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凤英‧欢喜就好,欢喜最好

2017-01-29 14:05

林凤英‧欢喜就好,欢喜最好

2011年新加坡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挨了闷棍,才恍然大醒向来支持行动党的年长者票库转向,如何去收买这群人心成了当务之急。2015年大选,行动党收回不少失票,照顾年长建国一代方方面面的政策,功劳不小,而解释清楚让受益者明白感受政策的好处,更是民心回归的重要因素。

柔佛南部有许多华人,是新加坡电视台的忠实观众,就不知道最近是不是也爱看每个星期五中午播放的方言电视节目?现在在上演的是《欢喜就好》,15年前曾经风靡一时的梁细妹重出江湖,主持这档以方言为主的综艺节目;上节目的常客基本上是几位在新加坡歌台相当有名望的搞笑高手,充满歌台的草根味道,娱乐性很高。《欢喜就好》是紧接着久隔30年后,新加坡本地拍摄的第一部方言电视剧《吃饱没?》播完后立刻接上。《吃饱没?》收视率很好,据说电视和网络观众超越百万;相信在大马也很受欢迎,因为在大马市面上有出现盗版的DVD全集。

广告

有看过《吃饱没?》和《欢喜就好》的观众,一定会知道这两个电视节目,是在电视娱乐中讲解新加坡政府的政策,特别是针对年长人士的政策,以及各项援助计划,还有教育老人的保健知识、保安意识等等。

久违了的方言,对40岁以上的新加坡人来说,还是很亲切,因为那曾是他们的家庭语言,但自从1980年新加坡启动《讲华语运动》后,方言在官方的软硬兼施下,慢慢的式微。我家老大是1981年出世,祖母在照顾他的时候,也相信了政府当年鼓吹要把华英学好,就不要学方言来增加学习的负担,而尽量的用半咸不淡的华语,让他开始牙牙学语。

庆幸我们和长辈同辈家人还是讲方言,他耳濡目染的也听懂会讲,使他今天多了一项不费气力就拥有的资产。

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方言是不用学的,那是生活的语言,那是父母亲们讲的语言,那是邻居朋友的语言,那是电视节目里的语言,他们讲著,我们听着,就这样我们也会讲自己籍贯的方言,不同籍贯邻居朋友的方言,电视节目讲的方言。

今天的父母亲,讲的语言再也不是方言,不是英语就是华语,特别是英语,现在已经成为新加坡绝大多数的家庭语言。

家庭、社会、政府慢慢的忘记了方言,也忘记了只会方言、或方言是最熟悉语言的一群人。这群人过去二、三十年,默默的没有出声,似懂非懂的与家人沟通,一知半解的听着治国方针,糊里糊涂的诠释政府政策。

广告

2011年新加坡大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挨了闷棍,才恍然大醒向来支持行动党的年长者票库转向,如何去收买这群人心成了当务之急。2015年大选,行动党收回不少失票,照顾年长建国一代方方面面的政策,功劳不小,而解释清楚让受益者明白感受政策的好处,更是民心回归的重要因素。

其实新加坡的年长者可以说是顺民,要求不多,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没有条件要求,学识不高,年纪又大,难有作为。但这群国人对政府来说是重要的,没有照顾好他们的健康,日常生活,甚至是工作,对国家对社会将是大负担。

问题是如果国家的政策无法下达,有困难有问题的年长者无法找到门路求助,多好的政策都是纸上谈兵。

一个星期只开放半小时的电视时间,用方言为年长者带来娱乐,同时解释政策,也让部长等政治人物上节目,放下身段,轻松的以方言为政策吹风,亲民的低姿态肯定能赢得掌声。

广告

部长欢欢喜喜的上节目,梁细妹在欢笑中为政府宣传,观众欢笑声中了解了自己可享受的福利,大家都乐开怀,何乐不为?欢喜就好,欢喜最好,不是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