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老店屋新风华·尊重老建筑的文化记忆

2017-02-12 18:59

再现老店屋新风华·尊重老建筑的文化记忆

我们习惯了遗忘,把很多原本就存在的东西给忘记了,ChoCha想要做的,就是唤醒这一分沉睡的记忆。
左起为咖啡师赖贞沩、两位创始合伙人郑顺升和黄佩妮。(图:星洲日报)

味感美学,创意十足……

广告

我们习惯了遗忘,把很多原本就存在的东西给忘记了,Cho Cha想要做的,就是唤醒这一分沉睡的记忆。

门口没有张挂招牌,80年老店屋的立面和五脚基的柱子上完好保留了“马联旅社”的黑体字,墙面上,当初一片片拼贴上去的七彩马赛克瓷砖依然美丽如昔,青边铁窗花上挂了一张纸皮涂鸦写着“WE ARE OPEN”,好像故意引诱不知情的人把脸贴近窗花偷窥,然後说,哦,原来是一家餐厅啊。

推门进去,终於在左边墙面上看到Cho Cha Food Store的字样,“Cho Cha”二字源自客家话,意思是“坐下喝茶”。

建筑师店家郑顺升是客家人,他和从事室内设计的妹妹郑丽云和室内设计师朋友黄佩妮一起租下老屋,开了这家餐厅。询问郑顺升为何店面不挂招牌时,他语气笃定地说道:“我们不打算放招牌,这是一座迷人的老屋,我们不想多挂一个招牌打扰它的美丽。”顿顿,又微笑说道:“我们只是一个过客,没有必要去改变甚麽,更不想去破坏。”

他是道地吉隆坡人,对茨厂街有一分特殊的情感,“小时候过年,家人都在这里办年货,茨厂街给我的记忆是美好的。後来去了墨尔本念书,回来後发现茨厂街变了,成了外劳街,再後来又发生了苏丹街征地事件,看了心里很多感慨,觉得茨厂街被糟塌了。追根究底,并不是外籍劳工的问题,外劳也是城市的一分子,外劳进驻是历史变迁的一个过程,真正令人心痛的,是很多老店屋被人们废弃了!”

4年前,他正在给自己的公司物色办公地点,有天经过马联旅社,发现这里成了道友追龙的基地,心中百般惋惜,於是联络屋主,说服对方出租老店,楼下开餐厅,楼上办公。

广告

郑顺升爱老房子,也怜惜老房子,他有点激动地说:“你喜欢老屋是因为你觉得她很美,既然如此,你又怎麽可以随便拆墙铲地,把她改造得面目全非?!”

马联旅社楼高两层,共有14个房间,隔间都是三夹板,郑顺升把破损不堪的三夹板拆掉,修补崩裂的地板,另外加了木条强化屋顶构造,保留80%的原貌,同时也把老店屋的灵魂完整保留了下来。

我们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指了指我身後的墙面,笑着说:“这个位置以前是头房的厕所和浴室,你背後以前挂着一面镜子。”我转头看,墙上果然有一小块空白的方位,钉子丶敲掉的盥洗盆和水管留下的残迹都还在呢!

绝版马赛克瓷砖和40年历史的“马联旅社”招牌都完好保留了下来。(图:星洲日报)
CFC(Cincalok Fried Chicken)/RM26
鸡肉干身不油腻,煎加露的味道若隐若现,最赞的是两款伴酱,加了小辣椒清爽刺激的黄梨莎莎,以及可以吃到番茄肉的chutney。(图:星洲日报)
Piccolo/RM10
浅烘焙精品咖啡,浓郁却不带半点苦涩,舌头敏感的人可以尝到果香和坚果味。(图:星洲日报)
Zucchini&Kyuri/RM20
意大利节瓜、小黄瓜、青苹果、半干番茄、甜罗勒和烤核桃沙拉,沙拉酱是充满印度气味的自调小茴香香醋。(图:星洲日报)
Biang Biang Inspired Noodle/RM18
从陕西第一面Biang Biang面变化出来的宽条板面,面条宽厚又有嚼劲,油泼辣子麻辣度适中开胃。(图:星洲日报)

被遗忘的共享空间

广告

对餐厅的经营他也有一番想法,“我们想创造一个共享空间,譬如咖啡吧是另一个合作伙伴赖贞沩经营的,天井旁有乡村脚车工作坊,负责人就是那位规划‘吉隆坡骑行乐’脚车路线的年轻人林猷进,他会在这里指导人们如何维修老铁马;楼上是我们的工作室以及一个小酒吧,在不久的将来,这里还会有一家小书店。”

郑顺升说,想要打造一个完整的社区,就不能搞小圈子,一定要有更多的人进来,共同协作,才能把事情做好。

他提醒我道,共享空间不是甚麽新鲜的概念,我们的kopitiam(茶餐室)就是一个共享空间的最好例子,经营了40年的马联旅社也曾经是一个共享的空间,“以前常年住在头房的客人是个算命先生,他的档口就开在房门外!”

我们习惯了遗忘,把很多原本就存在的东西给忘记了,Cho Cha想要做的,就是唤醒这一分沉睡的记忆。

露天中庭的绿色庭院是迷人的亮点。(图:星洲日报)
大小不一形状不一的老灯罩,让空间沉浸在迷人的光晕中。(图:星洲日报)

活化老房子空间,注入新思维!
源自日常生活的料理

如果你以为Cho Cha只是一个“吃”环境丶料理不怎样的地方,那你就错了,他们家的乌兰炖饭丶凉拌意大利节瓜和小黄瓜等都叫味蕾为之惊艳。

乌兰炖饭里用了米饭和薏米,以帝王乌兰丶芫茜丶金不换丶水芹4种香草染绿,吃起来有点像意大利炖饭,又像潮州糜,也有人觉得像广东人的焖饭,又或是客家人的擂茶,玩味十足。

但最叫我意想不到的一个惊喜是覆盖在饭上的金黄色刨丝竟然是咸蛋,其做法是把咸蛋煮熟後冷藏,刨成幼丝,完全颠覆了咸蛋的形象,又为清雅的乌兰饭添加了诱人咸香,美味和创意都拿满分!

凉拌意大利节瓜和小黄瓜也不简单,卖相很西化,但入口很印度,原来里面加了小茴香,再淋上自家调的小茴香香醋,个性独特。

名字取得很鬼马的CFC,原来是煎加露(cincalok)腌过的炸鸡块,两款伴酱充满本土风味,一是加了指天椒的黄梨莎莎,一是用新鲜番茄丶苹果醋等煮成的印度甜酸酱(chutney)。

意大利面和陕西第一面Biang Biang面用的都是自家揉的客家板面,郑顺升笑说他希望人们可以敞开心灵,用更开放的态度面对食物和世界!

有客人问郑顺升Cho Cha做的是甚麽料理,他笑笑说他也答不出来,他只是知道,Cho Cha的料理都是从马来西亚人的日常生活中得到灵感。

食材的选用强调在地,“除非逼不得已,我们都只用本地食材,米饭选用砂拉越高原米Bario米,你不会看到三文鱼,只有本地石甲,香草来自金马仑,金不换也是本地种的。马来西亚的自然条件优越,资源丰富,不缺食材,再说,本地食材可以保证新鲜,也更环保。”

另一位合伙人郑丽云也是茶艺师,所以你可以在Cho Cha坐下喝一杯好茶──正山小种丶朝宫煎茶丶老黑寨古树生茶丶六堡茶丶冻顶金萱丶陈年水仙丶大红袍武夷岩茶等等,要喝凉的,还有沁人心脾的冷泡茶呢。

郑丽云是室内设计师也是茶艺师。(图:受访者提供)
乡村脚车工作坊(Village BicycleWorkshop)设在餐厅里的小基地,重生的老铁马十分吸睛。(图:星洲日报)
Ulam Stew Barley Rice/RM28
用4种马来香草染绿的薏米和饭,飘着淡逸清香,饭上是嫩煎厚切乌贼,再加一把刨丝咸蛋。(图:星洲日报)

Cho Cha Food Store
156, Jalan Petaling,
50000 Kuala Lumpur.
Tel: 03-2022 1100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