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商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免费载老人上医院

2017-02-01 17:41

【暖势力】商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免费载老人上医院

修行,是对自己良心的交待,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心若计较,处处都有怨言;心若放宽,时时都是祥和。世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能对你百依百顺的人,能让你如愿以偿的事毕竟很少。你若计较,没有一样让你满意。心宽一寸,路宽一丈;心宽似海,风平浪静。笑看花开,宁静喜悦;静赏花落,随缘自在。
充满爱心的沙阁(左)每到一户人家或医院都会亲自下车服侍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上车,贴心的举动都获得年老乘客的赞赏。(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1日讯)人老病痛自然找上门来,随着年纪越大,医院就渐渐变成了他们的第二个家。医院有限的停车位,交通的不方便更是让他们苦上加苦。现在一名印裔商人的善念善行,让不少老年人解决了多年来去复诊时面对的困境。

广告

这位善人就是34岁的沙希达拉安,看到老年人常常没人接送到医院复诊的情况,他开始了这个免费载送乐龄人士到医院的服务,不过,目前只在巴生丶加埔及沙亚南一带提供服务。

沙希达拉安认为免费载送老人去医院善举并没有特别伟大,这只不过是一个他回馈社会的方式。(图:星洲日报)

能力许可应帮助身边的人

沙希达拉安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表示,他一直觉得自己既然能力许可,就应该尽力帮助身边的人,当他在想可以怎麽为老人家尽点心力的时候,他决定从他们最需要的方面下手。

“我看见有些老年人每几天就得往医院跑,医院的停车位非常有限是众所周知的,加上有时他们孩子太忙没时间载送,我们这些地区的公共交通又非常不方便,有些自己开车去的,接受治疗後很虚弱没有办法开车。”

他说,尤其是患有肾病的老年人,一周就得到洗肾中心报到3次,不只他们痛苦,这也让有工作在身的孩子吃不消。

他开始萌生了提供载送服务的念头。经他从长计议後,从2016年6月开始执行这项服务,无论是政府医院丶私人医院丶诊所还是洗肾中心,他都包办载送。

广告

55岁以上可申请

他表示,由於这项服务的主要服侍对象是老年人,所以无论贫富,无论种族,只要是55岁以上的大马籍人士都可申请,而目前已经有大约百名老年人向他们登记使用这项服务,大多数是华裔。

不过,他们并不会全数接受,因为基於某些安全性因素,仅能依靠轮椅代步的老年人仍不在他们服务的范围内。

“为了避免有人会滥用这项服务或虚报年龄情况出现,我们都会要求申请者以身份证或医疗卡来证明,随後我们会派员工上门调查,再确定该名申请者合格後,我们才会开始为他们提供服务。”

广告

依医疗卡复诊时间接送

他解释,这项服务并不同於德士服务,他们并不会随传随到,而是会根据已登记的老年人医疗卡上的复诊时间去接送他们,所以他们所接纳的老年人都是一些需要定时去医院做复诊的病患;他亦强调,他们没有提供类似救护车的服务,例如处理紧急事故,这些都不在他们服务的范围内。

同时身为国大党武吉丁宜支部主席的他表示,他在开支部会议的时候向其他党员提出了这项建议,并获得他们的认同的赞赏,至於这项服务刚开始是藉由党员们以人传人的方式宣传,随後才在脸书上贴图宣传。

“我们也善用互联网的便利,所以任何有意申请者联络我们後,我们会把报名表格直接邮寄给对方,现在申请者不用把印本寄来,可以使用WhatsApp传送,非常方便。”

沙阁从服务开跑就工作至今,也是第一位加入这个服务的员工。(图:星洲日报)

能力范围内载送
无意扩展服务

沙希达拉安说,他目前拥有2辆12人乘坐的货车,其中一辆是由一个非政府组织赞助,另一辆则是他所经营的公司名下的货车。

“一辆货车的经费每个月大概6000至7000令吉,费用包括车油费及司机雇用费等,全部费用由我公司承担,而另一辆的经费则由该赞助组织支付。”

他表示,为了省掉不必要的麻烦,他没有为这项服务申请任何援助金,所以目前他没有要扩展这个服务的计划,只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执行。

聘2司机2护理员

他说,他曾接过不少来自吉隆坡的电话询问,但是由於他没有在吉隆坡提供服务的打算,所以他呼吁有意提供类似服务的善心人士随时向他询问,他非常乐意指导他们。

“有人问我为何不征收一点费用,我觉得既然是想要做慈善,就不应该收费,就算有些老年人家属想要补偿我们,我也不会收,我亦叮咛员工们不可收。”

他表示,他目前为这项服务聘请了4名全职员工,分别为2名司机及2名护理员,至於文书事务则由他公司旗下的员工打理,他表示很感激该名员工在得知这项服务後,义不容辞地请愿帮忙。

同时,他也呼吁有需要的老年人尽快向他们登记,因为目前有2辆货车在接送,所以他们放宽额度,还可以把人数添加至160人左右,希望有更多人可以享有这项服务。

司机:赚取生计同时助人

负责载送的印裔司机沙阁(34岁)在接受访问时亦表示,他早前在应征时就被告知这份工作的时间会很冗长,不过他觉得在赚取生计的同时,也可以为老人尽点力,何乐而不为,因此便爽快接下了这份工作。

他说,他每天清晨5时左右就得出发去各家各户接送当天复诊的老人,大约晚上10时才下班;他会在前一天拿到需要复诊的老人名单,再自行安排好路程,分成好几趟载送。

被问及如何得知复诊结束的时间时,他表示,刚开始都是等待他们的电话通知,有时医护人员会帮忙通知;不过现在他已经掌握部份老人的复诊时间,所以时间分配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有些老人看着真的很心疼,孩子因为没时间载送,他们得自己走一段路去搭公车,再走一段路去医院,我们现在可以直接从家里载送他们,方便多了。”

他亦表示,自己能成为陪伴老人去医院的伴,他也觉得开心,一路上还可以聊聊天。

拉马灿德兰是一名肾病患者。
(图:星洲日报)

肾病患:一周3次到洗肾中心

拉马灿德兰(56岁)是一名肾病患者,他从旁人口中得知这项服务後就报名登记,於是他从2016年8月就开始使用这项服务。

他在受访时表示,他五年前被诊断患上肾病,从此便开始了一个星期到洗肾中心报到3次的日子。

“这几年我的妻子和孩子都会轮流载送我去,可是有时他们太忙或忘记,我就会错过洗肾的时间;有时因为迟到,错过了预约时间还得在中心另外等上数小时,非常不方便。”

他表示,早前他也因为不想麻烦身边的人而选择自己开车去,不过洗肾後整个人都会非常虚弱,短期内不适宜开车,结果他还得在中心休息数小时才能回家。

由于甘妮基(后)的手臂受了伤,每次沙阁(前)前往接送她的时候,都会到门口帮她拿手提包再搀扶她上车。(图:星洲日报)

【采访手记】
不收分文纯粹想帮人

沙希在访谈中说道,“既然有能力帮助别人,就要善用它”,我很赞同他这个理念;在这人人都怕吃亏的世道,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能会被视为愚蠢的行为,也可能被稍微有生意头脑的人当成赚钱工具。

可是沙希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收取任何分文,不是因为他家财万贯,只是他想帮助乐龄人士心意胜於从中捞一笔的心念。

所谓“心存善念,必有善行;善念善行,天必佑之”;我相信他秉持的这种信念也算是让他继续推动这项服务的原因,而他自身也坚信今天的他做了这件善事,哪天他总会获得其善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