们(政府)流失人才,医生都跑到私人医院,对此我们正面看待,因为私人医院也协助照顾人民,提供人民更舒适的选择。”

询及私人医院收费并非人人都能负担,他认同,指如果病人选择快速且更好的服务,口袋就要掏更深了。

他说,未来国内外有更多医学毕业生能够填补空缺,并达到国际医患比率标准,但他始终认为比率只是一组数字,对卫生部而言,每个地区的医院都有足够的人力应付需求才最重要,而我国的医患比例仍处于健康水平。

政府医院用80%非专利药

陈超明指出,政府鼓励使用非专利药,而政府医院目前使用和提供的药物接近80%是非专利药。他强调,非专利药是原研药专利权结束后,药厂可使用与原研药相等化学成份来生产的药物,但售价比原研药更低,差额可以高达70%,但绝不是仿制药。

时任马来西亚医药协会(MMA)主席克力斯那古玛(Krishna Kumar)曾指出,自从消费税全面实行后,估计有五分之一的私人医院病人转移到政府医院寻求治疗,并加重后者的负担。

陈超明认为,克力斯那古玛相信是根据旧有的分析作出上述言论,无可否认,随着生活费高涨,越来越来的病人往政府医院求诊,这样的趋势是不争的事实,但生活费高涨未必和消费税的落实有关联。

“政府已豁免约300项药物的消费税,也许是一些医药服务征收消费税而影响了医疗账单,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生活费,有时生活费提高是许多因素造成,未必和消费税有关。”

盼削减拨款不影响科研工作

他声称,根据卫生部的数据,政府医院的病人的确略有增加,但不是所提及的那“五分之一”。

根据2017财政预算案,我国3所教学医院,即理大医院、马大医药中心和国大医药中心获得的拨款比往年减少超过1亿5000万令吉,民众担心科学研发和专员培训的发展因此受到影响。

他说,教学医院虽隶属高等教育部,但提供医药服务,因此拨款减少或多或少会影响发展,“我们比较关心的是,教学医院进行许多科研工作,而且约有1000名医学系学生在这些医院攻读硕士学位和实习,我希望拨款的减少不会影响这些重要的运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